《你好,对方辩友》启示录:硬核青春,需要辩论

锋芒智库丨大静

三十年前,《十六岁的花季》开播,内地银幕的焦点首次放在了一群热血、生动的少男少女身上。《十六岁的花季》开了青春校园剧的先河,也让中国电视剧行业的生态经历了一次用户“迭代”——年轻群体首次成为电视剧创作的灵感来源、驱动力和目标受众。

此后,青春校园题材被掘地三尺,多彩的校园生活、美好的校园爱情、青春期的叛逆迷茫、主角们远大的梦想和抱负、与港台偶像因子的融合、对社会现实问题的折射、甚至是“残酷”青春里的创伤与疼痛……经过三十年的开发,青春议题已经越来越难玩出新的“变种”,而一个更值得警惕的问题是,扎堆的青春校园剧、同质化严重的人设和剧情已经让观众审美疲劳,越来越难引发年轻群体的同鸣共振。

4月15日,《你好,对方辩友》上线,这部由芒果TV主出品和独家播出的青春校园剧,以“青春思辩”为切口,还原了一出交织了辩论、爱情、友情、亲情的大学生活图景,展示了“辩论味道”的硬核青春。

硬核青春辩论剧,一款“刚需型”内容产品

知乎上有用户发问:“为什么大家都说中国的青春剧难出精品?”其中得票最高的答案是——“因为中国的青春片,拍的根本就不是青春啊。”

就青春剧市场而言,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长期以来,青春剧的创作方和青春剧的观众之间是缺乏交流的,沟通渠道不通畅造成了“信息不对称”和内容错位。换句话说,大量创作方还将“纯爱”、“磕CP”当成年轻群体的需求,并基于此向年轻群体输送“流量偶像+IP”的公式化青春剧。

霸道总裁富二代爱上傻白甜姑娘、甜到“齁”的剧情、偏离现实设定的狗血桥段、某些剧集甚至脱离了时代背景……大量青春校园剧被“悬浮式”剧情填满,本该励志向上的校园反倒乌烟瘴气,要么甜,要么丧,要么虐,青春剧也由此被贴上了无脑、低幼等标签。

显然,“魔幻校园”并不能契合当下观众的内容消费需求。如今青春剧的受众主力,已经由80后、90后变迁为在信息碎片中成长起来的95后Z世代群体,传统的青春剧套路让他们自动“免疫”,只有够硬核的青春内容,才能吸引到更多元化、多认知、个性化的Z世代们。

如何去踏准青春文化的节奏,在日趋饱和的青春剧市场找到新“蓝海”?《你好,对方辩友》开先河的将“辩论”元素融入到青春剧中。在笔者看来,《你好,对方辩友》恰恰是一款针对当下青春剧市场和新一代Z世代观众量身定制的“刚需型”内容产品。

几年之前,辩论还是一种存在于大学校园的“青年亚文化”,辩手们在小众范围内圈地“自嗨”,直到《奇葩说》横空出世,“金句”广为流传,黄执中、马薇薇、范湉湉、邱晨等一众辩论大咖出圈,辩论才得以进入大众视野,尤其受到了青年群体的喜爱。也就是说,辩论本身就是一种新线的、还未被“开采”、又极受大众关注的青年文化。

《你好,对方辩友》则将“辩论”作为全剧主线:一个濒临解散的文学院辩论社里,社员们通过一场场“唇枪舌战”成功逆袭称霸学校,并在“征战”中不断实现自我突破。抛开了以“谈恋爱”为主线内容的青春剧窠臼,《你好,对方辩友》以辩论赛推动故事情节,剧中男孩女孩们始终保持着向上的学习态度和积极的思辩探索,在对辩题的不断理解和释义中,他们遇见爱情、拥抱友情、享受亲情,体验着平凡却也精彩的青春。

对比以往的青春剧,《你好,对方辩友》“刚”在以当下青年观众的现实需求和喜好为基础,原创了“辩论青春”的剧集概念,一举占领了一个空白的垂直细分市场。

高精度还原的辩论文化下,是一幅真实大学生活图景

在《你好,对方辩友》中,笔者最喜欢的一个场景,是那个豢养了猫咪的天台。

在天台上,张狂自负的白宇数次舌战对辩论抱有极大热忱的易小曦,他们从互不待见到互相倾吐心事,他们不断透露出青春期特有的迷惘,又不断给彼此安慰和鼓励。天台成为热闹高校里的一座秘密花园,而每一个年轻观众,身边似乎都有着这样一座秘密基地。

这背后,《你好,对方辩友》呈现了一个真实度极高的大学校园:教室中,老师们讲解哲学奥义、讲述新闻传播原理;宿舍里,男生们扎堆看向播放着“硬盘”内容的电脑银幕,女生们架起桌子吃起了火锅;操场上,学生们晨跑和偷懒;社团练习室被当成赛前“指挥室”,学长学姐学弟学妹“合伙”请来了一位“军师”;图书馆内,同学们聚精会神地学习,连讲话都放低了声量;大学食堂里,下课后蜂拥而至的同学们拿出饭卡端起了铁皮饭盒……

剧中对大学校园生活场景真实重现,而不是仅把校园当成噱头、当成纯爱故事发生的背景板和调色板。同时,不止物理场景、生活细节被细微刻画,在《你好,对方辩友》剧情的不断推进下,直播、电竞等“与时俱进”的青年文化也得到了全方位展示。

无处不在的辩论文化则是《你好,对方辩友》的最大亮点。据悉,该剧由专业辩论班底加持,制片人、主力编剧等均是辩手出身,马薇薇、黄执中、范湉湉等《奇葩说》“大魔王”也参演了该剧,几位年轻主角甚至在开机前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辩论特训。

也因此,《你好,对方辩友》与辩论相关的剧情设计的极为出彩,譬如辩题囊括了娱乐至死的社会风气、明星问题、女性优先是否涉及歧视等现实“痛点”,正反双方酣畅激烈的交锋输出了大量金句,“神仙打架”式的高能辩论环节也让网友直呼该剧“需要开0.5倍速观看”。

以文学院与数学学院的一场辩论赛为例,辩题是“没有梦想的生活是不是平庸的?”易小曦在质询环节说道:“世界上就是有像我这样的一群人,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但依然在努力的生活,我有自己的认知和自尊,我拒绝任何人用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来绑架和评判我的生活,给我贴上平庸的标签。”在笔者看来,这道辩题本身就具备了现实意义,对那些尚未明确未来方向、仍处于迷惘期的观众来说,已经是一次关怀和安抚。

区别与《奇葩说》中辩手们意气风发的台前辩论,《你好,对方辩友》更像是还原了辩论赛台前幕后的全过程,从拿到选题到破题、从立论到练习、从一辩到四辩的功能分配到团队攻防再到赛后复盘会……《你好,对方辩友》承载了辩论文化的科普功能,对辩论菜鸟来说,堪称一部入门级视频教材。

新高度、新“打法”,《对方辩友》的样本研究价值

在【锋芒智库】的影视观察体系中,《你好,对方辩友》具有极高的样本研究价值。

一方面,单就内容而言,《你好,对方辩友》的最大意义,在于它提供了一个读懂当下年轻人的“窗口”。结合豆瓣、微博等平台上观众的反馈情况来看,《你好,对方辩友》这款开先例的“实验品”已经获得了口碑认可。

它打破玛丽苏、傻白甜的传统青春剧“套路”,以“高精度”刻画出的大学辩论场景,在热血无畏的“青春感”中灌入理性激昂的“辩论感”,尽管仍有不成熟和生硬之处,却用专业辩论的态度向观众展示了创作方的诚意。它多维、全面地描绘了当下大学生的精神风貌,在满足市场对优质青春剧“刚性需求”的同时,也将青春剧带到了新的高度。

另一方面,作为一部“青春+”类型融合剧,《你好,对方辩友》也是芒果TV持续深耕青春文化的一个缩影,展示了芒果TV在剧集打法上的细分策略。

在多年发展过程中,芒果TV已经塑造了“青春文化”的平台特色,打造了“年轻群体”的用户画像,并确定了“青年文化引领者”的平台定位。未来,这类受众更垂直精准的“青春+”类型融合剧或将成为芒果TV占领剧集市场、打造差异化优势、抢占青年用户群体的重磅武器。

视频平台内容战硝烟四起,究竟哪种表达才能直击观众“心门”?不难发现,《你好,对方辩友》已经带来了一套全新的“破题”方法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