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患重病7年 一跤摔折颈椎腰椎 花200余万难保平安

18岁的梁日煜与病魔已经抗争了整整7年,假若不是白血病,此刻他应该像当年的同学一样,也是一名正在为理想而奋斗的高三学生,可现在父母卖掉了家中能卖的所有,借遍了亲戚朋友中能借的所有,花费了200多万,日煜却依然处在生死边缘,巨大的排异随时可能让7年的坚守和奋斗化为泡影,医生仔细地给日煜溃烂的口腔消毒喷药,日煜的脸也因排异变得像火烧了似的红一块花一块。

梁日煜,出生在广东省阳春市岗美镇的一个小乡村,父母双双外出打工,留下哥哥和他在村里念书,一家人虽然聚少离多,但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2012年平静幸福的生活戛然而止。那年9月,刚上初中的梁煜肚子一天天变大,每天毫无力气,连走路都喘气,老师联系了孩子的父母。妈妈文芳匆匆赶回家带日煜到当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白细胞高达4千多,脾肿大,医生说问题严重建议尽快到上一级医院做全面检查。

2012年9月17日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经过骨穿,11岁的小煜被确诊为慢性髓系白血病。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一家人悲痛不已,一场灾难就这样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来到了眼前。小煜脾严重重大,危及生命,医生勒令住院接受治疗,同时服用靶向药格列卫来控制病情。生活中没有“药神”,一粒格列卫200元,每天要吃3粒,一个月药费得2万多,但进口药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一个月要吃掉他爸一年卖菜挣的钱,谁也承受不了!”妈妈指着一堆空药盒无奈地说。

要根治小煜必须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在全家配型不合的情况下,竟然在台湾骨髓库找到了完全相配的骨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2013年5月30日成功移植,尽管高昂的手术费用让一家人背上了沉重的债务,但小煜和全家人都沉浸在重获新生的巨大喜悦里。移植后小煜恢复得不错,一家人以为胜利就在前头,可幸福太短暂。2014年1月,小煜的身体出现排异反应:发烧,口腔溃疡,皮肤排异,这一年不断住院,只能通过抗生素来控制病情,小煜的手臂已经被扎乱了,护士在他的脚上扎针输液。

2015年排异变本加厉,口腔严重溃烂,每天只能喝粥水,脸上头上皮肤大片大片掉落,仿佛一个“花脸猫”,原因是真菌感染,需要吃一种名为威凡的进口药来治疗。这种药比格列卫更贵,390元一粒,每天要吃两粒,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抗感染排异药物,一天费用更是高达千元。几年间反反复复的住院,从未间断的治疗把这个家推向更加困难的境地。每次吃完药,小煜就有一种负罪感,他一天吃的药可能是父母亲半个月的血汗钱。为了方便照顾小煜,父亲回到了老家摆了个菜摊买菜,可一个月也才能挣三千多元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7年8月,小煜洗澡滑到摔了一跤后钻心疼痛不能动弹,经检查竟胸椎骨折、腰椎骨折,原来是因为长期吃激素导致小煜骨质特别疏松而造成,而同时小煜出现了巨细胞病毒、肺感染······,普通的抗生素已经失去效力,必须服用更昂贵的进口药泊沙康唑——2800元一瓶,一个月要吃6瓶,,还有其他药物,一个月光药费又是2万多。尽管在照顾小煜的同时妈妈夜晚还出去打工,可每晚80元的工钱还不够儿子一瓶药的零头,艰难的生活压得人喘不过气,哭泣也许可以稍许释放压力。

小煜从11岁得病,进医院时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现在却已经是一个蓄满小胡子的青年小伙。病后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外面的同学朋友,医院的爱心学校帮助小煜在医院度过了7个春秋,这里没有歧视,没有指责,生死的考验,疾病的折磨让大家惺惺相惜。间或因治疗无效而走掉的病友让大家更加珍惜友谊和生命,但也带来了巨大的恐惧,小煜却面带微笑,他说7年炼狱般的折磨自己已经看淡生死,但他不能辜负父母的操劳,全家人的期盼,一定要活下去。

活着就好!可是对于饱受病痛折磨的小煜要活下去却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小煜每个月还必须吃七八种药才能控制病情,尽管药量减少了,但药费每个月依然高达一万七千元,而且还必须定期复查。7年治疗的账单堆满了一地,高达200多万,其中自费120多万,家里已经一无所有,山穷水尽,负债累累。但陪着儿子一步一步艰难走到现在,离胜利只差一步之遥,小煜父母坚决不会放弃。如果您想帮助这个早日康复,请点击右边括号内字体跳转腾讯乐捐进行捐款:【用爱照亮生命通道】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用爱照亮生命通道”也可进行爱心捐款。

腾讯乐捐地址: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10082,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后续报道请关注微信号“图说阳新”(TSYXSZH)。阿兰/文 悟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