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眼已经启动:视觉中国如何才能挽回大众信任?

作者|白小羽

2019年4月21日上午10点,钛媒体报道出视觉中国网站已针对部分有效账号恢复上线的消息,一时间让人们有些感叹于视觉中国的公关力量。毕竟这一次视觉中国遭到的舆论报道规模,可是堪与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相提并论的。

视觉中国与长春长生都是被舆论报道,规模相当,但结果却大相径庭。长生生物一出事,高管第一时间被抓,马上进入退市倒计时,甚至连带着整个生物疫苗板块都提不起劲来;而反观视觉中国却像是买了“复活甲”一般。这到底是为什么?

外籍人士控股视觉中国

1996年,刚做了中国青年报图片编辑、摄影记者一年的柴继军,看着家里囤着的、载满图片的胶卷筒,就有了创业的想法。

创业需要几步?据小美金融报道,对柴继军来说,创业只需要三步:

1.一个好想法。

创业就是创立联系方便消费者,赚取利润。联系人与人就有了腾讯;联系人与商品就有了阿里和京东;联系人与信息就有了百度。当然,图片既是一种信息,也是一种商品,中国社科院教授彭亚非教授就说:“图片的价值一直存在,更何况读图时代已经到来的现在。”

2.一个好团队。

柴继军负责创业项目的头期图片来源和整个创业公司运作,李学凌负责商业计划书的构想,技术出身的陈智华负责搭建一个能供摄影师上传图片的网站解决后续图片来源。网站起来之后,李学凌通过互联网大喊“Photocome(图片来了)”——视觉中国前身已然建立。

3.一个好投资人。

在后来柴继军谈及当初的融资历程时,曾直言不讳的说“挺惨的”。要么融资伙伴希望控股、要么直接觉得这个项目没戏,甚至雷军这样的大拿,当初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们。最终,视觉中国等到了百联优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廖杰。

简单来说,柴继军在一开始,就是想做一个图片“掮客”。做一个平台,一手托两家,左手攥着摄影师、插画师等图片供应商的图片成品,右手拉着图片用户攫取利益。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说白了就是“替人介绍买卖,从中赚取佣金”。

有了想法,又做到以上三点的视觉中国终于有了启航的资本,但据新浪财经报道,柴继军曾在对媒体说,最开始的融资过程中,并不是没有人投资,而是投资人希望控股,最后被柴继军等人拒绝,但是看看如今视觉中国我们就会知道——柴继军等已非实际控制人,廖杰早已经实现了控股。

据同花顺官方数据显示,视觉中国的实际控制人由“十名一致行动人”组成,分别为陈智华、袁闯、吴玉瑞、吴春红、廖道训、梁世平、李学凌、姜海林、高玮、柴继军。

图片来源于同花顺截图

这十名“一致行动人”在结构上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据视觉中国2018年3季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季末,10人合计持有公司55.40%的股份;其中吴春红、廖道训、吴玉瑞、柴继军和梁世平为“十名一致行动人”的主要成员,共持有公司股份的46.61%。

图表由反做空研究中心制作

柴继军、陈智华、李学凌三人所代表了公示创始人团队与廖杰所掌握的4位一致行动人,谁对公司更有掌控权一目了然。更何况,在公司中,仅有柴继军一人做着高管,但职位只是执行董事,那上面的总裁是廖杰曾经做百联优力董事长时的老下属梁军,而视觉中国董事长的位置从2014年5月起,就成了廖杰的囊中之物。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不管是梁军这位总经理,还是廖杰这位董事长,都是外国国籍。虽说高管外籍这件事在中国上市公司中算不得新鲜事,但是像视觉中国这样的头把交椅都是外籍,也不多见。

图片来自于同花顺截图

而廖杰控制下的视觉中国从一开始就没停止过资本扩张:

2005年,Photocome改名为ChinaFotoPress(汉华易美),与全球最大图片库Getty Images合作设立华盖创意(Getty Images China);

2006年,收购视觉ME社区(shijueme),战略投资视觉中国网站(China Visual);

2012年,VCG视觉中国集团成立,收购东星娱乐(TUNGSTAR);

2014年,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上市,实现营业收入3.9亿元,净利润1.41亿;

2015年,视觉中国战略投资500px 15.48%股权,收购亿讯资产组、湖北司马彦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卓越形象广告传播有限公司、唱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73%、49%、51%、45%的股权;

2016年,视觉中国继续收购CorbisImages100%股权、Getty Image 50%股权;

2017年,视觉中国签署8个战略协议,转让全资子公司深圳艾特凡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2018年,视觉中国终于收购了500px 100%股权,并剥离了亿讯资产组;

……

“掮客”本就有投机者的意味在里头,资本扩张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一个简单赚取佣金的图片沟通平台,怎么就出了这么一起“黑洞”事件呢?

答案很简单,因为视觉中国不再想局限于做一个简单沟通平台了,它的盈利模式变得不简单了。

从维权到“违权”

简单梳理下视觉中国此次“黑洞”事件的始末,看看视觉中国是如何从维权到“违权”的:

4月10日,人类第一张“黑洞”照片新鲜出炉;

4月11日,视觉中国官网将黑洞照片标注为供编辑类付费下载使用,声称拥有其版权

4月11日下午15:05,共青团中央发微博斥责视觉中国影像明码标价卖国徽,许多企业在评论中斥责视觉中国未经授权就将企业LOGO图片标为版权所有,很快该微博上了热搜;

4月11日下午15:51,视觉中国表示,黑洞版权属于欧洲南方天文台(ESO),视觉中国拥有非独家授权,且按ESO要求,黑洞图片仅用于新闻编辑传播,未经许可,不能作为商业类使用。

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4月12日,受黑洞事件影响,视觉中国股价开市“一”字跌停;视觉中国称已经于4月11日收到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消息,不仅要依法约谈公司网站负责人,并且责令公司网站暂时关闭、全面整改;随后包括“全景网络”“东方IC”等多家图片网站皆关闭调整;一些机构开始下调视觉中国估值;

4月12日,黑洞照片版权拥有者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发声,称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并且ESO主张,只要注明图片来源“EHTCollaboration”,便可自由使用,无关商业或非商业;

4月12日消息,国家版权局发布公告称,国家版权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公告直言,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

4月14日,人民网向主流媒体发出倡议,建议主流媒体建立图片合作联盟。人民网倡议全国主流媒体应尽快在图片采编、使用和版权交易等方面形成联动机制,实现共融互通,建立合作联盟,成为图片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

4月16日,全景网已能正常开放;

4月17日,视觉中国一举扭转连续3日跌停的走势,低开近4%(19.73元/股)开盘,截至尾盘时封死涨停(报收22.45元/股);

图片来自于同花顺截图

4月18日晚,根据视觉中国公告显示,一直说“从重处罚”的天津市网信办对网站运营主体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作出罚款30万元的行政处罚

图片来自于视觉中国公告截图

4月21日上午10点,钛媒体报道出视觉中国网站已针对部分有效账号恢复上线,下载功能将于4月22日(周一)恢复的消息;

图片来自于同花顺截图

4月21日下午2点,视觉中国发布内部整改测试工作的声明,否认恢复上线。表示实际情况为公司进行阶段性内部整改测试并已结束,网站并未恢复上线。称将严格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继续整改,整改不到位不恢复网站服务。

……

短短十余日,视觉中国的损失已超过50亿元,截止反做空研究中心发稿为止,视觉中国网站恢复的消息还遥遥无期。为什么会形成现在这样的局面?

归根结底是因为视觉中国的“人设”崩塌了。

在国人版权意识越来越重的今天,本来视觉中国一直扮演着为一众签约视觉中国的图片作者维护版权,拒绝盗版的“斗士”形象,而转眼间就因为一张黑洞照片而带起一股针对视觉中国的舆论热潮,让大众看清了视觉中国不仅是一个两面三刀投机者,不仅打着维权的旗号以诉带销,甚至还倒行侵权、贼喊捉贼。(详情请看:

视觉中国起诉侵权成瘾?起底“伪独角兽”背后的阴谋论

也正是因为视觉中国“人设”崩塌,所以才会人人喊打,哪怕是天津市网信办已经做出了罚款30万元的惩罚决定,许多人还是觉得惩罚太轻了。

图片来自于微博截图

本来是安安分分赚取佣金的图片沟通平台,为什么要做这以诉带销的勾当?

以诉带销恐无法避免

原本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是公司与“版权视觉内容”的生产者签署代理协议,获得内容的分销权;使用者通过公司平台付费获得版权内容的使用授权,相应的内容生产者获得按协议约定的分成。

图表由反做空信息中心制作

但这样来说,来钱的速度太慢了。于是,视觉中国想出了一套“开源节流”的好方法——以诉带销。

早在2017年,视觉中国就对外声称已研发了一套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鹰眼”系统,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等能力,能自动处理约200万/天以上的数据,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版权保护服务。

据北京晚报报道,鹰眼系统大大降低了获客成本,实现客户数量大幅增长,仅“鹰眼”刚上线的2017年,潜在客户数量同比增长就达到了84%,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同比增长超过54%。”

也就是说,这套“鹰眼”能大规模搜索全网范围内的图片,抓取那些未经授权而使用视觉中国版权所有的图片,也就是视觉中国直接通过一只嗅觉灵敏的狗咬住了那些有意或无意的“窃贼”,接下来视觉中国的法律团队就定期、且有选择性的向这些“潜在用户”发去了律师函。

据通信信息报报道,2016年视觉中国就在之前法律诉讼团队的基础上设立了版权合规部,专门对未经公司授权私自使用的图片进行维权。2017年,“鹰眼”正式启动,视觉中国“鹰眼搜索—维权诉讼—私下协商—撤销诉讼—建立合作”的模式已成为数据上的事实。

据天眼查数据,2009年至今,视觉中国的主体公司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华盖创意,均涉及大量法律诉讼。汉华易美有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则超过8000条,三家公司十年间累计涉及的案件数量超过1.2万条,并且视觉中国占原告的比例占据绝大多数。

而且视觉中国的法务团队诉讼有三个与众不同的特点:

1.态度强硬。不管是面对小公司,还是大企业,视觉中国自带维权道德制高点的光环让它在和维权对象对话的时候,姿态很高。

2.索赔金额高。据北京晚报北京晚报报道,从视觉中国的诉讼文案来看,平均每张图片的索赔金额在1万元左右,但是最终的赔偿约是索赔金额的10%-20%。为什么要这样?难道视觉中国的法务团队都是些不会估值的菜鸟?当然不是,高索赔金额,或是为了威胁私了、或是为了高调宣传“斗士”形象。

3.宣传高调。不管是发律师函阶段,还是在诉讼阶段,视觉中国都很喜欢在公共平台发声以彰显自己维权“斗士”的形象。此举有利有弊,“人设”立的硬,倒了真要命。

图片来自于汉华易美微博截图

就这样的数据言辞和态度之下,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还说:“绝大多数客户都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我们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开源”之后,“节流”也要跟上。

视觉中国的道德光环来源它将自己定位与全国图片创作人们的最有力量的权益代理人,每每到了对于其诉讼目的进行争议的时候,这样的正面形象就会被摆到台面上来。但是,图片的提供者是否真的得到了应得的收益吗?视觉中国和图片创作人的分成比例调整,就是视觉中国“节流”的主要方式。

2016年底,视觉中国与某自媒体平台合作已经产生一定收益,因此进行了首次流量广告收入分成,因此视觉中国为图片供稿人新增了“广告流量分成稿费”模式。

“在本月销售报告中,除了常规授权分成外,我们将增加一种新的授权分成模式,即广告流量分成。发布平台根据内容的阅读量而产生的广告点击,支付相应的广告流量分成给视觉中国,视觉中国根据平台方提供的数据计算收入,然后按照供稿人协议约定分成比例分配收益。”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在自媒体可以随意转载的情况下,不以单张照片销售的传统模式售卖,而是以分成形式,摄影师得到的利润会少得多。

据知乎网友爆料,按照视觉中国所规定的计算方法,将10万+们和阅读只有个位数的文章平均,假设平均每篇文章的阅读数为10000。按每千次点击广告收入0.2-0.3元计算,假设自媒体平台将100%的广告收入都交给视觉中国,一篇10000次点击的文章,广告收入3元,视觉中国按照和摄影师签约时确定的比例再分一次,于是,摄影师拿到的每万次阅读的收入大概只有1元,如果文章中有五张图,相当于每张图的万次阅读收入是0.2元

除了知乎网友的数据分析,北京晚报报道,不少摄影师也公开质疑视觉中国在上游压低克扣签约摄影师的分成,最低分成仅2.5块钱每张,索赔金额分成不清,且维权事宜也尽交付于视觉中国,无法自行维权。

怎么办?

看图时代,我们需要视觉中国这样的图片售卖平台,全景网络、东方IC等比上不足,视觉中国存在的价值到底如何最大化?

人民网倡议的主流媒体图片合作联盟遥遥无期,而个体维权成本太大,只有委托给平台,人们怎么样才能区分平台是正当维权还是“以诉带销”?

鹰眼已经启动,网站迟早要恢复,图片维权必须进行下去,视觉中国到底怎样做才能挽回大众的信任?

作者|白小羽

编辑|小鬼当家

温馨提示:

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

近期原创文章

反做空信息中心

世界那么大

扫我带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