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机抽成有多高?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实名回答了

每经编辑:王丽娜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刘洋 摄

“抽成”二字,一直是外界对于滴滴这家公司的关注焦点之一。一方面,抽成与滴滴的营收息息相关,另一方面,其也与万千滴滴司机的营生密不可分,并进而决定转嫁在乘客端的成本。可以说,抽成作为一个中心命题,牵涉出行场景的多个主体。

滴滴司机的抽成究竟有多高?答案众说纷纭。

4月22日,滴滴网约车执行总裁陈熙在今日上线的“有问必答”栏目对此做出正面回应。陈熙表示,每笔抽成会因多种因素而发生变化。他还晒出了2018年第四季度滴滴网约车“账本”,并指出,在成本与抽成之间仍有2%的差额。

抽成有多高?

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从先前的网约车大战,到如今稳坐第一把交椅,滴滴的抽成提升十分显著。关于此,司机端的司机体会最为深刻。与此同时,在滴滴内部,关于抽成似乎亦较有争议。在今年年初宣布高调“过冬”的同时,滴滴总裁柳青还提及“抽成”,称管理层正在认真思考业务模式,会做积极探索,如何既能刺激好司机(主要涉及补贴),又能保证公平性。

在激励与公平性之间,究竟滴滴司机的抽成有多高?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今年春节其间曾随机采访多位滴滴网约车司机,在其口中,滴滴的抽成大致在27%-30%,再加上5毛钱的“基础信息费”。

不过,抽成比例也随时间段变化而变化。滴滴司机苏鲁就曾对记者表示,白天抽成大概在30%,到夜间,这一比例将有所下调。

与司机30%的说法有所不同,2018年,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曾在内部信中表示,滴滴出行业务对应GMV的平均TakeRate(抽成)约为16%,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

16%与30%,二者的悬差不可谓不大。

对此,在4月22日滴滴上线的“有问必答”栏目中,陈熙表示,司机的此种印象,主要是“和我们的司机账单显示不够清晰有关”,关于此,滴滴网约车正在抓紧改善。

按照陈熙的描述,每笔订单会收取不同比例的平台服务费率(即抽成),主要受城市、订单距离、时间长短、拼车与否等因素影响。

以2018年第四季度为例,他指出,这一时期滴滴国内的抽成率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19%,其中乘客支付的远程调度费、动态调价、感谢红包等费用,则与平台无关,全额给予司机。

在此基础上,陈熙表示,并非每个订单均收19%,在此期间,费率高于25%的订单和低于15%的订单,各占20%。其中,占比较高的部分,“比较容易被传播,使大家形成一个印象,以为平台每单(或者平均)费率都是25%”,陈熙表示。

在2018年12月,滴滴宣布向2.0时代转变之时,将原快捷出行事业群与专车事业部、豪华车事业部合并,成立网约车平台公司,并任命陈熙为负责人。

彼时,易观汽车与交通出行分析师孙乃悦曾对记者表示,实际上,调整侧重安全、业务合规,包括升级安全管理体系,将网约车、专车、豪车合并,都是公司便于网约车合规化管理。

滴滴“晒出”网约车账本

值得注意的是,陈熙此次晒出的网约车“账本”。

根据这份账本,2018年第四季度,司机奖励、业务经营成本、纳税、支付手续费等三项,分别占总流水的7%、10%、4%,其总和为21%。相较之下,抽成则为19%,因此,网约车业务亏损为2%。

对于业务经营成本,陈熙指出,主要包括技术研发、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成本。

记者注意到,除去基本的业务经营成本,实际上,滴滴的主要支出则用于滴滴司机奖励。业内人士指出,在合规化稳步推进的背景下,大量不合规司机、车辆被清理退场,因此对于司机的争夺则成为平台间的暗战,争夺的方式则主要在于补贴。

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今年春节期间,一位滴滴司机收入截图在网间流传,图片显示,该司机每月光补贴/冲单奖,就在5千元左右。彼时,滴滴官方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图片属实。

补贴之下,终究多出2%的亏损。对此,陈熙坦言,“滴滴需要从之前融资获得的资金中拿出一部分来弥补”。

滴滴还有多少钱可烧?

以滴滴为代表的网约车自诞生之初,就似乎被贴上“烧钱”的标签。正如陈熙所说,“目前现实中,亏损仍是整个网约车行业的普遍现象。”

作为资本的宠儿,滴滴的投资人名单即使一张A4纸都装不下,还有多少钱可烧呢?

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陈伟豪近期在接受《财新周刊》采访时曾表示,滴滴最大的优势不在于技术或业务模式,而是资本,“滴滴手上还有100多亿美元可以用”,成立六年来,滴滴整体融资额已超过350亿美元。

如此算来,似乎滴滴已“烧去”200多亿美元。今年年初,也有媒体报道,2018年全年,滴滴持续巨额亏损达109亿元,同时,2018年全年滴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彼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滴滴方面求证,滴滴未就此事给予回应。

倘若该数据属实,按照第四季度各项业务的比例换算,滴滴在2018年网约车业务亏损大致为32.3亿元,而2018年其全年抽成总和则超过300亿元。

就网约车业务的亏损,陈熙坦言,目前,滴滴离“精益创业”还有相当距离。而作为一家企业,亏损的状态无法长期持续,否则,“总有一天会因为资金消耗完而不能继续正常运营”。他还提及,在网约车之外,滴滴也有一些新业务正处于投入期,这也会加大滴滴整体的亏损压力。

羊毛出在羊身上。业内人士指出,在亏损、合规的双重压力之下,未来乘客或将分摊部分网约车的成本。也因此,滴滴或有涨价的可能,毕竟,同属共享出行赛道的单车,近期已集体涨价。

与此同时,滴滴的一大现金“奶牛”——顺风车业务重新上线的可能性似乎也日益增大。4月15日,滴滴顺风车新任负责人张瑞发表公开信,就两次恶性事件再次致歉,并指出五大改进措施,似乎意味着顺风车恢复上线在即。对此,滴滴官方虽随即予以否认,称暂无上线时间,一时间仍旧引发外界无数猜想。

究竟网约车如何实现陈熙口中的“可持续的发展”,顺风车又是否上线在即?记者将对此保持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