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爱情的好,你只看到了一半

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一部国产老剧被拉出来郑重怀念。

怀念的契机,逃不过三种情况:

1.被翻拍了或者即将被翻拍;

2.主创又有新动向;

3.被重播。

翻拍的毒手,让我们写过《倚天屠龙记》、《新白娘子传奇》等多部回忆杀。

今天要说的这部国产剧,最近发生的多件事情都让它一再被提及。

4月4日,军旅作家刘静被宣布病逝的消息,她是这部电视剧的原著作者和编剧;

4月12日,郭涛的导演处女作《欲念游戏》上映,片中与梅婷再度合作,二人此前是这部剧的男女主角。

此外,今年开年后本剧便在各大卫视进行重播,甚至还上线了“强国APP”。

它就是近十年来最高分的国产剧——《父母爱情》

2014年2月2日,《父母爱情》在央视一套首播。

虽然收视率最高时已经破3,但浓浓的主旋律题材,以及央视向来低调的宣传风格,并没有让它及时收获年轻人的关注。

等到年轻人后知后觉地为其加冕“最优秀年代剧”,已经是最近两年的事。

有人是靠“山影”这个国剧厂牌摸进门的;

有人是在郭涛上《爸爸去哪儿》火了之后来补剧的;

还有人像我一样,是在无聊时将遥控器偶然停在某个频道看到重播后,从此不可自拔的。

《父母爱情》有种强大的魔力,无论你从哪一集、哪部分捡起来看,你都可以毫无障碍、津津有味地继续看下去。

归根到底,它并非是以情节取胜的电视剧。

当初新丽传媒的董事长曹华益给编剧刘静请来一个专业的剧本编辑,对方给出建议:好的电视剧就是要做到三分钟一小打、五分钟一大打,矛盾不断,事件不断,这样才能抓住观众,提高收视率。

但刘静不干:我不喜欢打打闹闹的电视剧,更不喜欢那种为了钱财你扇我一耳光、我泼你一脸水的电视剧。我喜欢那种温暖的、能感动人的、也能打动人的作品。

编剧刘静,文笔幽默接地气

受《洗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这类韩国家庭剧的影响,刘静将《父母爱情》写成了充斥着生活细节的“流水账”。

在被拍出来之前,没人看好这样的剧本。

但经过市场检验后,让人深觉《父母爱情》的返璞归真、朴实无华,在普罗大众这里永远最有共鸣、最具价值。

明面上有老百姓最爱看的寻常生活的热闹幸福,暗流下也有反思色彩的时代悲剧的压抑迫害

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代人的悲欢。

01.生活的滋味

40多岁的安杰(梅婷 饰),在看着自己的肖像画时感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眼神怎么还那么干净呢?

身旁的江德福(郭涛 饰)说不出个所以然,她便自问自答:说明我生活得幸福安逸,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

一个资本家大小姐,为文盲大老粗的军官丈夫生了五个孩子、勤俭持家,人到中年还能做出这样的人生总结?

这并非是编剧强加的女德发言。

相反,安杰的幸福,是能够说服当下观众甚至是年轻人的。

江德福和安杰“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特定年代的产物。

但他们走过半个世纪的鹣鲽情深,却是哪个年代都通行的婚姻经营之道。

解放初期,青岛某海军炮校的校长夫妻俩为解决大龄军官的婚配问题,举办了一场联欢舞会。

校长器重的军官江德福,和校长夫人的下属安杰迫于领导压力,无奈前往。

一个是没文化的农民军官,一个是成分不好的资本家大小姐,根本话不投机半句多。

两个人在不断踩脚的尬舞中结束了这次联谊。

见面后,大老粗对大小姐一见钟情,大小姐却是满脸不情愿。

回家对姐姐安欣一通吐槽江德福,没文化还长得丑。

把谈恋爱当打仗的江德福,没有轻易放弃。

在男追女的过程中,二人关系慢慢发生改变。

江德福虽然是个文盲大老粗,但是他的团长身份对于安杰来说,是个无形的照拂。

起初,安杰发现,因为江德福的出现,医院的同事和领导对她的态度180度大转弯。

让她第一次尝到了被尊重的滋味。

后来,小侄子生病,也是托了江德福的关系才可以顺利开到盘尼西林的药。

全家对他感恩戴德。

始于权力崇拜,安杰不再排斥江德福。

并且,在接下来的相处过程中,她发现这个男人尽管粗糙,但是有他聪明和风趣的一面。

当江德福去她们医院做军事演讲时,她已经彻底地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当知道江德福为了跟她结婚,宁肯脱下军装回家种地时,心里早已非他不嫁。

江德福最帅一刻

从相亲之初的抵触轻视,到被追求期间的功利心态,再到暧昧期间的人格崇拜,最后是两心相许的心生感动,渐次复现了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美人的倾心过程。

其中不避讳地呈现了传统两性关系中,女方对男方的依附、男方对女色的注重。

但在这背后,更是两个善良有趣之人的相互吸引,是以真心换真心的朴素爱情观。

江德福的直男发言总是透着一股可爱

相爱容易相守难。

两个人的阶级差异,从生活习惯到思维方式都在婚后一一暴露出来。

安杰带着一身资本家的“穷讲究”

睡前要刷牙洗漱,上床后要换整套睡衣,早餐要吃蛋糕和牛奶,喝水喝茶喝咖啡都得用对应的杯子......

江德福也改不掉农村人的“坏毛病”

饭前不洗手,吃饭吧唧嘴,睡觉不穿衣服......

虽常会互相抱怨,但这些都是可以迁就妥协的小事。

像江德福说的那样:说得对,咱就办。

在共同生活的日子里,两人逐渐互相感染,彼此交融。

江德福爱上了泡脚喝咖啡,安杰吃饭也开始吧唧嘴。

婚姻中除了不分彼此的依赖,同样要有相互尊重的空间。

江德福可以接受安杰的“文明改造”,但有些原则性的事情却无法妥协。

比如资产阶级那些不平等的做派,他就看不惯。

安杰怀孕了要求坐黄包车,江德福如坐针毡,最后实在忍不住这种“剥削”,下来帮忙推车;

看到安家佣人不能上桌吃饭,江德福对安杰下最后通牒:孙大姐不上桌以后就不来你们家吃饭了;

若安杰对贫苦生活和贫苦人民表达反感,江德福也会不给面子地呛声回去。

同样,安杰也有自己的不能退让。

比如她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对生活仪式感的追求。

即使全家搬到贫苦的海岛上,她仍然带着一箱箱的旗袍、高跟鞋、小说和杯具。

最大的享受,是在院子里插上花,摆上果盘,用精美的杯子喝上一杯咖啡,和好姐妹葛老师聊聊天。

在双方原则性的立场面前,他们没有用爱作为筹码强迫对方改变,而是选择彼此尊重。

安杰接受江德福的批评,越来越融于周遭环境和乡野邻居;

江德福也选择保护安杰的小资情调,哪怕这会给他的仕途带来一定风险。

两个人的生活就像江家生机勃勃的院子,一边是江德福负责的菜园子,一边是安杰负责的小花园,给彼此互留空间,但同时又相得益彰。

热闹的大家庭生活,随着孩子的出生和江德华(刘琳 饰)的到来,才真正开始。

起初,农村女人瞧不上城里人做派,口口声声“哪儿来那么多毛病”。

又听闻是安杰害得自家哥哥升不了官,江德华就更加跟这个嫂子不对付。

姑嫂两人,泼妇对上娇小姐,让江德福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

最终因为农村人和城市人不同的育儿观念,矛盾彻底爆发。

但安杰仔细想想,德华除了脾气和教养差了点,其他方面无法挑剔。

将孩子视若己出,干活干净利落,为人也很爽快善良。

尤其,她还是丈夫最心疼的命苦的妹妹。

一听说德华回了老家,立马就后了悔。

归根到底,在这个家里,任何矛盾都能很快解决,是因为每个人都是明事理的好人。

夫妻俩懂得为彼此着想,姑嫂俩也会适时让步。

有了矛盾,亲朋好友不是煽风点火,而是好言相劝。

明事理的姐姐安欣

包围在这个家庭周围的,是每个人凝聚起来的向心力

刘琳饰演的德华姑姑,是很多人在剧中最爱的角色。

不管是训孩子还是拌嘴,言词、表情处处透着劳动人民的鲜活有趣。

她的勤劳能干,对侄子侄女的疼爱照顾,大概会让很多人想起自己的姑姑。

泪目的一段

她周转其中为两家维系的几十年感情,也充满了那个年代特有的人情味儿。

同样还有德华票圈里的秀娥嫂子、王海洋他妈张桂英

她们走家串户、爱凑热闹的旺盛精力,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行事风格,嘴上不饶人、心里不藏事的直白,完美符合了我们对一个农村女人的想象。

有她们在的地方就有过日子的热闹劲儿。

她们没有安杰的文化,也没有男人的话语权,但是她们有着最质朴的生活智慧和原始的生命活力。

为了去看德华的情敌吴医助,张桂英假装去拔牙,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其实,安杰和德华的姑嫂情,有着不输安杰和江德福的夫妻情的温厚力量。

通过这个强势又无私,刻薄又温情的农村女人,安杰感受到了超越阶级属性的人性美好。

乃至后来,在德华对老丁的苦恋问题上,安杰反而比江德福这个亲哥更加上心、更加心疼。

同样,德华也在安杰身上感受到文明的美好,体面的美好。

在老家亲戚住进江家一番糟蹋后,她反而成了嫂子及其生活方式的捍卫者。

两个人多年相爱相杀,最后成为了对方唯一忌惮的人。

又因为同为女人,很多时候往往更能共情、统一战线。

安杰、江德福、江德华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日子,既是一家人的相互磨合与彼此扶持,也显示了不同阶级的人相互尊重、达成理解的可能。

《父母爱情》不止爱情,它是以爱情穿针引线,让我们更多的看到的是父辈的人情

02.时代的眼泪

某种程度上,安杰和江德福的幸福婚姻是那个时代的少数。

跟江德福同样情况的老丁(任帅 饰),一直羡慕老江娶了一个有文化的漂亮老婆。

而他,两次娶得都是大字不识的农村女人。

第一次是在父母包办婚姻下娶了秀娥,秀娥死后又感动于德华的痴心付出而决定娶她。

有文化的女人,像是葛老师和吴医助,始终与他无缘。

也许他照样能过上舒心的家庭生活,但精神层面的激情始终是缺失的。

他从来不掩饰对江德福的羡慕,虽然喜欢拿他“惧内”开涮,但是打心底里觉得自己的兄弟娶对了人。

某次,安杰给画家夏老师当艺术模特,给两人的婚姻造成了一次不小的地震。

起初老丁只是看热闹,但是看到画像后却从心底感受到了艺术的魅力。

在江德福授意后,老丁用酒套下夏老师的画,断片后的第二天才知道自己私藏战利品,让人把安杰的画像挂进了卧室。

没文化的德华跟前妻秀娥一样,把这种行为当做是他对嫂子的觊觎。

老丁辩解,“这是艺术,不是你嫂子”,但是跟德华根本掰扯不清。

安杰,作为物质和精神同样匮乏的封闭海岛上,象征着文明与美好的缪斯女神,已然成为老丁向往文化伴侣、渴望心灵交流的一个投射。

跟安杰相似情况的姐姐安欣(张延 饰)和闺蜜葛老师(刘敏涛 饰)呢,因为没有政治庇护,被时代洪波裹挟其中。

安欣因为丈夫欧阳懿打成右派全家被劳动下放,葛老师因为渔霸女儿的身份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虽然安杰在60年代差点因为自己的旗袍引来红卫兵抄家,一直遭受外界甚至是子女的指点和揶揄。

但她的委屈比起她们来,实在算不得什么了。

尤其安欣,一样是娇小姐,与欧阳懿本是琴瑟和鸣的知识分子夫妻。

但却因为这段婚姻,在人生的韶华年纪,过着抬不起头的贫苦生活。

刚出场时,欧阳懿(刘奕君 饰)风光无限,带着知识分子的倨傲,不屑与江德福这个白丁做连襟。

在餐桌上,两人也要你来我往地斗法。

作为旧世界的既得利益者,欧阳懿是对时代怀有不满和失意的。

连襟总是免不了比较,而自己身为一个体面的文化人,在安家的地位竟然比不上一个文盲大老粗。

每每看着安家对江德福曲意逢迎的样子,欧阳懿心里就膈应。

当然,这种待遇的落差,不全然是因为两人阶级地位的对调。

江德福除了没文化,待人处事却是比他亲和真诚多了,不然天真的小外甥不会更喜欢小姑父。

心里的怨气最终惹来了政治风波,欧阳懿因为不当言论被打成右派,全家在海岛上做渔民。

多年后德华经过他们家,夫妻俩的沧桑变化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空了。

从前喜欢阔阔其谈的欧阳懿变得不喜欢讲话,也再没有心气和自信去提妹夫一家。

直到多年后的平反,欧阳懿终于敢拖家带口去见江德福。

饭桌上,借着酒劲,他发疯似地问别人自己叫什么?

江德福说他叫“欧阳”,他破口大骂,“你他娘的胡说,我叫老欧,老欧!”

这个因为江德福不知道复姓而随口一喊的“老欧”,成为了人们对他的调侃与贬低。

那个年代中知识分子的集体失声,被抹去的自我表达和存在价值,其无奈与辛酸都蕴含在欧阳懿的这场短暂却强烈的失态爆发中。

跟被下放的老欧一样,几乎一直处于被时代遗忘的角落里的,还有一个人。

她就是江德福父母包办婚姻的前妻张桂兰

张桂兰三个字一直在江家人的口里被反复提及,只是形象一直缺席。

尤其是安杰,张桂兰是她的一块心病。

每次她故意在江德福面前提这个人,江德福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气急败坏。

江德福越不愿意提她,安杰心里就越不安。

刚开始,安杰以为是因为张桂兰对江德福来说太重要,还一度吃醋。

后来,这条线埋的雷终于炸了。

张桂兰的孩子江昌义突然跑到江德福家里,磕头认爹。

一家人目瞪口呆,安杰更是忍无可忍,离家出走。

当然,这个插曲很快被解开真相。

江德福当初跟张桂兰没有夫妻之实,这个孩子是她跟江德福的二哥生的。

为了维护江家的颜面,江德福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直到很久之后,江德福才跟安杰讲起这段秘密往事。

当初,江德福从部队赶回去离婚,正好撞见了张桂兰和二哥偷情。

二哥是个哑巴,事发后无地自容,便逃去唐山的矿山挖矿,最后死在了矿上。

从那一面后,江德福再没见过二哥。

除了屈辱,其实他心里更多的是悔恨,悔恨自己为什么不原谅二哥,将他找回来。

江德福最脆弱的一次情绪表露

很多年后,退休的江德福带着安杰回乡探亲。

那个符号一般的前妻终于出现:满头银发,老态龙钟。

她在村口墙边探望着,想再见一次江德福,但是被儿子拦下来了。

张桂兰这个角色,只有江德福儿女窥探视角下的寥寥三个画面:

村口的探头张望、马路上的步履蹒跚、目送江德福的遥远身影。

安杰没有想到,自己的假想情敌会是这样一个饱经风霜的农妇形象。

尽管张桂兰的出轨是不伦之举,但她更是一个时代下被损害、被忽视的可怜人。

不管她出不出轨,她终究会被江德福这样的进步青年抛弃。

从一开始,贫苦的命运,就剥夺了她作为女人可能会拥有的理想爱情和生活。

张桂兰这个带着猎奇视角闪现的童养媳形象,只是那个时代里,无数这样命不由己的贫苦农村女性的苦难缩影。

《父母爱情》以温暖打底,为我们描摹了一对夫妻、一个家庭乃至一代人,半个世纪以来的生活点滴。

精致准确的细节还原,畅快接地气的台词,自然如呼吸一般的表演,让我们毫无压力地代入那些家宅院落、鸡犬相闻的生活气息中去。

只是那些家长里短的生活画卷下,时不时地,我们便会听到时代的一声叹息。

时代仿佛一个时而舒展、时而紧缩的容器。

在这个容器中,平凡的人们身段柔软,用足智慧与真情以努力生存。

一代又一代人的生活,大抵不过如此。

- END -

关于作者

suki

喷烂片,好疗愈哦。

互动话题

你最爱的年代剧是哪一部?

如何投稿

微信后台发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