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质押风险怎么样了?仍有部分纾困项目落地难?

股票质押风险怎么样了?在股票上涨周期有哪些变化么?

在2018年较为低迷的市场环境下,股票质押风险逐步暴露,引发业内广泛担忧。

不过,今年以来,A股迎来快速反弹,三大股指涨幅均超过30%,各方纾困项目逐步落地并发挥作用,股票质押风险初步缓解。

但总体上看,股票质押风险特别是控股股东质押风险化解仍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须坚持精准施策,进一步做好风险防范化解工作。

2019年一季度深沪市场股票质押回购的整体履约保障水平明显上升,部分高比例质押个股的质押规模下降,融资结构不断优化,股票质押风险呈现一定缓解态势。

来自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2019年第一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显示,存量业务的整体履约保障水平明显上升。一季度末,受市场普涨的作用,股票质押回购存量合约的加权平均履约保障比例达到300%,较2018年底增幅近40%,为一年多以来的峰值,担保物价值对合约履行的保障程度提升明显。其中,低于合约规定履约保障比例的质押市值为2231亿元,占质押股票总市值的8.9%,较2018年底下降6个百分点,因股价波动触发违约的情形明显减少,相关股东追加担保、提前还款的压力减轻。履约保障比例低于100%的质押市值约1302亿元,与融资余额相比,资金缺口较2018年底下降超过30%,证券公司等资金融出方的潜在损失明显减少。一季度二级市场日均违约处置金额1.1亿元,占两市股票日均成交额的比例约万分之二,占比较去年四季度下降24.7%,对市场价格影响微弱,但对信用风险有一定的释放作用。

业务规模持续下降,高比例质押个股数量减少。随着股东偿还借款、解除质押,一季度末,深沪两市股票质押回购融资余额11259亿元,较2018年底下降5.6%,延续2018年2月起的持续下降态势。整体质押比例大于50%的股票由2018年底的141只下降至128只,降幅9.2%。业务规模下降伴随个股质押集中度结构调整,一季度合计了结合约还款748亿元,约54.1%还款资金对应质押股票为深证成指、上证180、沪深300等指数成份股,市值高、流动性好、代表性强的指数成份公司股票质押风险进一步缓释。

融资结构不断优化,绩优企业和股东获得更大力度支持。一季度,深沪两市股票质押回购新增融资619亿元,扭转了2018年下半年以来逐渐缩量的态势,环比增加41%,其中19.3%为纾困资金,年化利率按金额加权平均为6.9%,环比下降0.8个百分点,融资期限环比延长84天,接近2018年2月水平,融资条件有所好转。质押股票业绩良好(2018年报或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增长)、融资方资信优良(未有违约处置记录)且有明确实体经济融资用途(包括生产经营、实业投资等)的融资金额占比74.5%,融资结构不断优化,资源进一步向具备相应偿付能力的绩优企业和股东倾斜,这些股东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有所缓解。

当前股市整体质押风险仍相对较高,但在可控的范围内。长城证券宏观策略分析师汪毅表示,粗略估计,股票质押市值若继续上涨10%-15%,股市整体的质押风险可能基本化解,但是个股的风险仍需谨慎排查。即使股市上涨,部分股票脱离了平仓线和警戒线的位置,大股东“借新还旧”的融资逻辑可能依旧未变,因此不能从根本上化解质押风险。

目前股权质押具有两大风险。增加了部分企业额外财务负担。一家中型券商研究所所长表示,股权质押的主要风险项在于股权与其他不动产、动产及权利相比,其价值具有较大的波动性,因此股权质押的担保功能具有相对不稳定性。在股权贬值时,股权担保利益便会受到影响;同时出质人因丧失了对设质股权凭证的占有,在股权贬值时难以及时采取救济措施。

“股权质押会影响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北京理工大学公司治理与信息披露研究中心主任张永冀介绍,当中小企业的股权质押风险爆发时,其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质押及其他融资行为会受到影响,而与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进行的间接融资往往是中小企业主要的融资方式,意味着一个与公司自身经营相关性相对较弱的风险项的爆发会施压影响到中小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上,提高其融资成本,进而影响到其条资金链。

中小板、创业板的质押风险仍高于主板。汪毅表示,从各上市板的质押市值占比分布情况来看,主板质押市值最大,占全部质押市值的50.26%;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占比分别为32.58%和17.15%。从质押市值占各上市板总市值比重的情况来看,中小企业板和创业板的占比较高,分别为15.70%和14.75%;主板的占比较低,比重为4.94%。从质押市值的整体下跌幅度来看,主板、中小企业板、创业板质押市值的下跌幅度分别为-11.83%、-14.24%、-13.47%。整体来看,目前中小板和创业板的质押风险仍高于主板的质押风险。

传媒、计算机、电气设备等板块股票质押风险相对较大。汪毅表示,从各行业的质押市值规模估算情况来看,存在未解押的质押交易规模最大的行业有医药生物、房地产、化工、电子、计算机、传媒等,成长板块和部分周期行业的质押规模相对较大;银行、国防军工、休闲服务、综合、家用电器等行业的质押规模相对较小。从各行业质押市值占其总市值的比重情况来看,纺织服装、传媒、农林牧渔、轻工制造、房地产、计算机等13个行业的比重超过了10%,银行、非银金融、食品饮料、国防军工、采掘等行业的比重相对较低。当前股票质押风险相对较大的行业有传媒、计算机、电气设备等,风险相对较小的行业有银行、食品饮料、家用电器、农林牧渔等。

深交所相关负责人直言,虽然股票质押风险初步缓解,各方纾困措施逐步发挥作用,但受内外部因素制约,高比例质押控股股东的信用风险仍然相对突出,部分项目纾困面临落地难的问题。一是一季度证券公司向深沪交易所申报涉及控股股东违约的有31家上市公司,通过二级市场卖出处置涉及控股股东的有16家上市公司,上述家数与去年四季度基本持平,其中超过八成为持股质押比例超过80%的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控股股东的信用风险仍然相对突出。二是由于社会资金募集难、参与意愿不足,项目标的筛选难、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目标不一致,资金进入退出难、收益补偿机制不完善等原因,部分纾困项目面临落地难的问题。

(经济日报 记者:温济聪 见习编辑:覃皓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