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回家:最后一艘奴隶船幸存者令人心碎的寻家之旅

想回家了,戳戳手机,订张车票,几个小时后就能站在家门口。这是我们的生活,无论在哪里都有回家的车程,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但是对于那些被束缚在茫茫大海上的等待着被买卖的非洲奴隶来说,这是一生的奢求,寻家之旅扣人心弦。下一站,会是家的方向吗?

下一站,回家(图片源于网络)

1860年7月,科洛蒂尔达号,这个被认为是最后一艘运送非洲奴隶到美国的庞然大物,载着110名非洲奴隶抵达阿拉巴马州的莫比尔湾。在这110名被奴役的非洲人中,Cudjo是一位不幸却又幸运的人——非洲与美国之间大西洋奴隶贸易的最后幸存者。

莫比尔湾和科洛蒂尔达的残骸(图片源于维基百科)

1860年,这一年的春色对年仅19岁的Cudjo来说是黯淡的,是他“走丢”的第一个春天。他被达荷米安王国的军队俘虏带到了海岸,与一百多名不幸的人一同被卖为奴隶,塞进了科洛蒂尔达号上。由此开始了背井离乡的被迫飘游者,同时还要遭受非人的奴隶待遇。

Cudjo——不幸却又幸运的人(图片源于维基百科)

在这艘罪恶的大船上,Cudjo与陌生却有着共同不幸遭遇的人一起度过了几个月,但是很快他们在阿拉巴马州被迫分开,各自被卖到不同的庄园里奴役。几个月的相伴和心声的倾吐让他们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分别的消息,悲痛如此沉重,一点点的相持也变成了一生的回忆。

非洲奴隶 (图片源于网络)

Cudjo回忆起那次别离,“我们一起走过了痛苦的70多天,现在却要从一个地方分开,我们哭泣着,悲伤如此沉重,我们又该如何去忍受它。我想也许当我梦见我的妈妈时,我就会在睡梦中死去。”沉重的回忆似荡起的涟漪,一圈一圈打在Cudjo的心里。不过最为幸运的是他幸存了下来,才能将这不为人知的故事讲给全世界,呼唤平等!

Cudjo(图片源于维基百科)

一个陌生的国度,一堆奇怪的人讲着奇怪的语言,没有人告诉他们该如何去生活、该如何回家。一切的一切只是漫长的等待,等待回家的机会,等待平等的对待,好在时光不负苦难人,最终Cudjo踏上了回家的路,只是这路上的同行者都远去了。

本文选题:杨骞;编辑:芋头小赵

喜欢我的内容就关注我吧~ 咱们天天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