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炮轰作家校园卖书:嘴上真善美,吃相太难看

世界阅读日,就说一说关于书的事。

前几天,第13届中国作家排行榜发布。这次,首度出现一个所谓的“童书作家排行榜”。

什么意思呢?之前,这些童书作家,是和其他作家一样,放在一起排名的。

但是,童书作家太凶猛,你以为作家排行榜,第一名是刘慈欣这样的畅销书大咖么?你以为前些年,郭敬明、韩寒这样的当年“网红”霸过榜么?

NONONO,童书作家就像作家世界里的“中国乒乓球队”,你不了解他们的威名,只因你不是孩子,或还不是家长,不是对应消费群体;你没注意到作家排行榜的这一“反常”,也说明你很久没读书了。

就拿2018年来说,秦鉴君数了下,除了大冰、刘同、刘慈欣、玄色外,其他清一色儿童文学作家,已经超过半边天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很简单:大人忙着挣钱不读书,书都买给孩子看了。所以,这个作家榜,其实就是我们社会“阅读成绩”的映射。

对于年年儿童文学作家屠榜的现象,估计“成人向”作家们也很不满,于是,今年“分家”了。

但令人惊讶的是,自诩中国最牛儿童文学作家的郑渊洁,居然“名落孙山”。于是,有杠精上微博炮轰郑渊洁:“天天说销量高,为啥最新发布的作家榜,连你的名字都没有,你敢回应吗?

这位杠精可能自以为作了一回斗士,没想到,把郑老师的炮火点着了。

郑渊洁立马回应“@听风123654”说,“当然敢回应您的这个质问。由于回复有字数限制,我一会儿‘敢’发一条专门的微博回应您。您稍等。大家也稍等,硬菜来了。值得期待。”

于是,下午发了一万字檄文,炮轰“童书销售注水”。

大体说了几个意思:

1.童书作家喜欢走穴,到校园推销书籍;

2.书店里书能打折,校园里书可是全款,钱让谁赚了?

3.拉出一个典型:曹文轩。此公的“校园讲课式促销”很频繁。

4.我不屑此道。这些水分不挤掉,我郑某人不参加评选。

天可怜见,北大教授曹老师,天天忙着为孩子讲书、签名,怎么因为一个杠精,被这么被架到火堆上了。

媒体问曹教授感想。曹老师只能打哈哈了:让大家去判断吧……

说不得,不能说,里面得有多大的利益?

天下苦校园销书久矣!

已经秃头的秦鉴君就有过受骗经历。

那是数十年前的一个下午,秦鉴君还是三年级小学生,校园里就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作家先生”。

秦鉴君老家地处偏僻,那个年头,见作家就像见个大明星。长发飘飘的青年作家,在校长、老师们前呼后拥下,在全校大操场,给师生讲了一堂写作课。

说是写作课,其实就是把书中最精彩的部分,圈出来口述一遍:什么猎人打狼时,和狼跳起了交谊舞之类……这种光怪陆离的情节,听得同学们口水不已,哈哈大笑,这书很有意思哇,纷纷在老师登记的白纸上郑重签名。

老师还吩咐:登记就一定要买啊,订了,不能退的。

我们都认为:老师是多此一问。作家亲自带书来售,书店里还没卖的,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么珍贵的限量书籍,怎么会放弃购买呢?

尽管家人不太理解,但给孩子买书,也不会为难。

钱交上去,眼巴巴等了两天,书下来了,秦鉴君心里美滋滋地——作家在扉页赠我语:前途无量!

作家可谓智慧的化身,是大人物,他说的,肯定没问题。一时给我很大自信。当然,所有买到书的同学都很自信,因为每个人,都被赠与了特定的成语:什么鹏程万里、大有可为等等。到底是作家,词汇量够丰富。

当然,后来和别班同学比对,发现“前途无量”“鹏程万里”的人大有人在,这是后话了。显然作家的这套词库,是确保每个班级内部不重样。跨班、跨级比较,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兴冲冲回家翻开书,就傻眼。这书哪是给我们看的啊?

只有那篇“和狼跳舞”有意思,事后想想,这作家挺贼的,只讲少儿宜的百分之一内容。其他百分之99是成人向。

什么情啊、爱啊,要死啊,不活了之类,看得挺没意思。很扎眼的,倒是一些很前卫文艺的裸体、性描写。于是同学们私下偷偷传开了——这是一本“小黄书”。还有年级较高的“学长”为低年级同学指出哪些是经典“黄色桥段”,以免“小白”们错过精彩。

这就是秦鉴君性启蒙的第一本书。多少年后,我爸偶然翻开这本书:撒烂怂,这是作家?

我想,今天的孩子还是幸福的,社会还是进步的。给你们推销的,到底是纯正的“儿童作家”呢!

2016年 著名儿童作家沈石溪为铁岭小学生作讲座

请知名或不知名作家,进校园讲课,这其实不是事。相反,作家语言运用老道,他们的语文课,更加生动活泼。请他们为孩子作一些作文辅导,或一些阅读推荐,都是善莫大焉的好事。

有事的,都是冠冕堂皇背后的猫腻。且不说售书的事,只说价格,如郑渊洁所说,全款销售——与书店之间的价格差,这一部分钱,被谁赚走了?

对于曹文轩这样的“大作家”来说,是犯不着亲自带书进校园销售的——这和秦鉴君的童年遭遇不同——那位作家的著作放在今天,除了送书给朋友糊墙,怕是没有别的用处。

曹文轩的书照样能卖出去,只不过卖的慢一点。因此,我倒觉得,对于这部分作家来说,情况要特别说一说。

这更像一场各取所取的合谋:校方或相关利益方,以图书销售的名义,邀请作家来学校“助力”;而知名作家进校园,则进一步巩固了小粉丝,扩大了自己市场占有率;至于钱嘛——虽然作家间接受益,但校园销书的剪刀差利润,很大概率是流进私人小金库了。

这样荒唐、肮脏的事,在纯净校园频繁上演,多少年来,却没有得到有效遏制。道理也很简单:学校、作家都从中得利,对家长来说,买了知名作家的书,还有签名,即使有部分家长心中不舒服,但也就那么回事了。毕竟,为了孩子,多花这点钱不算什么。

就这样,有渔利,也有无奈姑息,让一众作家、相关人员赚得盆满钵满。久而久之,只有忍受,没有治愈,病毒就成了肿瘤,就成了秃子脑袋上明摆着,却被大家见怪不怪的恶疮。

我在想,如果不是郑渊洁这样的老炮振臂一呼,舆论会看到这秃子脑袋上的丑态么?

一个社会最大的腐败是教育腐败。一个社会最大的悲哀,是知识分子堕落。

这件小事里,两样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相比社会上的一些腐败现象,这一点似乎算不得什么。

但当你看到,抖音视频上,许多母亲、父亲、长辈在辅导熊孩子作业时,那种愤怒、暴躁中体现出的焦虑和手足无措,你就能明白:教育在万千普通家庭中,有着多大的分量。

我们焦虑在于:对于普通人来说,除了教育,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帮助孩子“赢在未来”的通道。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家庭对教育倾注了超常的、甚至近乎超负的期待,让孩子不堪其重,但这样的逼迫,仍在与日俱增。

人们也便近乎偏执和神经质地一厢情愿:在社会阶层固化、资源分配不均衡的现实中,教育是那片相对公平的净土。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教育,你怎么忍心用污化的镜头,回应人们的信任和期待?

现实是:这些为孩子提供精神食粮的作家,这些孩子们最崇敬的“作家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却也是为了渔利不顾操守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孩子在他们眼中,是“小天使”,更是收割的韭菜。何况许多教育工作者呢(非全指,但确实有太多老鼠坏一锅汤)?

我们的孩子,在这样的校园里,学到了什么?是真善美,还是道貌岸然、尔虞我诈?

教育的生意经一日不断,利益勾连、权力寻租便一日不绝。

就像西安本地自媒体贞观刊发的,一个家长“维权”的故事。

小升初之际,他收到一则通知:西安铁一中滨河校区将在一个名为“奥达教育”的机构,进行提前录取考试。

家长按照要求缴纳300费用,并上报了学生和自己信息。

后来,其他家长发现这次考试有疑似作弊行为,且考试结束后没有下文。

一个多月后,这名家长再次接到考试通知,并再次被要求缴纳300元参加考试。

这位家长觉得不对劲,便向市教育局投诉,并同时向12345市民热线举报此事。

你猜怎么着?这位家长隐私信息泄露了,竟被这个所谓的机构盯上了。

泄露信息的能是谁?只能是教育局内部人员。这位家长要求调查,目前调查也没有下文。

这样的故事,是不是很熟悉?

好在,这些奇葩怪事,被曝光了出来。我们也只能以此慰藉:尽管它们是现实不公案例中的沧海一粟,但凝聚关注就是胜利。至少,在一起起“个案”中,大众的关注,将逼迫事件不得不向光亮的方向移动。

下一次,丑恶者就得长些心眼了,知道这一块是谢绝入内的雷区。如最近热议的“金融服付费”,我相信,再没有4S店再敢理直气壮地霸王式推销了。

怕的从来不是腐败,怕的其实是腐败、权力滥用被揪出,仍不能得到有效回应;怕的是不但没得到解决,反倒正能量被收拾了。

现在,尴尬的是那些往日志得意满的“高人”(包括校园销书事件中的相关作家)和机构。他们会如何见招拆招,还是束手就擒?但愿,舆论不要松懈,并继之以更猛烈的暴风雨。

作者:酌月编辑:虫子

审核:酌月 图片来源于网络

秦鉴微信矩阵的另一个号,西安新鲜事儿

欢迎朋友们关注,以防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