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雪们真是好命,赶上了粉丝犯贱和流量倾轧的好时代

昨天,韩雪主演音乐剧《白夜行》的剧组“道歉”上了热搜,原因是在韩雪演出时放了录音。

道歉声明里面解释韩雪突发失声,但她在表演开始前向观众说明了情况,会播放录音,同时开放退票通道

音乐剧放录音这种史诗级骚操作最初居然获得了现场观众的谅解(???),韩雪也被自己的敬业感动到了,她很兴奋地称这次骚操作为“最特别”的一场。

这种毫无艺术敬畏心的表演,何止是“最特别”,简直是最恶臭。

感冒了就歇着,假唱是几个意思

早在演出之前,韩雪就发了几次微博表示自己“又感冒了”。

在放录音前的一场演出后,她直接在微博上说“唱完已经没声了”。

面对着自己的失声问题,韩雪没有采用音乐剧行业通用的解决方式:B角替补或者取消演出退票,而是大胆地开创了一种新方式——播放录音。

在所有观众都落座,演出正式开始前,韩雪扯着沙哑的声音,向观众解释自己嗓子出了问题,演出中会播放录音,而观众们可以选择退票。

唱完以后,韩雪被自己“带病工作的敬业”感动哭了。

不过有网友发现,韩雪在进行《白夜行》巡演时,其他的行程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网友不禁疑惑:她真的有时间排练吗?

演出结束后,某网友在微博上吐槽“880块钱(黄牛溢价先不提)看女主角配合网易云演双簧(跌坐在地) ”。

因为是大老远来看的,这位网友选择了没有退票,但不代表她接受放录音

也正是这位网友的声讨,引起了热议,主办方才在第二天中午给出了解释。

网友最大的质疑是,主办方为何不给韩雪安排B角,让韩雪在单A的状态下光明正大假唱?

其实一开始,《白夜行》是有B角的。

有位叫徐梦迪的演员,在本次《白夜行》的音乐剧中担任A组的“藤村都子”和B组的“唐泽雪穗”。

但是到了今年3月26日,《白夜行》音乐剧的卡司进行了调整,徐梦迪的角色被换成了另一位演员王赵沫妍。徐梦迪也离开了《白夜行》音乐剧的巡演阵容,B卡雪穗似乎没了踪影。

这在音乐剧表演领域真是闻所未闻。

国内并不是没有A卡”因病失声“的先例,主办方的解决方式基本是提前通知退票取消演出,事后还进行了不少补偿。

另外,早在2009年9月,文化部修订发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就规定:营业性演出不得以假唱、假演奏等手段欺骗观众。

而韩雪这次在音乐剧表演现场公然假唱,事后还卖力营造敬业人设……这种世界首例史诗级丢脸行为,对刚刚走进观众视线的中国音乐剧绝对是一记重击。

要知道在音乐剧行业,别说假唱,连假伴奏都会受到鄙视,进不了主流市场。美国百老汇和伦敦西区这两大剧场聚集地,都会保证现场是真唱真伴奏。

音乐剧舞台上也没有“特权阶级”,(一般来说)观众只为欣赏表演而不为追星。

音乐剧专业出身的艺人娄艺潇,为了参演韦伯团队(《歌剧魅影》和《猫》都为韦伯改编)的《周日恋曲》,做了很多准备,也经过层层面试和多次严苛的考核。

当然,我也完全明白韩雪的“自我感动”源自何处:

这两年主流舆论对“小鲜肉”喊打喊杀,却将一堆半红不黑的“老艺术家”高高捧起,这些综合素质也就只能秒杀个抠图小鲜肉的老司机们咸鱼翻身之后,马上在自我感觉良好的边缘疯狂试探,用尽各种手段为自己贴金,打造出各种完美到不真实的人设,比如学霸,比如科技宅……

最终都毫无例外地翻车了。

都是老司机了,能不酒驾吗?

老艺术家贴金的大风气彻底打开,要拜前几年开始的诸如《声临其境》、《我就是演员》等艺人比拼业务能力的节目所赐。

由于如今贵圈的新人业务能力越来越低下,于是当年一波有点业务能力的老司机跟蚂蚁竞走的欧阳娜娜一同台,就收获了无数粉丝的欣赏和赞美。

这种老房子着火的感觉,就像喝花雕一样上头。

上了年纪的艺人不都是老艺术家,正如不是每个40岁的男人都能叫大叔,有的只能叫师傅

这些节目的确让我们认识了很多才华出众的艺术家(比如大姐刘敏涛),赵立新也算是其中颇有功底的人,但更多上了年纪的艺人明明本身也就是个二半吊子,却非要仗着年龄优势充业务大佬。

他们很可能颜值拼不过鲜肉,业务能力又没到拿奖的水平,又怕没个定位很尴尬,于是硬凹一个“我征服你不是靠颜值,而是魅力”的人设。

比如,边江和郑恺同上《声临其境》,大家本来都以为边江稳赢。

结果郑恺拿了第一,这还不算完,之后还在微博和节目组开呛,说没有把自己最好的剪出来。

这完全就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了。

张丹峰自己当个自己心中的鲜肉就蛮好的,非要去上《跟着贝尔去旅行》,当个野外生存达人。

然后上了节目,又开始搬出“我是一个需要呵护的,需要关注颜值的美男子”。

又想在别的领域蹭热度,又不想努力,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不过说起想混充跨界大咖,被打脸最惨的,当属翟天临。

其实翟天临在演员行当里算是业务能力突出的,即使他不去当学术大拿,也绝对是混得不错的。

可他总沉迷于在知识分子圈里当bbking,还发明了复古风的中英混杂句式,最终被真正的知识分子扒得底裤都不剩。

同样的还有靳老师,在自己的领域当老师还不够,总想着在其他方面也给别人当老师,结果被真学霸李健吊打。

最新的例子就是翻车堪比核爆现场的赵立新老师了,为了标新立异质疑抗战历史,连微博号都被强制注销。

不过,这些老司机之所以会陷入种种迷惑行为,除了一夜暴富之后被捧得太高以致自我认知出现偏差,还有一层原因,就是他们赶上了粉丝如犯贱的好时代。

比如韩雪这次之所以被群嘲,不仅是因为她什么方面都想蹭个热度。

而且还因为她的粉丝,对音乐剧假唱这种跌破行业底线的事毫无是非观,打call大过天,小姐姐假唱的姿势也是世界最美的。

不止是韩雪,在这些被综艺节目热捧起来的“老艺术家”微博底下,无论是他们闹出了多大的乌龙,你都能看到“哥哥是最棒的”的迷妹式打call。好比郑恺和身临其境节目组的撕x,马上就有粉丝为哥哥辩护说,是因为节目乱剪。

即使是如今包月热搜的胜利,也有一群粉丝不离不弃守候着他。

而且,由于粉丝的包容性比亲妈还大,几乎每个用得上明星效应的行业下限都在调低。

以前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演电视剧,连胡歌的李逍遥都被批演技辣眼;后来85花演技下限一次次被调低,到现在只要不是豆瓣2分剧,粉丝都能在屎里发现可以咽下去的饭粒儿。

以前必须能唱录音棚又能唱Live才能做歌手,林忆莲为了唱好Live就拜了杜丽莎、曾路得等多名Diva为师。如果Live唱得不行,基本就会被歌迷盖章“水货”。

可到了后来,贵圈出现了一波唱得不行但脸好看能跳舞的;到现在,只要脸好看,口水歌也假唱,跳舞靠站桩,人跟个废物一样,站在舞台上就行。

我宁可听告白铅球

说实话,要求每一个艺人都特长专精恐怕是不现实的事儿,有的人一辈子就是只能在半瓶水状态。

可作为观众,我宁愿看艺人在自己相对擅长的领域营业。如果你决心要跨界,请拿出跨界的决心和能力,而不是单纯地想给自己贴个金,否则总有一天会贴到屎的。

于毅跨界戏曲是真的很厉害

更不是像韩雪这样,用走捷径、耍小聪明的方式,利用粉丝的包容和热爱,行使流量倾轧的特权。

过去多好

其实这个圈子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假,这么烂。

时光倒流80年,民国时期不少大角儿成名前都有在茶社驻唱的经历,那时茶社老板为了赚钱,实行挂牌点戏,观众点什么,演员就唱什么,大家凭真本事吃饭,并不存在假唱一说。

到了“无歌不成片”的50、60年代,开始有了“幕后代唱”的概念。

早年的于素秋,黄梅调时代的林黛,还有后来的郑佩佩、凌波……几乎每一位当红女星朱唇轻启、引吭高歌时,都有一位“靓声”在幕后代唱。

林黛的《不了情》,是顾媚代唱

我们熟悉的“六婶”方逸华,还有顾嘉辉的姐姐顾媚,都曾有为她人代唱的经历,她们的好声音赋予了许多歌舞电影传世的价值。

幕后代唱被认为是一种表演艺术,和欺诈无关,跟我们看《甄嬛传》时看到国语流利的蔡少芬差不多,并不等同于我们今天说的这种商业演出上的“假唱”。

娘娘的港普发音我们都见识过

到了演唱会、舞台表演逐渐流行的80年代,假唱就开始作为一种别扭的现象出现了。

1984年香港小姐比赛,张曼玉和陈百强作为嘉宾负责歌舞部分的演出,唱功不佳的张曼玉就是由邝美云代唱的。

那时邝美云还是nobody

倒是邝美云因此被“宝丽金”发掘,还因此出道了。

虽然有好声音,可出道之后的邝美云不知是缺乏自信,还是气量不够,她很少唱现场,外间更将她批评为“咪嘴王”,有人嘲说“听她唱现场等同中了彩票”。

邝美云没有选择努力纠正不足,反而减少了现场演出,因此出道仅四年,她的大碟销量就开始下滑,在流行女歌手圈子中逐渐被边缘化。

过去歌迷们的要求还是挺严格的

而那些坚持在表演上下功夫的歌手,无一不是天王天后级选手,在乐坛长青不老、屹立不倒,比如梅艳芳、张国荣、张学友、陈奕迅。

Eason的破音合集了解一下

曾经有传媒就乐坛假唱现象采访陈奕迅,他说“假唱是高难度技术活,对口型比真唱更累”。

他还曾经刚到去质疑滨崎步假唱,最后被“步迷”公开讨伐,要求他公开道歉,还发起了罢买Eason唱片行动。

这种对待舞台和观众认真、较真的精神,来源于他的偶像兼前辈张国荣。

张国荣不仅演唱会上坚持真唱,对待电影也是一丝不苟。当年拍《霸王别姬》,他一开始就拒绝了剧组准备下的京剧替身,独自北上,从基本功开始,苦练做手,学习唱腔。

最后出来的虞姬,造型惊艳,性情刚烈,举手投足活生生就是一个专业京剧演员。

台上表演部分由专业京剧艺术家声替,台下和袁四爷舞剑的部分也是自己唱

这些坚持真唱的明星,有时也会唱到声音哑了,破音了,忘词了……但真实的缺陷,好过虚假的完美,前者会有更饱满的情绪和现场感,后者只会令人膈应。

哪怕是因为流感中途腰斩演唱会的刘德华,都能得到歌迷和舆论的理解

千禧年之前,内地商业活动假唱成风,那时年轻的龚琳娜老师并不觉不妥。

直到一次她在大白天举行了一个商演,当她对着口型和观众互动时,她看清了台下观众的脸,她形容“他们的眼神就像一把宝剑刺向我的心”,龚琳娜第一次因此感到羞愧。

她还在自传《走自己的路》中写到:出场费很好,接待很好,宾馆很好,但我是假的……我不喜欢假唱,这让我很不快乐

从此,龚琳娜坚持每一个活动都真唱,而千禧之初推广真唱运动的还有摇滚大师崔健。

真唱运动还掀起过崔健和那英的一次骂战,当时崔健直接点名,说那英一直假唱所以始终没进步。

对于崔健的批评,那英反而高举“假唱有理”的大旗,说崔健拿大帽子压人,是对整个流行音乐的伤害,是在贬低、不尊重流行乐坛,“他从来没有看得起流行音乐”。

那英继续我行我素,终于在2016年演唱会上彻底翻车了。

当时有歌迷趁跟那英握手的时候掳走了她的戒指,她立刻对着话筒大喊:把戒指还给我!还给我!而喊的时候,歌声还在继续,假唱被当面揭穿,场面非常尴尬。

可以说,行业一直在前进,优秀的音乐人都在致力于给观众一场完美而真实的表演。

正因如此,当我们看到有人在音乐剧这样的表演类目中,以录音代替原声(也就是人们清晰定义的“假唱”),并表现得毫无羞愧感,甚至将此形容为一场“特别的表演”时,我们才会觉得尤其失望和愤怒。

不论是“主角失声”、“提前告知”还是“允许退票”,都无法改变这个最基本的逻辑。

E姐结语

在我看到韩雪“放录音”的新闻的时候,心里想到的话题是四个字——流量倾轧。

在如今的贵圈,“流量”已经不是小鲜肉和爱豆的专利,凡是通过某些综艺节目收割热搜和粉丝红利的,都自带流量功能。

对于音乐剧这个小池塘来说,韩雪所代表的话题性和自带的流量,算得上是顶流了。这个剧无所谓B角,因为韩雪是不可替代的。国内比她水平高的女演员一定有,但她们带不来《白夜行》的商业成功和话题性。

为什么许多人对这次录音事件充满愤怒,也是基于类似的思考——本质上说,这是流行明星所代表的娱乐圈的上位者在欺负音乐剧

小众门类的高雅和内涵不能当饭吃的,国内的现实是没有流行明星和经纪团队的包装,小众艺术得惨淡经营,甚至就要做死了。因此以救主形象出现的明星和团队,可以不尊重任何既有规则,踩着红线操作并以此牟利。

我承认市场是硬道理,但我仍然愤怒这种流量倾轧小众门类的行为。

因为这些所谓“冷门”的艺术之所以令人尊敬,不止是因为演员十年如一日的苦工,更因为剧场这种人类最原始的表演形式中,包含着人类艺术最古老和真实的形式之美。

这也是为什么数字信息再方便,每逢文物珍品出展,文博爱好者仍然为之兴奋狂喜——那种直接“触及”的真实感是无可替代的。

观众在小剧场所需求的东西里,包括某种心灵的温度,是与艺术本质相勾连的感触。正如再优秀的声优也否定不了默片的美,那是人们从过去的时光中带出的琉璃瓦,吉光片羽珍同璧。

韩雪们所打着的旗号,无不是尊重和喜爱。但如此“敬业”的坚持演出,表现出的是对既有规则和音乐剧本身极度的不尊重。如果以市场衡量一切,以成熟的商业操作为“先进”,以小剧场“行规”为落后,那是不是音乐剧直接可以被流行电影完全取代呢?

我想真正喜欢音乐剧的朋友,恰恰是因为它的特别和不可取代才沉迷其魅力。

原本就充满不容易的行业,经不起流量的倾轧。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还听说过哪些贵圈乱象?

来评论区说说吧~

你的小仙女E姐,嫌弃脸的碧雕,认真吃瓜的树懒,业务能力抗打的菜籽

美编:树懒

E姐复更以后,还有很多失散的小伙伴没有找到这里,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请各位随手转发,让更多失联的小伙伴看到我们,谢谢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