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聊膳食纤维和大肠癌那些事儿

大肠癌是直肠癌、结肠癌的统称,在世界上属于第三大恶性肿瘤,在西方国家发病率比较高,我国发病率比较低。但是,最近十几年来,我国结直肠癌的发病率升高,据《中国结直肠癌诊疗规范(2017版)》:“我国结直肠癌的发病呈上升趋势。2015年中国癌症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死亡率在全部恶性肿瘤中均占第5位。”

大肠癌的发病因素有多种:饮食结构因素、遗传因素、肠病史、盆腔接受过放疗、长期便秘、年龄、性别等等。在癌症的发病中,遗传背景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却又无法改变;单纯的遗传背景也成不了事儿、作不成妖,接触致癌物质、慢性炎症损伤、器官功能紊乱自我修复能力降低、高龄导致的细胞稳态改变等等,共同在癌症发病过程中起作用。

大肠癌的发病也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大肠的独特生理环境,也造成了大肠细胞基因突变风险增加。肠道功能降低、便秘等导致粪便超时留存,增加毒素的吸收、改变肠道菌群的平衡;长期慢性腹泻,与肠道慢性炎症息息相关,影响肠道屏障的稳定,改变肠道表皮细胞的健康环境,使其曝露在炎症环境下,也增加与毒素物质接触的机会,这些可能都会使大肠细胞在新陈更替中,出现基因突变风险。

大肠癌应该说是一个有比较明确的预防因素的病种,除了那些不可改变的遗传因素、可以治疗的疾病因素,大肠癌的发病,与人的饮食结构、饮食习惯关系密切。摄取食物保障膳食纤维充足,不能让人一定不得大肠癌,但是如果膳食纤维长期不足,那就等同于开门揖盗了。

膳食纤维在保持肠道运动功能、正常排便、维持肠道菌群正常、减少致病菌感染、减少慢性炎症风险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可以说,膳食纤维是维护肠道健康的一个重要食源外因。因为西式饮食习惯中,高蛋白质、高脂肪、低膳食纤维等特点,这使得大肠癌在西方是常见的恶性肿瘤疾病。

近些年来,这个情况发生有一些变化,呈现下降趋势。2019年1月8日,美国顶尖学术期刊《临床医师癌症杂志》发表美国2019 年肿瘤统计报告,1991-2016年,25年中,肿瘤死亡率持续下降。其中,肺癌、乳腺癌、前列腺、大肠癌下降显著。这份报告,显示出美国近些年来在癌症治疗、癌症早期检查等方面取得的长足进展,也给我们带来了在肿瘤治疗和康复方面的希望和信心。

报告结果中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大肠癌在过去25年中,发生了戏剧性逆转:现在贫困地区男性结直肠癌死亡率比富裕地区高出35%,而在20世纪70年代初,情况是相反的,贫困地区比富裕地区低20%。在今天的美国,同时并存的是“穷人中肥胖、心脑血管等疾病发病率高”。这两种情况,都和人们的饮食习惯、饮食结构有直接关联。

美国的统计结果,和我国对大肠癌、肥胖、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等方面的统计结果具有一致的地方,今天,我国的这些疾病大致和美国穷人地区有着相似的流行病学特点,或者说和十几、二十几年前,美国的富裕地区类似。在今天,结直肠癌发病,城市明显高于农村。

在疾病与健康方面,我们似乎是在主动被动地在重复着美国曾经走过的路,但是,因为今天医学发展的水平、科学知识传播的广泛迅速,我们应该不会像美国那样耗费太多的时间,提升、改变全民的健康水平。

今天,我们对于肠道健康的认识,已经深入到了肠道菌群,肠道菌群和膳食纤维的关系,日益明确:健康、平衡的肠道菌群,需要维护益生菌的数量并且保障它们的生存环境良好。膳食纤维是益生菌的营养来源,来自饮食的足量的膳食纤维,才能保证肠道益生菌不受损失,才能让有益菌长得茁壮。

因为人体肠道菌群的改变而导致疾病方面的研究如火如荼,在非传染性慢性疾病大类的疾病中,肠道菌群的身影越来越常见,在肠道菌群对于结直肠癌的发病研究中也看到,肠道菌群具有双向作用:既可以促进发病,也可以预防发病。

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徐超的观点:肠道细菌在肠道微环境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同时双向调节肠道微生态平衡。肠道致病菌能够促使肠道炎症及炎性肠病的进展,同时又促进肠道肿瘤的发病及转移。然而肠道益生菌及所形成的屏障,不仅在防止致病菌和内毒素经肠道入侵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而且能够通过调节相关信号通路产生对肿瘤的免疫反应,同时又能介导相关凋亡通路,促使结直肠癌肿瘤的凋亡。在基因层面上又能通过自身分泌相关物质,直接作用于肠上皮细胞达到抗癌作用。

在一些相关研究中,人们发现某些细菌可促进结直肠癌的发病,比如空肠弯曲杆菌可以促进大肠癌;具核梭杆菌是人体的一种共生菌,属于条件致病菌,它也可以促进结直肠癌的发生和进展。

在肠道细菌预防、治疗结直肠癌方面,也有一些研究结果出现

一、有益菌形成肠道屏障作用,使得致病菌致病性降低

有的致病菌引发肠道炎症、炎性肠病。急性肠道炎症多是因为致病菌而导致腹泻、痢疾等,对肠道和肠道粘膜的损害一般是暂时性的,通过抗生素等治疗,可以完全控制。炎性肠病却是长期慢性炎症导致的肠病,溃疡性结肠炎、肠道易激惹性综合征、克罗恩病等等,一般来说比较难治愈。慢性炎症的存在,是诱发癌症的一个常规条件。

当肠道菌群失调时,肠道有益菌下降,条件致病菌可能变成致病菌,有害菌上升,就会使得肠道炎症、炎性肠病发病提高,治疗难度增加。同时,人体肠道健康整体水平显著降低,诱发癌症风险增加。如果肠道菌群正常,益生菌占优势,就可以拮抗致病菌的存活,减少致病菌致病的机会,也有助于炎性肠病的康复。

二、肠道菌群可以参与到肠道肿瘤免疫功能中来,在杀灭肿瘤细胞方面,发挥作用

正常的人体免疫功能对肿瘤细胞有监测和杀灭的能力,这是人体防范癌症发生的最有力的保障。有的肠道益生菌,可以帮助人体这方面的功能。Sekine等认为,双歧杆菌的肽聚糖的抑瘤机制,主要通过激活机体免疫系统中的巨噬细胞、NK细胞以及B淋巴细胞等免疫细胞,产生多种效能的杀灭肿瘤细胞的作用。

Dugas等在研究中发现,益生菌(如乳杆菌LAC-GG)有诱导细胞核因子kB(NF-kB)介导反应的能力,Toll相关蛋白在经过肠细胞和免疫细胞加工和表达后,再经过NF-kB途径,诱导Th1细胞产生相关细胞因子,比如白细胞介素2、r干扰素、β肿瘤坏死因子等,对肿瘤细胞产生杀伤作用。有一些研究中发现双歧杆菌、婴儿双歧杆菌等有益菌,在诱发肿瘤细胞凋亡中有作用。

关于肠道菌群与肿瘤免疫的关系,在研究中发现存在着多样的作用,并不仅是上面提到的方面。这也许可以让我们更清楚一些,为什么结直肠癌很少出现在“粗茶淡饭饮食”人群中。粗茶淡饭的特点是膳食纤维丰富,Cell Host and Microbe 2018年5月刊登综述文章,总结了膳食纤维是如何影响肠道菌群和肠道健康的。

文章说:“1 膳食纤维有利于维持肠道菌群健康,增加其多样性和功能;2 膳食纤维及其菌群代谢产物短链脂肪酸,可以增强肠道屏障功能、降低肠腔内氧含量、维持免疫系统健康;3 对炎性肠炎、结直肠癌、慢阻肺、哮喘、肥胖、糖尿病等免疫和炎症相关疾病均有益.......”文章推荐,每天摄取50克膳食纤维,来保障人体健康。

美国大肠癌戏剧性的逆转,也体现出合理的饮食结构和健康均衡的饮食习惯的重要性,可以看到个人养生观念、科学素质、日常行为等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富裕地区居民除了经济条件好,一般还存在更高的教育程度、更好的对于健康知识的理解能力、更优良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锻炼习惯,更强的自制力和自我约束,这些都是在今天我们这个丰衣足食环境下,良好健康习惯形成的个人内在因素。

如何增殖肠道益生菌

肠道菌群最喜欢的食物是益生元,通过给菌群提供充足的营养,使菌群达到平衡,对于调节人体健康状态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肠轻松复合益生元固体饮料是由三种益生元组成的复方产品,既含强效益生元也含全效益生元,还含有水溶性膳食纤维,增殖益生菌速度更快、种类更多、益生菌改善效果更好。通过调节人体肠道菌群达到平衡,进而可以改善人体健康状态和预防慢性病的发生。

肠轻松复合益生元是第一款通过肠道菌群基因检测的产品。

服用肠轻松复合益生元固体饮料10天后,取大便进行肠道菌群基因检测,结果:

1、肠道菌群多样性:超过99%的普通人!

2、肠道益生菌含量:最多可达普通人的17倍!

参考资料:

何东明,《最新报告:美国癌症死亡率持续下降,戒烟酒、管好嘴、早筛很重要》;

徐超,《肠道菌群与结直肠癌的研究进展》;

热心肠研究院,热心肠日报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