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么,成就了1982年的波尔多?

1982年对于波尔多而言,不仅仅是像1929、1945和1961那样的“世纪年份”,而且更被称为是“世纪头奖”,是波尔多在整个20世纪改变命运的年份。

波尔多的1982年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好年份,即使是30多年之后的今天,该年份的伟大葡萄酒依然能够让爱好者们激动不已。那么,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1982年如此特别呢?

完美的夏天

曾经担任帕图斯(Pétrus)酒庄酿酒师的Christian Moueix认为,1982年波尔多的夏天堪称完美,跟1989年和2005年一样。当时担任一级庄奥比良(Haut-Brion)酒庄总监的Jean-Bernard Delmas表示,1982的夏天好得不切实际,炎热而干燥的气候使得葡萄园免受病害、昆虫的困扰,葡萄果实没有受到丝毫的侵害,保证了收获的质量。

实际上,二战之后的1959年的夏天同样美好,但是却并没有成为伟大年份,那是因为当时酿酒质量的低下,使得半数的波尔多葡萄酒最终变得酸醋一样难以入口。而1982年则一切都很顺利。

伟大的复苏

1982年对于波尔多来说非常关键,因为在1970年代初期,这个世界顶级葡萄酒产区遭遇了严重的经济危机。不过,波尔多的复苏来之不易。

实际上,从1975年开始,波尔多已经出现了好转的迹象。到了1980年,波尔多一级庄的价格已经大幅上涨至80法郎,而1982年则将一级庄的价格翻了一番还多,达到180法郎。

不过,但是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对1982年份依然抱有怀疑。由于在发布初期表现突出,反而让许多买家认为82年份难以长时间陈年,只适合在年轻时饮用,因此82年份的波尔多在期酒(En Primeurs)发布初期并不吃香。加上水涨船高的价格,需求量很不理想。

然而,来自美洲大陆的强烈需求拯救了82年份的波尔多。在1982年之前,几乎没有美国人对波尔多期酒感兴趣。但是从70年代以来,美国人对波尔多葡萄酒的兴趣已经越来越浓厚。真正让波尔多葡萄酒在美国市场流行起来的原因,除了品质之外,更重要的实际上是汇率的变化。

进入1980年代,美元持续走强,当时1美元可以兑换10法郎,几乎相当于今天的两倍,这使得法国酒性价比非常突出。其结果就是,1982年份成为战后第一个广泛在投资市场流通的年份。

此外,由于1982年是高产之年,其产量相当于1959年的2倍,因此波尔多有大量的葡萄酒可以提供给美国人。

“葡萄酒皇帝”为之赌上一生名誉

虽然客观上有种种有利条件,但是1982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在美国仍然欠缺一点点的认可。当时美国最具声望的酒评家Robert Finigan延续了酒评界的保守观念,即发布初期表现很好的葡萄酒往往不具备很强的陈年能力,因此对1982年份并不看好。这也是当时酒评界对82年份的普遍看法。

不过,当时年仅35岁的另一个罗伯特——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则对82年份有着近乎疯狂的热情。在1983年,他两次在他创办的Wine Advocate杂志上对82年份大加赞赏,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1984年1月,他给予1982年份的帕图斯和木桐(Mouton)100分满分评价。帕克的100分制意外地受到美国葡萄酒买家的欢迎,赢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帕克在酒评界的豪赌也让他收获了极大的声誉。

波尔多风格的革命

帕克与82年波尔多的成就相辅相成。帕克偏爱强劲、丰厚的口感(他给予满分的帕图斯和木桐均是此类风格),波尔多葡萄酒在接下来的2~30年间也经历了趋向于“强大风格”的转变。

由于酿酒技术的进化,加上气候的持续暖化,波尔多酿酒葡萄的成熟度越来越高,所酿出的葡萄酒也越来越丰满。1982年份波尔多葡萄酒的平均酒精度为12.5%,到了1997年达到了13.5%。

比酒精度飙升得更加厉害的,则是波尔多葡萄酒的价格。以1982年份的拉菲为例,其价格目前已经达到了2.5万元人民币左右;同为波尔多一级庄的拉图(Latour),零售价也高达1.5万元。

从不被看好到收藏家疯狂追逐的对象,1982年的波尔多葡萄酒见证了这个葡萄酒产区的伟大复兴,将其称之为波尔多历史上最重要的年份也丝毫不为过。

葡萄酒智库

微信公众号:wineku

葡萄酒智库让你更懂吃喝。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你都这么好看了,不给我个好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