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失明男子曾喝农药自杀 以前给人算命现在年入千万

“我身残志不残,不应该屈服老天的安排。我看不见光明,但我可以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改变残酷的现实。”

说这句话的人叫庄传红,是安徽临泉县高塘镇一名农村青年。年幼时患上青光眼,在做手术后导致失明。

“中国温度”特约

图文&视频/韩振 编辑/马骁

出品/腾讯新闻

点击观看视频:从盲人按摩学徒到大老板,他是怎么做到的?

如今,在妻子的陪同下,庄传红了解生产厂区路面硬化的情况。

由于严重的心理自卑,让他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并曾为此服毒自杀。后来,他主动走出家门外出谋生。踏上社会以来,从事过盲人算命、盲人按摩,在有了一定的积蓄后,开始跨界从事养殖业和种植业,2017年投资百万创办了以秸秆为原料的再生能源环保加工企业。

如今,他成了年入千万的盲人企业家。从2012年以来,他还先后在县城购买了两套住宅,两间门面房,价格超过200多万元。

庄传红出生于1985年,兄妹3人,在家排行老大,与最小的弟弟相差10岁。“我在10岁的时候,感觉眼睛不舒服。

到医院去检查后时,医生说,我这是属于后天性的青光眼,要想治好,只能去大一点的医院去做手术。”庄传红说,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很差,但为了给他治疗眼疾,父母只好四处借钱去省城的医院给他做手术。

“当时,医生说手术做得很成功,让我回家休养休养,慢慢就会好了。没想到,回家不久双眼竟然全部失明了。”庄传红说,眼睛瞎了,钱也没了,这样的结局对父母打击很大。也就在这年,庄传红有了一个弟弟。

在他13岁那年,他从屋里摸到窗台上放打麦田用下的半瓶农药,一时想不开服了下去。“当时,心灰意冷,就想死了算了,今后不给父母增加负责,也省得被亲戚邻居瞧不起。在喝过农药离开家后,准备到没人的地方等着生命结束时,身上的农药味却被邻居给闻出来了。”

经历过那次自杀未遂后,庄传红的思想彻底发生了变化。“我相信自己不比别人差,我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或许比正常人还要强。”庄传红说,一夜之间,他感觉长大了,应该有所担当,应该为父母和家庭分担忧愁和困难。

“我跟父母说,我想出去挣钱养家。当时,我父母根本不相信我能挣到钱。他们说我,年龄小,没有力气不说,眼睛还看不到东西,能照顾好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倔强的庄传红最终还是离开了家,年幼的他跟着一位走村串户的算命先生学起风水术。

后来,听说省城合肥有专门为盲人开办的按摩培训班时,庄传红便有了新的梦想。“听到有这个培训班的消息后,我赶紧和对方联系,想报名学习按摩技术。因为我觉得我不能一辈子呆在农村,过着居无定所的算命日子。

就这样,2006年,庄传红在没有告诉父母的情况下,和两个朋友一起奔去合肥学习盲人按摩。到合肥时,已经是晚上了,为了省钱,他们在学校保安室里待了一夜。第二天好不容易找到班主任,班主任却说人已经收满了,让他们三个回去。这无疑给满腔热忱的庄传红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庄传红说,后来,还是在省残联的一位热心人士帮助下,他和另外两人才得以留下学习。

庄传红在自己的按摩店里与盲人按摩师赵汗林交流。今年46岁的赵汗林来到庄传红的店里已经10年了,刚来的时候是一名学徒工。在庄传红的指导下,赵汗林已经成为一名中级按摩师。

庄传红说,从学校毕业后,他也曾有一段时间到沿海的按摩店打过工。但她始终觉得这不是他的梦想。“我的想法是不但要自己创业当老板,还要带动更多象我这样的残疾人创业。”于是,在2008年,他在临泉开设了永康盲人按摩中心。

随着按摩店知名度提高,生意也越来越好。在有了一定的积蓄后,不甘心现状的庄传红又有了新的想法。“2010年我和两名朋友投资开办了山羊养殖场,最多存栏数量达到500多只。

但2012年,山羊大面积生病,那一次亏了20多万块钱。在养殖场面临亏损倒闭的时刻,当地政府及时出手相助,才帮我度过了难关。”

庄传红用手捧起产品,感觉一下产品的重量,以此来判断产品的质量。

2014年,庄传红回到了老家农村,在饭后闲谈听到农村现在条件好了,以前当作柴升火做饭的秸秆被废弃,随处乱丢,大量秸秆污染了水源。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庄传红当时内心就在想着,如何能将这些废弃的秸秆进行回收再利用,进行变废为宝,减少资源浪费。经过多方考察,得知这些秸秆是做再生能源的原材料,经过复杂的工序加工成型生物质颗粒,可以代替煤炭。于是,他跨界投身环保产业,创办了新能源公司.

听说有一台设备出现了故障,庄传红亲自爬上1米多高的机械上用手检测。

他说,一年多来,厂里的生产设备他不知道用手摸过多少次,所有的设备零部件,他都已经熟记在心。“无论机械出现啥故障,只要我用手一摸就知道了。”

2017年投资百万创办了以秸秆为原料的再生能源环保加工企业,2018年,一年的秸秆利用就达到两万两千吨,收入达到了千万以上。在企业用工上,他以残疾人和贫困户为主,带领13户贫困户进行脱贫,吸纳了6名残疾人就业。

庄传红利用自己敏锐的市场信息,在2018年9月份从山东购进了180吨蒜片,当时的价格是7300元/吨。因为蒜片市场供不应求,如今已经涨到了12500元/吨。庄传红说,仅此一项,他就可以轻松赚到100多万元。

如今,庄传红已经是3个孩子的父亲,一家人已经全部住进了县城。从2012年以来,庄传红还先后在临泉县城购买了两套住宅,两间门面房,价格超过200多万元。

说到未来,庄传红说,他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没能上学,一路走来吃了很多苦,遇到很多困难,也曾经哭过、骂过、怨恨过,但他总算一步一步走了过。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缺少文化知识。所以我的愿望就是把三个孩子培养成才,都考上重点大学,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2019年,腾讯新闻将继续邀请全国摄影师深入全国各地的贫困村,一同参与“中国温度”计划,同时我们也积极邀请各地政府、机构与腾讯新闻开展合作,共同实现2020年全面脱贫的目标。投稿及合作请联系:

zgwd2018@qq.com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参与问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