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不能躺下来看展?

在文化艺术场馆参观时,你是否想过以一种更放松的姿态来体验周围的一切—比如,躺下来?事实上,躺下来是一部分人日常的必须,他们渴求公共文化机构对他们更包容。

英国艺术家拉奎尔·梅塞格尔(Raquel Meseguer)开创的观云速成课,将休憩重构为一种创意艺术。她的创意发人深省:如何改变公共空间的规则,邀请文化艺术机构考虑场馆改造,让需要躺下来的人们更加通行无阻?

“我在六楼上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躺在我带的垫子上,戴上耳机,试着缓解自己的疼痛,这时一位保安人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不能躺在这儿。他说不出为什么坐可以,躺就不行——他唯一能说的就是我“触发了警报”。我猜不出那个警报发出的是什么样的警示,也许是说‘六楼有一名女子具有危险倾向’。我告诉他我有病痛,他在对讲机里和安保团队协商,最后把医疗室的急救躺椅让我使用了 40 分钟。这算是一种解决方案,但我是来参观艺术馆的,我不想被关在一个满是消毒水味道、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拉奎尔·梅塞格尔 ,艺术家 戏剧制作人 , 观云速成课 主创人

上面这段话是艺术家拉奎尔·梅塞格尔自己参观伦敦一个著名文化场所的故事。在她富于开创性的“观云速成课(关于平躺的颠覆性行动)”中,存在许多不同观众“关于休憩的故事”,这只是其中之一。

在 Watershed 影院讲授的一堂观云速成课(关于平躺的颠覆性行动),摄影:John Aitken

作为一位戏剧制作人,梅塞格尔是一位天生的讲述者,她正在迅速成为一位颇具影响力的变革者,她是一位“观云者”,这也是“慢性疼痛带来的疲乏和平躺需求”的一种简略说法,简而言之,她在很多时候需要躺下来。

“观云速成课”给了拉奎尔机会“将休憩重构为一种创意艺术”,它用安静的力量打造了具有颠覆性的效果,通过安装一件装置,让人们为了体验这件装置而主动采取一种休憩的姿势。

Watershed 剧院

“艺术品的力量在于它能引发对话,促成改变:我们看到,当一个场馆安装了 R&D 装置之后,变化就会很快发生,例如布里斯托的 Watershed 剧院安装了这件R&D 装置还不到一个月,就开始为人们提供观看任何影片时都能在银幕前躺下的服务。这说明改变可以发生得很快。”

“下一阶段,将会有 100 多位远程参与者通过光媒介来呈现他们在这个装置里的表演。在此阶段,场地方会在当地寻找 50 位身有病痛需要休息的人们参与,这对我是莫大的鼓舞,因为我们会从此开始与一个新的、未被满足的受众群体建立联系。一旦休憩空间成为场馆的常设配置,他们能且必将吸引重复的访客。这是一个艺术、参与性和拓展无障碍设施协同作用的绝佳案例。”

目前和拉奎尔一起引领这项工作的组织有 阿滕伯勒艺术中心(Attenborough Arts Centre)、 Watershed 剧院, 布里斯托圣三一中心(Trinity Centre Bristol), South East Dance 舞蹈艺术公益组织, The Depot Lewes 影院 以及 Ovalhouse 剧院,涵盖了从影院到舞蹈组织、视觉艺术画廊和跨界艺术空间等多种机构。国家大剧院、 泰特美术馆、南岸中心和布莱顿圆顶剧场,也在与拉奎尔和“休憩空间网络”计划进行对话。

最近,拉奎尔还在“布鲁塞尔博物馆交流会”上介绍了这个理念,将其推向了国际社会。她邀请大家将休息空间在手机地图里标记出来。这个计划一开始只准备在剧院开展,但它有很大潜力被推广至画廊、博物馆等所有文化机构。

身有不可见损伤的人们的经历和想法证明了 “休憩空间网络”存在的意义:所有的艺术形式都会从人们的停留方式中获益。留出一些梦想时间来重新想象,假如一路上都有可供休憩之处,人们将会怎样使用你们的场馆,怎样在你们的展览和节目中活动。——这是一套几乎没有技术难度的解决方案。

拉奎尔引用艺术家、建筑师佛登斯列·汉德瓦萨(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的话,这段话与拉奎尔不谋而合:“当我们独自做梦时,它只是一个梦。而当我们一起做梦时,那就是一个新现实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