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集体黑化?不,这是血色时尚名利场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开播,对于铁王座(王权)的争夺战以及抵抗长城外异鬼(僵尸)的战事也进入白热化阶段。

经过编剧的“死亡洗礼”,第八季第一集还剩这些人。

在第七季最后一集,北境的长城(阻止异鬼的防线)已被僵尸攻破,活下来的人必须“抱团保命”。

维斯特洛大陆的铁王座争夺战只剩龙家(坦格利安家族)狼家(史塔克家族)狮家(兰尼斯特家族)这三大家族。

打开背景音乐和推文更配哦~

其余家族则根据三足鼎立的态势要么选择站队、要么被打成弟弟。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对于输家,等待他们的只有盒饭。

目前,男主角琼恩·雪诺(狼家)带领北境向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龙家)称臣,两个人带领队伍共同抵抗长城外的异鬼,感情线也进一步升华,成为北境的“神龙侠侣”

但是历史资料显示囧诺是龙妈的亲侄子。

瑟曦·兰尼斯特明里支持北境的抗鬼运动,暗地里靠自己艳冠七国的美貌和母家权势招揽支持者,在大后方琢磨着如何坐收渔翁之利。

异鬼头领夜王则带着自己的僵尸大军以及龙妈送的一条龙,突破了北境长城。

夜王很可怕,但同时也是个“可爱”的角色,他促使分离的狼家人整整齐齐团聚在一起。

狼家大女儿(左一)、小儿子(左二)

私生子(右二)、小女儿(右一)

也让仇敌在临冬城(史塔克家族的发源地)相见,分外精彩。

《权力的游戏》是由乔治·马丁同名小说改编,取材自英国历史上著名的蔷薇战争,即15世纪后半叶由英国王室两支后代争权引发的血案。

当然了,历史上可没有夜王与异鬼。但是,《权力的游戏》里描述的场景灵感大多源于魔幻的中世纪。

在入坑之前,我也和没有追过此剧的人持有同样的怀疑态度——质疑“权游”的故事,毕竟人物线太复杂,在看第一部时太难带入了。

在入坑后,只想说……太好看了吧。黄暴、血腥、权力……这些不足以形容这部剧。

在粉丝眼中,女主的日常“报菜名”是为喜闻乐见的节目。

如果你不能像龙妈一样贯口6到飞,便不配成为不焚者、弥林女王……

“权游”凭实力得到官方认可:从2011年至今的8年时间里,获得艾美奖提名61次,得获奖31次的好成绩

在第八季第一集开播当晚,有媒体统计,“权游”创1740万观看人数,盗版网站下载量也创了新高。

有了群众基础,“权游”在选角上玩出了新花样。

在第八季开拍之前,曾经在官方网站上找粉丝参演最后一集。最终,一位住在北爱尔兰的粉丝被选中,出演了士兵的角色,他在第八季第一集中露了两秒的脸。

男粉丝表示自己跟着主演们一起演戏敲开心的

这位粉丝应该庆幸自己只是去临时客串个剧,如果真要他穿越回中世纪,可能活不过一集。

生活离不开衣食住行,很不幸,中世纪的在这四方面过的都很糙。

“衣”我们在最后着重说明,现在来说说其他方面。

有味道的大城市

在“权游”中,太后瑟曦为活命曾裸体从教堂走回红堡,并被街道两边愤怒的吃瓜群众围攻。砸在她身上的武器有很多,其中包括粪便。

当时我还疑惑,群众们如何在短时间内找来这么多的生化武器。但是了解了他们的生存状况,也就理解了。

在中世纪,没有人禁止随地大小便的行为,想用抽水马桶更是不可能的。如中世纪的巴黎,保持室内清洁全靠往窗外倒马桶,没有人来处理街道上肆意横流的排泄物,熏人的臭气已经达到了载入史册的级别。

而七国首都君临人口更是稠密,在小说中,君临的人口数量在中世纪的巴黎或伦敦之上。因为人多且没有合理的排污系统,这种超级大城的臭气让第一次来君临的妓女雪伊相当不适应。

看来,在君临想找到新鲜的粪便当“化学武器”真不是难事。

“权游”第二季第一集

今朝有酒今朝醉

被生活垃圾、排泄物污染过的水当然不能喝了,在“权游”中,贵族们手中最常见的饮品便是葡萄酒。

瑟曦是手不离酒的,在修理折磨过自己的修女时也要用葡萄酒浇灌。可惜维斯特洛大陆多为寒冷地带,特别是一直宣传“凛冬将至”的极北苦寒之地,葡萄不能多产,以此成为贵族才能享有的饮品。

如果不幸穿越回那时,请记住,你已经是个掌握过滤技术的现代人了,想喝水自己净化吧。

关于疾病与死亡

而在中世纪,最好不要生病或是受伤,因为没有专业的医生。如”权游“中最恐怖传染性疾病的灰鳞病,学士们用石灰和芥末制作的膏药治病,而修士们则主张祈祷。

还有一个倒霉的患者,龙妈的第一任丈夫卓戈(海王本人)因为伤口感染,加上女巫施加的巫术导致死亡的。但我更相信卓戈是因为被带锈的刀刃伤到,患破伤风去世的。

而在“权游”中,不同地方置办的葬礼也不近不同。君临的贵族死后,他们会用绘有图案的石头覆盖死者的眼睛。

有人猜测是作者从古希腊那里得到的灵感,因为古希腊人会放两枚钱币在死者的眼睛上,作为死者交给“卡戎”的船费。

但是,官方给出的解读更为文艺。

管天管地还要管你穿衣

在13-15世纪,有明确法律规定穿着:

“不允许勋爵等级以下的任何骑士或任何普通人,使用并穿戴任何大礼服、夹克衫、大氅。但衣着必足以下长度:当他直立时,衣着能遮盖住其阴部和臀部。勋爵或任何更高一级的贵族,则不受此限制。”

所以,在中世纪,从面料和衣幅长度就能断定一个是不是贵族。而“权游”这个较真的剧组,到了第八季光服装就花掉了1500万美元。

为了打造一个真实世界,特意用织布机制作面料。盔甲、兵器等等也是实打实的夯货,这些道具的分量也让演员们怨声载道。

他们对于服装道具的要求多严格呢?

先看看那些糙汉子穿的盔甲就知道了,在这方面变态的“权游”道具组会分出三六九等:

如狮家的詹姆?兰尼斯特,他的盔甲用料上乘、做工精致,他的护甲上还会有族徽;低一等级的猎狗身为骑士家族也不差,他的护甲则是成片装的片甲;到了为龙妈效命的无垢者灰虫子,护甲的主体竟然是大块植鞣皮革。

新做的衣服想办法弄旧:

有人专门负责给衣服、盔甲做旧。如在第七季中打酱油出现的黄老板,他的盔甲上留有作战后的孔洞。

二丫的衣服逃亡路上一直没换过,但是为了配合演员的身体发育剧组做了多套同样的服装,并要根据逃亡的时间线专门做旧。

了解完以上内容,我们再来看看本剧的颜值担当。在目前幸存的贵族女性中,瑟曦、龙妈、珊莎是女性穿着的代表人物。

瑟曦·兰尼斯特

瑟曦出身贵族,又嫁给国王当王后,她的穿着打扮自然一切从奢。从第一季出场,她就着华丽的梭织图案面料服装以及皮草出场。

瑟曦所代表的南方服饰灵感来源于中世纪的Bliaut肩膀处合体的剪裁以及宽大的袖摆是其设计特点。

在那个巨龙与巫师齐飞的魔幻世界,瑟曦的衣服非常华美,不过在国王面前她会敛起锋芒,穿着颜色柔和明丽的服装,绣的也尽是些小鸟、花朵等俏丽的图案。

待到老国王死后,瑟曦的服装暴露了她的野心——在衣服最惹眼的地方绣上娘家的狮子族徽。装饰性盔甲以及夸张的首饰的出现让瑟曦展现的美越来越有攻击性。

狮子刺绣

而后为儿女守丧也要强调自己“孤家寡人的气势”,就连丧服上也是重工刺绣。

在称王后,瑟曦的服装更上一层楼,开始穿起“父亲同款”,似乎是要继承并发扬兰尼斯特家族的霸业。

珊莎·史塔克

在狼家的孩子们中,珊莎的蜕变是让人惊喜的。

北境苦寒,能穿暖就已经很不错了,史塔克家族在服饰上也没有太多追求,面料多为亚麻、大麻材质,加以打猎获得的上等皮草取暖。

但是珊莎对于时尚是有自己独到见解的,她的服装从一开始便充满少女情怀。

第一季中的珊莎单纯、对自己成为王后的梦想深信不疑(三傻的外号不是白叫的)。和所有要见心上人的少女一样,她会精心打扮自己。而她亮色的服装在以灰褐色为主的史塔克家族里非常出挑。

不要鄙夷珊莎对于美的追求,试问哪个小女孩不爱美呢?况且她的服装都是自己做的,不会劳烦任何人。

跟随父亲到了君临后,她的服装也随潮流变化。珊莎的服装变成了瑟曦款,毕竟王后是全国的潮流风向标。

随着父亲被处决,珊莎的少女梦破灭终于看清现实。身为人质生活在敌人阵营,还要在未婚夫的羞辱下求生,珊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顺从。此时的服装变得成熟稳重。

再之后,她先后嫁给被人嘲笑的侏儒(小恶魔)与以虐人为乐的变态(小扒皮),成为贵族中的笑话。但不得不说,她在两次大婚时的穿着很美。

在与小恶魔大婚时,穿上最令人窒息的紧身胸衣,头发梳成了君临最流行的盘头,并用发网兜住。

一层层枷锁让珊莎几乎透不过气。

在与小扒皮结婚时,白色礼服美到窒息,而她身上的扣子则是母亲的娘家族徽——鱼。

珊莎的鱼形胸针&母亲的鱼图案刺绣假领

如今,经历过一番成长的珊莎回到北境成为史塔克家族的顶梁柱,服装也变为皮草+黑色服装的史塔克家族Style,家族的族徽成为她最引以为傲的装饰。

丹妮莉丝·坦格瑞安

而龙妈作为前朝遗孤,和哥哥一起在蛮荒之地讨生活。最开始的状态是被哥哥忽悠出嫁的傻白甜,“出嫁从夫”后,龙妈换上了“卡丽熙”的粗糙麻布、兽皮,与此同时龙妈也自我意识觉醒。

不过,卓耿的死让她的生活再次陷入动荡,好在她用龙证明了自己的真龙之身。

龙妈在收获三条龙之后,在时尚方面也有了质的飞跃。

例如在发家致富的第一站魁尔斯城穿上当地的服装,精致华美的装饰让人看到她在公主时期的影子,而身上那层华而不实的盔甲,体现出她的内心早已不似少女时软弱。

不过随着她复兴家族的事业不断壮大,服装面料也变得和龙鳞肌理脱不开关系。

在继续北上的路上,龙妈的服装面料逐渐变厚。到第八季第一集时,龙妈已经换上了皮草套装,看来真龙之身也怕冷。她的高级白色皮草与史塔克家族的灰色狼皮区分鲜明,大概以此来区分地位的高低。

而龙妈身上最接近中世纪服装的,则是一种看似像胸针的装饰物Penannular brooch(大概意思为圆环胸针),它的主要功能是固定服装。

通篇看下来,忽然发现想要走成熟稳重的路线,换上深色服装是不错的选择。如果你对《权力的游戏》的服装秀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请在留言区交流一下吧。

权游粉丝请在此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