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收停车费抓扯后还赔偿400元?知名导演金乃凡发帖质疑

4月19日,一则帖子在网上流传,知名导演金乃凡爆料和姐妹一行四人去成都彭州白鹿镇上书院参观,因停车费与当地农户发生纠纷,同行司机张均继而与对方上升为肢体冲突,为此赔偿了400元。

“在整个过程中,我有两点不明,第一,上书院是国家文保单位,停车场收费是不是该规范?第二,双方发生抓扯,为什么要我们赔偿400元?”4月20日,金乃凡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质疑。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双方因为停车费发生口角,后来上升为肢体冲突,警方对双方进行调解,为了不耽误老人时间,司机张均自愿赔偿农户400元。

“界定的是抓扯,不是殴打,达不到刑拘的标准。”白鹿镇派出所民警夏旌文说。

事发停车场

因停车费口角后肢体冲突

赔偿400元解决此事

金乃凡今年74岁,4月18日,他和77岁的姐姐和68岁的妹妹、还有司机张均一行四人,前往彭州白鹿镇上书院参观,抵达上书院门口的停车场大概上午10点多,车刚停下,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敲窗喊交停车费。

“去年10月份我去过一次,也停在这里,没有收停车费,上次没有收这次要收,我们是读书人爱较真,想要问个明白。”金乃凡说,他下车跟小伙子解释,小伙子说停车就要收费,金乃凡继续追问收费依据,小伙子说没有。

“白鹿镇是国家AAAA旅游景区,上书院是国家文保单位,收停车费肯定有个小票之类的吧。”当金乃凡继续追问时,小伙子翻脸了。金乃凡说,小伙子指着他的鼻子不停喊他滚。见状,车上的姐妹和司机张均下车纷纷劝说,小伙子把矛头对向了张均,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抓扯滚倒在地。很快,小伙子的父母、附近的乡亲们赶了过来,有的揍张均,有的拉架,现场一片混乱。

混乱中,金乃凡从地上捡了一个手机,他误以为是张均的,把手机揣在衣兜里。发现手机不见了,小伙子和家人到处找手机,金乃凡却不敢声张。

“当时我妹妹已经报警了,可是那个阵仗太吓人了,他们搬了两张方桌拦着不让我们离开,如果我交出手机怕会有危险,只想盼着警察赶紧来。”金乃凡说, 十几分钟后警察到达现场,简单问讯后,将双方带到了白鹿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方给双方做了笔录,金乃凡说,此时才知道小伙子只有17岁。最终,张均赔偿400元,此时已经下午3点多。

4月20日,金乃凡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质疑:“在整个过程中,我有两点不明,第一,上书院是国家文保单位,停车场收费是不是该规范?第二,双方发生抓扯,为什么要我们赔偿400元,又是什么道理?”

红星新闻记者从张均口中了解到,赔偿是小伙子父亲提出的,最初要价800元,他还价200元,警方调解到400元。“我们是可以不接受调解,但是看对方的架势,加上三个老人又饿又乏,我想让他们尽快脱身。”张均说,他今年40多岁,他记不得是谁先动手的,但是双方身上都有破皮擦伤。

事发停车场

小伙子承认曾喊对方滚

其父母言辞非常不友善

4月21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事发停车场,一个牌子写着“上书院停车场”,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小伙子过来收停车费,记者问及理由。

“地是我们自己的,所以要收费。”小伙子说。

“有没有收费凭据呢?比如小票或者收据之类的?”

“有,被村上收走了,说要换新的。”当记者再继续问,他开始不耐烦,“你到底停不停车,交不交费,不交给我走。”

记者交了费,表明身份后,小伙子态度缓和了,介绍说,他叫张晓明(化名),快满18岁了,当天他确实言语无礼,指着老人鼻子喊他滚。

“后面是他的司机先动手打我,把我打倒在地,肚子被踹得生痛,他们还藏了我的手机。”张晓明撸起裤腿,向记者展示身上的擦伤。

说不了两句,他突然翻脸说:“你东问西问,影响我做生意。”

对于搬桌子一事,他承认了。“我们肯定要搬桌子拦着他们,要不他们跑了怎么办,不是被白打了么?”张晓明说,在派出所警方让双方协商,最终对方赔偿了400元。对此他解释称,这400元不是医药费,因为若要医药费,对方也要医药费,“是误工费,我们一天停车场收费300元,他们耽误了当然要赔。”

当地政府回应:

属于农民自家地,收的是清洁费

白鹿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回应说,事发后,景区管委会安排专人对涉事村民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对金乃凡进行了电话回访。

“上书院周围一共有4个停车场,都是农户用自己的地修建的私人停车场。”这名负责人表示,农户收取的不是停车费,而是清洁费。“是否停车,完全看游客自愿。”

“自愿的行为,就不涉及要票据之类的。”涉事的回水村村主任李兴洪说。

负责调解的民警夏旌文介绍说:“张晓明说自己被打倒在地,肚子疼,张均自愿赔偿400元医药费。”夏旌文说,如果双方不愿意协商,建议双方起诉,“界定的是抓扯,不是殴打,尚不到行政拘留的标准。”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白鹿派出所的《治安调解书》,上面明确“发生口角,抓扯”,协商结果赔偿400元,没有载明理由。

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编辑 潘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