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美人洗完澡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傅粉是中国女性最古老的妆扮内容之一,张华《博物志》称“纣烧铅作粉,谓之胡粉。或曰周文王时妇人已傅粉矣”。

“玉女翠帷薰,香粉开妆面”;“淅次红潮趋靥开,木瓜香粉印桃腮”等诗句都是表达女性傅了香粉后令人愉悦的形象。

然而中国古代女性傅粉可不只是抹脸,还涂身体。作为现代爽身粉的前身,它在汉代就已经出现了。

《飞燕外传》中就曾记载汉成帝评论皇后熏香的香气不如昭仪傅粉的香气的故事。

不过比起赵飞燕姐妹浴香汤、傅花粉,杨贵妃从入浴到扑香粉妆扮,最后再捧杯喝酒的奢侈更甚于她们姐妹俩。

“浴罢华清第二汤,红绵扑粉玉肌凉。娉婷初试藕丝裳,凤尺裁成猩血色。螭奁熏透麝脐香,水亭幽处捧霞觞。”

唐代以后,聪明的爱美女性又将胭脂添加到香粉里,使之呈微粉红色,与人体肤色非常接近。

《开元天宝遗事》中就将杨贵妃所出的汗称为“红汗”。说她每至夏月常衣轻绡,使侍儿交扇鼓风,犹不解其热。每有汗出,红腻而多香,或拭之于巾帕之上,其色如桃红也。

很显然,杨贵妃身上傅了掺有胭脂的香粉,才会出现红色香汗的现象。

如果你以为女人傅粉天经地义,那古代男人傅粉的风气可就叫人大跌眼镜了。

《世说新语》里有个故事,有个名叫何晏的男人姿容甚美,冠绝当世。因为何晏太白了,而当时的人又有搽粉的风气,所以魏明帝曹叡便怀疑何晏的“面至白”乃“傅粉”所致。

—粉盒— 图源见水印

于是曹叡就想了一个办法试探他:大夏天给他热汤面吃。

何晏吃完以后大汗淋漓,就用衣袖擦了擦脸。没想到“色转皎然”,他的面色居然变得更加皎洁明亮了。

后来人们就以"何郎"称喜欢修饰或面目姣好的青年男子。

这些香粉之所以令人魂牵梦绕,其实是因为人们在粉中添加香料。《齐民要术》中便记载了作香粉法:“唯多者丁香粉合中,自然芳馥。”

实际上不止是丁香,还有檀香、沉香、乳香等香料以及多种花香也可以添加在粉中和香。这些香粉涂抹在女性身上,使女性的模样看起来更加讨人喜欢。

下面就来看看那些流传下来的古人香料配方,有条件的朋友不妨一试。

定州公库印香

笺香一两、檀香一两、零陵香一两、藿香一两、甘松一两、茅香半雨、大黄半两、右杵罗为末,用如常法。凡作印篆,须以杏仁末少许拌香,则不起尘,及易出脱,后皆仿此。

江南李主帐中香

沉香一两、合香右,以香投油,封浸百日,爇之。入蔷薇水更佳。

傅身香粉

英粉、青木香、麻黄根、附子、甘松、藿香、零陵香各等分,除爽粉外,同捣罗为细末,以生绢夹带盛之,浴罢傅身上。

宣和贵妃黄氏金香

占腊沉香八两、檀香二两、牙硝半两、甲香半两、金颜香半两、丁香半两、麝香一两、片白脑子四两,为细末,炼蜜先和前香,后入脑麝,为丸大小任意,以金箔为衣,爇如常法。

唐开元宫中方

沉香二两、檀香二两、麝香二钱、龙脑二钱、甲香一钱、马牙硝一钱,为细末,炼蜜和匀,窨月余,取出,旋入脑麝,丸之,或作花子,爇如常法。

僧惠深温香

地榆一斤、玄参一斤、甘松半斤、白茅香一两、白芷一两,为细末,入麝香一分,炼蜜和剂,地窨一月,旋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