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生孩子只养狗:你老了让狗给你推轮椅吗?

野马君按:「生,还是不生?」

这个话题我经常跟你们聊,也有很多自己的思考。

想跟你们分享一首诗。它道破了关于生育的某种「真相」,又写得优美之极,我很喜欢。

来自诗人纪伯伦——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疾而遥远地射了出去。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吧;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当下这个时代里,不愿生孩子的「丁克」们有更多自己的表达。

他们是父母眼里的「有病青年」,却认定这是珍贵的「自由」权力。

今天的文章,来自「女孩别怕」公众号。

10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丁克人士」,分享了他们的故事和思考。他们也将唤起你关于「生育选择」的思考。

「女孩别怕」是个专注「女性安全」的账号。

深度揭露和女性安全相关的「黑产」,也告诉你靠谱的「自保方法」,和你讨论「叛逆」的婚恋观。

她教你——保持自己的古怪,活得久一点。

我爱人就是幼师,按说这是一个生孩子的好条件吧,至少在幼教行业,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比较便利,安排到自己的班里,被侵犯、虐待或者喂安眠药的风险,都会低很多。

但是我们就是决定不要孩子,很坚定,因为要不起。

他们园普通班一个月4000、提高班6000、国际班 12000。就以我这水平,这辈子都养不起孩子。那么,我还生他干嘛,和我一起受罪?多对不起他呀。再加上各种养孩子的开销,让我感觉是天价,不亚于在北京五环买套一居室。

我父母感情相当不错,我爱人的父母感情也非常非常好,我俩的感情也特别好,我们都是家庭美满,童年没有受过创伤 ,我们决定丁克,装逼点说,是因为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对生命的不尊重。

坦白说,真是是因为穷。

目前,我全家和我爱人全家,都非常同意我们的想法。

在我们一生中,没有什么决定比生育影响更深远了。好在,关于生育。我可以选择不生。虽说从小家里没亏待过我,但依然觉得烦恼很多,不怎么开心。所以为啥要再带一个人来世界上呢?

最主要的是,我也懒。我觉得我没这个耐心养孩子,我对自己都快没耐心了。是工作不饱和,还是猫猫狗狗不好撸?我非要生孩子找事儿干。

好在我爱人也是坚定的丁克!我是铁丁,他是钢丁,他是家里的长子,压力比我大。

但我们分工比较明确,他负责安抚他家里,我负责安抚我家里。

我们都是本地人,各自有事业和爱好。一年出去旅游半个月,下了班,出去吃个饭喝个酒看个电影。不出门的话,在家他喜欢打游戏,我喜欢自己呆着,工作也行啊,过得开心就行了。

当然,我觉得人都需要有自己的娱乐方式,如果养娃能让人开心的话,那可以随意。凡事不都是个选择吗?我可以选,也可以不选。但是必须有这个选择权。

关于丁克,我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说的直白一点,关你屁事,说「不传宗接代的人太自私了」,就不自私吗?生孩子难道是为了建设社会吗?俩人实在寂寞的话,养猫铲屎玩,我乐意!至于以后养老,我觉得养老院挺好的,或者实在不行找个庙也不错。

我自己是个极简主义者,认为任何事物拥有之后都需要管理,那么这样就占用自己的精力,平时生活上的物件都尽量想办法精简掉,就更不用说生物了,孩子就是首先要被减掉的那个因素。

丁克的想法是逐渐有的,大约是在4年前决定的。自由在我这里排第一位,不想受到任何的束缚,孩子是对自由构成威胁最大的因素之一。决定权在我这里,那么我的选择就是不要。

看到周围很多的同事以及朋友生完小孩之后,天天围着孩子转,明白了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生完孩子后自己的爱好也没有时间去做,想去干什么都要考虑孩子,自己的本性都变了,本来工作已经占用了很大一部分的自由时间,不能让其他的东西占用的更多。

如果有人想测试一下自己是否能养孩子,我建议先养一个寿命2-3年的宠物试试看自己是否有精力来把它们养好。

已经和父母商量好了,生孩子别指望我,刚开始父母还会说教,后来他们来了我们工作生活的地方也就逐渐明白了。我是这样说的,我把养孩子的钱与时间拿来陪伴你们,让你们在晚年生活的比较幸福,目前都做的很好,至今每年都会以家庭为单位出去旅游一圈。

至于伴侣那边,成为伴侣之前,我会先问要不要孩子,如果对方,或者对方家长执意要孩子,那对不起了您呐!没有性生活都可以,但是坚决不能有孩子。

都说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我这个结晶就很尴尬。

在我5年级的时候,知道了父母离婚,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加上过去经常被妈妈打骂,妈妈闹离婚时,也总说「我是为了你才离婚的」。很多经历的影响下,我已经不喜欢我的出现。

为了养我,妈妈说她错过了进修班,家里也一度经济紧张之类的,更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累赘,是个多余的,所以我当时就想,我绝对不要生小孩,绝对不会把ta带到这个世界受苦。

当然,这个想法有一定的个体性,但随着我的读书工作,从没变过。大学毕业后工作,身边倒是没什么强烈质疑,反而是理解甚至相同想法的人,也很多。

刚才讲到了童年阴影导致的厌孩。客观来讲:经济上,养娃烧钱。事业上,面试歧视。养娃环境,儿科医师短缺、假奶粉、假疫苗、幼儿园安眠药、儿童性侵(我小时候也被熟人猥亵过,不过遗憾的是,我近几年才意识到,我那时候被人猥亵了),没有一个让人心安。更别说怀孕和分娩的风险。总结起来就是,「我有一万个不生小孩的理由」。

我经历的那些,也让我感觉到,人生来就是孤独的,没有谁可以依靠,谁都靠不住。我更愿意拼命赚钱,宁愿死在工作台上,也不要死在产台上,游戏里养个蛙儿子行,生活中养个真儿子真不行。

我有男友,也谈过不要小孩的事。对方没明确表态。我自己有一个底线。如果要生,那抱歉不婚……如果万一真爱呢?有想过用一定的补偿来生,比如直接经济补偿、人力补偿带娃喂奶等等。

至于没有孩子,以后如何养老,我自己其实有想过:之前「底特律:变人」(索尼发行的一个冒险类游戏)大热的时候,我就想,老了的时候,要请志愿者来我家玩这个游戏,我看着他玩。志愿者跟我一起玩玩游戏什么的,也就照顾到我了。至少我要是当时挂了,收尸是不用担心的。

不生孩子,其实不叫省下时间,而是正常生活,有时工作忙起来,连休息娱乐的时间都不够用了,再来个孩子真的打乱阵脚。

生育是权利,不是义务。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他甚至可以选择今天丁克,明天不丁克,开始造人。难就难在,生育这个选择是不可逆的,还承担了生命重量,就算后悔了,也是不可以补救的。

关于生育权,更理想的是,如果婚姻和生育解除绑定,那才是真正的生育权,有人提到过,乌托邦里让生育社会化,就是随便生,随便领孩子,淡化亲子联系,我挺认同这样的想法的,不过之后的伦理问题,又是一大挑战。

看到有人说完全是因为养不起,不要小孩,但是如果真有钱了,你会选择要孩子吗?反正我不会,给我500万,我也不会要孩子。

现实情况是:有钱当然可以解决很多问题,雇保姆解决自己精力问题,雇老师解决教育问题。但是心理上的问题,是很难用钱去解决的。

我真正成为铁丁,应该是23岁的一次意外怀孕和意外流产。造化弄人啊,明明吃了紧急避孕药,还是体外。也真是命。他又养不起,除非我俩结婚,管家里要点钱。

我是真的不想要孩子,更不想结婚。但是我又怕流产疼,就一直拖拖拖。发展到后期,两个人天天在我家吵架,我当时身体特别虚弱,他生气摔东西,我就开始砸东西。那种歇斯底里的状态,我这辈子也不行再经历。

最后是各种原因,心情原因、身体原因,胚胎发育也不好,孕酮特别低,就自然流产了。自然流产其实是特别疼的,举个例子,有点像大出血,因为自然流产的过程是孕囊自己脱落,伴随着宫缩(宫缩就是生孩子疼痛的根源)。我当时宫缩了一整晚,疼到无法入睡,但我就死活没让当时的伴侣来陪我,是我闺蜜在我家全程陪着我,终于等到第二天医院开门。

当时的手术也特别紧急,根本来不及打麻药,是手动的清宫手术。我能感受清楚地感受到到手术刮刀在子宫里刮的感觉。那是我这辈子二十几年里,体会到的疼痛最高级,我第一次在手术里疼哭。关于这段恋情和这次经历,我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为了对得起那颗孕囊经受的疼痛和我经受的疼痛,我发誓永远不生孩子。

有些东西是钱能解决的,有些东西钱也没法解决,比如这种心理创伤。

穿各种动物保护的T恤、素食,Y的职业是一名互联网产品经理,北京人。

他说自己丁克,既不是因为经济原因,也不是因为原生家庭不幸福、童年阴影,更不是因为渴望自由时间,让我挺惊讶。

「我原生家庭很正常,我就是看着人口饱和的星球觉得恶心,走到哪儿看到的都是人,密密麻麻的繁殖,是生物最底端的本能。拿着这种本能,生出孩子,自以为是,觉得自己做出了伟大的、美丽的作品。这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忍俊不禁。」

比起人类文明,大自然和宇宙,才是永恒的。我们是一群匆匆而过的生物,就别再生一堆破坏地球、加重地球负担的人类了。

在很多科幻小说里,发明家们在不断创造生化人、机器人、克隆人,发明AI智能 。

或许他们也觉得繁衍和重复「人」的生命,没啥意义吧。

至于家人的压力方面,我这儿不存在,我家里人不是很反对,基本没矛盾,更谈不上冲突,只要我自己考虑清楚就好。伴侣也是同丁,我们一起玩音乐、旅行,看实体书,锻炼,去自然界发呆或冥想,和好朋友在一起,这就够了。

我算不算是丁克呢?我觉得我算。至少我30岁之前,我是铁定不会生孩子。30岁之后,我想顺其自然。

本质上我肯定是不想生的,怕疼怕花钱,但可能实在到了年龄,男友或者我家人逼,我就生。因为和他们抗衡也很累,我怕我会中途妥协,所以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总之,希望大家别被“标签”绑架,丁克也好,生娃也好,各有各的活法,别相互斥责。

丁克老了,未必就孤独,把养儿养女的几百万,用来养老,有钱有准备。而那些生了娃的人,也未必就会被孩子绑架了一生。大家都是成年人,时间管理和精力管理做好了,一样可以安排自己的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涯。

这是个观念的问题,不要太绝对。

我们在老家湖南三线小城结的婚,我25他26。我俩是老乡,后来就一起来深圳打拼了。陌生的城市,每天也都是生意上、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同事,谁关心你要不要孩子。倒是他家里和我家里的父母长辈总旁敲侧击。

当时我们就统一口径:现在条件不够,先买套三居的大房子再说。

结果我们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我32他33。过惯了两个人的生活,我们换房子的第一件事,是养了一只大狗。总之,更不想要孩子了。等我过了35岁,也就再没家里人劝和催了,谁也担不起这种高龄生产的责任,怕劝出事儿来。

这之后我们就彻底做自己了。

老公自己有家商贸公司,每天早上8点起床,健身、跑步,他是个马拉松爱好者,跑过很多全马。虽然他公司经营的压力也很大,但是基本上能收支平衡。我在一家快消品公司,也做到了高管的位置,业余我喜欢潜水、跳伞。至少现在这个收入,是够我们花的,再添个孩子可就说不准了。

我们目前有两套房子、一辆越野车、一只哈士奇,每年出国旅行一个月,平时也经常去海南、台湾、香港玩。离老家也近,开车五个小时就能回去。基本没有太大压力,过的跟一般人家也差不多吧,最大的区别可能是我家的狗,不用上幼儿园。朋友们讨论择校、出国游学时,我俩就不插话了。

现在有一个侄女,在深圳工作生活,经常来我这儿找我玩,我们比起长辈和晚辈的那种关系,更像是朋友。我侄女说:「姨妈你真酷,不像我妈,天天教育我,我以后也不生孩子。」

我其实没觉得我们怎么酷。

从经济学的角度说,传统的东方式生育,是一种投资行为。当你生育孩子的时候,期待的是对他所有的教育、养育投资有一个产出回报。但是这种投资回报率,非常不可控。

我们只是把养孩子的钱,花到了自己身上。把陪孩子的时间,花到了公司和事业上。这样对我们来说,更可控一些。

我实在不愿意违心的痛苦20年,只为了换一个子女养老的晚年。真到了生命的尽头,实在不行还可以安乐,我和我老公,也都签了遗体捐献同意书。能遇到彼此,可以一起奋斗,一起玩乐和生活,已经不错了,再多一个人,并不能增加我们的幸福指数,也许会拉低吧。

结婚二十多年,我们对彼此的感觉,依旧新鲜,也没有像身边的大多数夫妻一样,进入无性婚姻,这已经不错了。要孩子干啥?有狗就够了!

我的家庭条件很正常,也没有经历过什么童年阴影,但是我认为童年的那些幸福快乐记忆,都是错觉,都是错误的回忆。

很小的时候,我对人生和人生的意义,充满好奇和困惑,但当时没有丁克的想法。直到十几岁的时候,开始接触哲学书籍,我开始思考: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思考了很久,我最后的结论很凉凉:人生本质上是没有意义的,赤条条来,赤条条去。

人类创造的文明,也会在时间的灰烬中消亡。如同那些灭绝的物种。反正生了他/她也得死,生了干啥?

儒学说要传宗接代,道德经却说「无为」,那在生育这件事上,从哲学上来说,我选无为吧。

至于生活上,我是真的讨厌孩子的无序状态,比如哭和闹。我喜欢别人家的猫和狗,但是让我自己养,我又觉得浪费时间和精力。

「只要人活着,绝不会消失的唯一情欲是自爱。」是卢梭在「爱弥儿」里的一句话。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从来都不是敌对关系,从心理学上分析,利他也是自我认知、自我价值的外迁而已。我尊重每一个生命,我不能替他/她选择。

不生,本质上也是对另一个生命的负责,如果我负不起责任,我可以选择不生,不创造他/她,就不会对这个生命产生影响。

至于养老问题,目前就是多锻炼身体 ,多和结婚的不丁克朋友在一起。我几个死党结婚时,我都给包了好几千的红包,让他们多生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现在已经有俩干儿子了。

我和死党们结伴在海南买了房,以后老了病了,有个干儿子开车送我去个医院就行,也不图别的了,都安排妥了。

我妈应该是她那个年代里比较另类的女性。她常常跟我说:如果不是她那个年代的局限,她可能连婚都不结。就只享受恋爱的甜蜜,享受完了,就再享受一段时间的单身清净。清净够了,就再谈恋爱。

我妈的三观太歪,所以我决定丁克,很可能也是家族遗传。

我五六岁的时候,问过我妈:「为什么生了我?」我妈没有像我那些小朋友的家长一样,说是因为爸爸很爱妈妈,所以生产出了爱的果实。

我妈当时说:「你的出现,就是个意外,好在你爸是个还算有文化的富二代,对我也可以。我们当时算了一下生你养你要花的钱,好歹把你养到18岁是够的。」

这个为什么「生了我」的版本,一直也没变过,我从小就知道,我是个意外怀孕的产物。

当然,我妈根本没等我到18,我高一的时候,她就和我爸协议离婚了,我高考完她告诉我的。我其实也猜到了。

她单身了四五年,真过上了自己想要的清净生活,在家(外婆留给她一套50平的老房子)听歌剧,研究烘焙和美食,学起了电脑画图和摄影,今年,她甚至还交往了一个比自己小11岁的男朋友,经常一起出去旅行。比起我来,我妈真是更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近几年,我因为工作原因,满世界跑,没时间也不想交男朋友,每次回我妈家,她没有像别的家长一样,催我恋爱,而是说:要是在外面遇到不错的男生,晚上要做好措施,可别弄出个孩子。我养你,熬了十几年才解脱。你别走我的弯路。

我妈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所以我这算是遗传丁克吧。

后记:

长大后的我们,其实更明白:孩子是独立自由的个体,不是我们的期望承载体,也不是我们的投资产品。

不管生还是不生,愿你有理智思考的过程,和为最终决定负责的勇气。

这篇文章来自「女孩别怕」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