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掉英伟达,特斯拉造芯“地表最强”?

全文共2310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马斯克要造“芯”,这并不新鲜,但超越英伟达的目标多少有些宏大,毕竟后者在芯片领域一直是领头羊,而一心多用的马斯克随手画下的大饼,似乎不足以满足投资者和业内人士的胃口。

01

“地表最强”芯片

一季度业绩还在路上,马斯克就迫不及待画下大饼。北京时间23日凌晨,特斯拉在美国总部举办了第二届自动驾驶主题日活动,正式发布了完全自动驾驶硬件(Full Self-driving Computer,FSD)的更多完整细节,包括特斯拉首次自主研发的FSD芯片硬件进展、全自动驾驶推向市场的时间表。

“特斯拉是唯一一家拥有全自动驾驶硬件的公司。”在半小时的特斯拉广告宣传片之后,马斯克又一次夸下海口。

对于这位拥有电动车企特斯拉、火箭公司Space X、隧道公司Boring的“钢铁侠”马斯克来说,谦虚是不可能的,“这看起来不太可能,从来没有生产过芯片的特斯拉怎么能设计出世界上最好的芯片,但事实是这发生了。不只是略优于,而是大大优于其它芯片。”

在近四万人围观直播的发布会上,特斯拉的芯片FSD成了全球“芯片一哥”,英伟达成了躺枪者。特斯拉自动驾驶工程副总裁Pete Bannon称,相较于英伟达的Xavier芯片,特斯拉的芯片表现将好7倍。在Bannon的展示中,特斯拉的最新芯片可以在不发出大量热、不大量耗电的情况下,快速处理海量信息。

因为嫌弃英伟达,马斯克还称,大约一个月之前,特斯拉就放弃采用英伟达提供的Model S和X解决方案;约10天前,特斯拉又放弃了英伟达为Model 3提供的解决方案,转而采用自己的芯片。

根据马斯克和Bannon的一唱一和,此次特斯拉会让两块FSD独立运行,拥有各自的DRAM 闪存、存储芯片和电源,即使其中一块出了故障,另一块还能保证安全。Bannon称,FSD已从去年7月就开始量产;去年12月特斯拉升级了一些员工车辆对其进行测试;今年3 月,FSD正式列装Model S和X。

但英伟达立刻表示不服。其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特斯拉用其144 TOPS(万亿次运算/秒)的FSD与英伟达21 TOPS的Drive Xavier芯片相比较是不准确的,应是与英伟达的全自动驾驶电脑芯片Nvidia Drive AGX Pegasus来比较,后者在人工智能感知、本地化和路径规划上的数据处理速度可以达320 TOPS。

对于英伟达的反驳,以及特斯拉对于完全自动驾驶安全性的看法,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特斯拉方面,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02

全自动梦

造“芯”从来都不是马斯克的终点,去掉特斯拉的方向盘才是。

早在2016年7月,马斯克就曾想象,“你几乎可以从任何地方召唤你的特斯拉。车辆接到之后,乘客就可以在去目的地的路上睡觉、读书或做其它任何事情”。

在此次发布会上,也许是有了最强芯片作为底气,马斯克还放言“对特斯拉明年推出自动驾驶出租车充满信心”,并称明年将有超过100万辆特斯拉自动驾驶出租车行驶在路上,这些车届时只需通过软件升级,便可具备“全自动驾驶”的能力。

但“全自动”这个词,在业内看来,似乎言之过早。因为其并未达到行业内对于全自动驾驶的标准,即汽车可以在大多数情况下不需人为干预便可处理驾驶操作的各个方面。但马斯克依然坚称,随着硬件的完善,软件的改善将使车辆在未来能够实现全自动。

“现在特斯拉还只是第二级,成本和技术问题是制约的主要问题,”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美国的标准,汽车自动驾驶一共分为五级,五级是完全的自动驾驶,第三级是一个分水岭,到第四级就不需要人为干预了,但目前自动驾驶的技术还不够完善。当然也有比较好的技术,但成本就会很高,据说谷歌可以做第四级的自动驾驶,但那套技术需要上百万。

当然,马斯克会是那种看业内眼色的人吗?

“我们已经能在高速路上实现全自动驾驶了,”马斯克自顾自地在今年1月的电话会议上宣布,“比如上下高速匝道,包括中途超车和互通立交也不在话下。”虽然马斯克口中的全自动驾驶是指,依然需要驾驶员时刻对车辆进行监督。

对于明年100万辆的自动驾驶出租车,马斯克甚至都预设好了打车价格,号称会将成本降至每英里2-3美元,并会于今年年底率先在旧金山和纽约等地进行布局。相较之下,目前,Uber和Lyft的费用是每英里18美元。

03

不太成熟

从技术来看,马斯克有些膨胀。3月14日,美国市场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发布的最新版本自动驾驶竞争力排行榜显示,Waymo、通用Cruise、福特分别以86.7、86.6和84.2的评分占据前三强;苹果和特斯拉,则处于边缘地带,排名倒数第一、第二。

贾新光进一步分析称,自动驾驶需要一系列的传感器,要感知路况等和车况等,再决定采取什么措施,还需要中央处理,也就是所谓的算法。现在谷歌旗下Waymo的水平是国际上最好的,“马斯克还是不太靠谱,这套技术还没有成熟,物联网也没有形成,现在最好的技术也依然需要在特定的道路上驾驶。”

此外,安全问题永远是是全自动驾驶的阿克琉斯之踵。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巴特?塞尔曼明确指出,在过去五年内,尽管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已经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视觉技术及传感器的巨大进步正在让完全自动驾驶接近成为现实,但能否在未来三五年达到人工驾驶的安全水平仍有待商榷。

早在2012年,员工在通勤路上测试自动驾驶系统时,谷歌就再三叮嘱司机——这不是全自动驾驶系统,必须时刻操心驾驶。因为其自动驾驶团队发现,用户对这套系统的信任来得太快,反馈视频中常有司机打盹和摆弄手机的情况,安全风险过大。“这种情况下一旦出了问题,司机根本反应不过来,”Waymo CEO John Krafcik曾表示。

成本也在提醒马斯克谨慎,毕竟特斯拉的“烧钱”知名度一直领跑。虽然其今年一季度的财报到本周晚些时候才会公布,但已公布的交付数据并不好看。2019年一季度,特斯拉生产了约7.71万辆汽车,实际交付约6.3万辆新车,不仅环比减少了31%,且低于此前分析师预期的7.6万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