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滩AIoT,传统企业的智能家居新赛点

文/莉莉安

编辑/九月

大多数人走进室内、抬头就会看到的吊顶,看似是个小而美的行业,背后却是价值数千亿的市场。

随着近几年全屋定制趋势,集成吊顶成为行业里发展最快的子品类之一,根据前瞻研究院数据,过去几年行业复合增速一度超过20%。

随着越来越多玩家涌入集成吊顶行业,企业竞争力分化,行业进入洗牌期。业内企业都在面临着转型升级。

法狮龙,就是这么一家正在经历智能化转型的集成吊顶头部企业。据法狮龙方面介绍,目前法狮龙拥有几百款的吊顶模块和上百款配套电器,高中低端的布局完整,并在全国布有上千家的品牌专卖店,已经拥有大规模生产线和建筑面积达5.7万平方的智能化吊顶生产基地。

2016年,智能家居风口初现时,法狮龙便开始进行智能化调研和布局。目前,法狮龙已经与第三方IoT(物联网)平台涂鸦智能展开合作,迅速推进产品智能化。并在涂鸦智能的提议下,专门设置了CAIO(首席智能官)负责推进智能化工作。

一个集成吊顶企业的转型升级

集成吊顶行业,2004年左右在国内兴起,2005年法狮龙创立。

2009年集成吊顶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由于进入门槛低,在短时间内便涌入上千家竞争者,小微企业多如牛毛。为了差异化竞争,沈正华协同法狮龙研发总监蔡凌雲推出更符合消费者个性化需求的产品,这是法狮龙第一次进行转型升级。法狮龙从橱柜吊顶产品入手,尝试了第一次非标产品,将产品模块尺寸从300×300发展为318×318。

为此法狮龙冒着风险,更新生产线和设备,导致生产成本提高20%。

法狮龙的生产车间

但现在看来,“318这个尺寸的产品,成为了法狮龙的标志性产品。”蔡凌雲说。往后几年,法狮龙为了扩大市场份额,又分别在2012年、2015年、2016年开拓了阳台吊顶、客厅吊顶、集成墙面。

但法狮龙董事长沈正华仍时刻充满危机感:“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产品同质化严重、准入门槛低等问题日益凸显,我们企业所在的嘉兴地区,完成工商注册的吊顶企业就有1500家。而另一方面,现在普通用户对智能化的需求也不断提升。面临这种双面夹击,我们一度非常困惑,不知道应该怎么往下走。”

法狮龙创始人沈正华

2016:智能化转型关键之年

沈正华下定决心再来一次大转型是在2016年。

这一年,智能家居的风口已至,家居、家电乃至所有硬件的智能化趋势正在加速,这个领域也出现了许多高调的入局者。华为早在2015年发布了HiLink智能家居平台,将战略目光放在了平台和手机的入口布局,扮演连接和控制中心的角色。海尔集团CEO张瑞敏也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透露,海尔已经暂时冻结了大规模海外收购计划,专注智能家电领域的创新和研发行业里普遍认为,智能家居市场在两年间可能就会爆发。

集成吊顶行业的竞争者不再是传统吊顶和家电转型企业,更多的是科技和互联网企业,携带着雄厚的资金、流量和用户涌入。而另一方面,随着AI和IoT技术的发展,消费者对智能化的需求也不断提升。

除了内忧,法狮龙也面临着外患。自2018年国家调控住房政策,新房和二手房交付量呈下跌态势,以往“促销破增量”的销售模式也难以为继。这都给行业带来了冲击。

智能化,成了法狮龙关键的转型方向。

法狮龙不愿意等待,对智能家居行业前后进行了两次深度调研。那段时间蔡凌雲几乎参加了每场与智能家居相关的展会,前后拜访了50家以上的厂家。

法狮龙的需求非常明确,他们希望找到能为法狮龙产品实现智能化的企业,或是愿意提供自家的智能产品、贴上法狮龙的品牌进行售卖。但结果让人失望,蔡凌雲始终没有遇到适合合作的。

他回忆道,一方面“那时候挺神秘的,很多厂家都不愿意说太多的,好像占了先机、怕说破。”

随着调研,原先对智能家居一知半解的蔡凌雲对智能家居的认知清晰起来,“智能家居,它不是一个企业或行业,他是一个生态圈。用我们建材的话,它不是一家店,它是一家红星美凯龙,是整个商场。这个事情不是一家人可以干成的。”

业内的人各个忙着筑起壁垒,不愿对外分享,另一方面,却有更多同业在这场淘汰赛中败下阵来,这时候,法狮龙遇到了全球化AIoT平台涂鸦智能。

传统企业拥抱智能化,关键在转变思维

在智能家居行业,玩家除了传统企业和物联网平台企业,还有一部分例如涂鸦智能等第三方AIoT平台。

当传统企业需要智能化的时候,涂鸦智能这样的企业,会递上自己的工具。它们能为传统企业提供智能化服务,提供开发系统服务和产品智能化解决方案。

但最初与涂鸦智能的会面,法狮龙并没有抱什么期待,那时他们对于进入行业的自信心已经大打折扣。

没想到的是,双方会面后越聊越深,涂鸦智能董事长兼总裁陈燎罕聊到了很多产品的细节。蔡凌雲在陈燎罕的口中听到了法狮龙想要的产品解决方案,并对涂鸦稚智能的“开放”印象深刻,“能够开放自己的平台和产品,我认为是最大的一个服务。”

法狮龙厂区

智能晾衣架,是法狮龙交出的第一件转型作品。

蔡凌雲说:“目前市场上虽然也有售卖智能晾衣架的企业,但在集成吊顶行业,法狮龙是首家尝试智能晾衣架产品的企业。目前,其已成为法狮龙销售的热门产品。

传统企业入局智能家居,是有难点的。例如传统的家居产品与智能化产品,无论是产品开发逻辑还是周期都不一样,还要从操作模式等更多维度去考虑问题。

蔡凌雲举了一个例子,原本在开发一款浴霸时,他必须去考虑浴霸的使用场景和体验,但加入智能概念后,还需要添加一个时间轴,当一个人想到洗澡这件事时,就需要去操作浴霸,这时候浴霸可以先做一个预热功能。这种场景思维模式,和以前截然不同。

从吊顶集成行业跨足智能家居领域,并不容易,但涂鸦智能“客户第一”的精神让蔡凌雲印象深刻,不管法狮龙提出多少问题,涂鸦智能的团队都能跑去法狮龙的办公室陪着加班到凌晨。目前,法狮龙与涂鸦智能合作了4个月左右,先引进后开发,共计合作了50多款产品。进入2019年,双方在研发智能浴霸和智能晾衣架产品,预计在4月底开始售卖。

智能化转型,其实是一场组织大改造

但沈正华万万没想到的是,涂鸦智能提供的不仅是智能化的解决方案,还是一场组织基因大改造。

法狮龙配合智能化转型的调整动作,不仅在原有的组织架构的基础上,专门成立了对接与执行的部门。甚至专门设置了CAIO(首席智能官)负责推进智能化工作。

CAIO不仅关注技术和产品的智能升级,更多是需要商业眼光,进行战略层面上的布局。“通过赋予有中国特点及内涵,产生适应我国产业特点的‘首席智能官’,由他来带领整个企业在AI+IoT相关领域进行探索,并最终帮助企业顺利实现在智能化相关业务上的转型升级。”这是涂鸦智能创始人王学集对这一新兴职位的理解。

蔡凌雲是法狮龙的第一位CAIO,当他第一次听到CAIO时是很陌生的。即使在正式设立岗位之前,他一直在做与之类似的工作。

蔡凌雲认为CAIO是必要的,“如果企业将智能化放到战略层面,需要走得长远,那么必须有一个足够专业的人。”

李开复也曾于一次演讲中提到CAIO。他认为,在互联网时代刚来临时,每个公司都有CTO作为企业内最高的技术负责人指引方向。如今,AI这项和互联网一样伟大的技术来临,聘请一位CAIO将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事。

北美很多企业,已经设置了CAIO岗位并且在实际使用。在中国,爱驰汽车在去年6月着重了AI布局,并设立CAIO一职。

“企业智能化转型比想象中更困难,把东西连上网或数据上云,这些是技术层面的。另一方面,也要从企业内部做起,灌输智能化的思维。”蔡凌雲说。

在智能化转型过程中,企业内部也需要一场由上而下的内部洗礼。管理者需要突破就旧有的经营模式,每一位员工也需要不断思考AI对实际业务的帮助,这背后仍需要CAIO这样的专业人才进行有效的智能化战略定位,确保企业跟上最前沿的变化,制定符合时代发展浪潮的产品执行计划。

集成吊顶行业看似传统,但在导入智能化思维后,开启了全新赛道,跨入了规模万亿的智能家居市场。

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提高功能模块,实现统一智能化水平,如声控、红外控温、背景音乐智能系统等,都将成为行业的挑战。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