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代言、拼榜单、拼流量……但“偶像”到底是做什么的?

号脉影像经络,洞察文娱风潮

延续“偶像元年”的气势,2019年的中国偶像产业,也在《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创造营2019》三档选秀综艺的连续出击下,继续呈现红火的发展势头。

但回头看去年从选秀节目中走出的年轻偶像们,除了粉丝和业界相关人士,或许大多数人最多不过对其中一两个有印象,这些新晋偶像中有很大一部分都仍旧面目模糊。如果不是靠几场骂战与粉丝和路人间的对垒,其中的“流量王”或许也仍旧只会停留在粉丝的视野之中。

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虽然选秀综艺为年轻的“偶像”打开了一片天空,但从综艺里“毕业”之后,这群年轻人的去向却不得而知。萎缩的音乐市场,空白的打歌平台,以及单一化的综艺节目,使得众多偶像团体只能游移于代言、封面拍摄以及微博热搜之中。

比如坤音娱乐旗下的“坤音四子”ONER,去年四月出道后,先后接下了薇姿、娇韵诗、舒肤佳、百雀羚、肯德基、华为手机等多个代言,中间发行了七首单曲,并在台湾举办签唱会。但今年,ONER却突然没有了动静,短期代言也逐个下架。虽然公司表示这是因为ONER在准备专辑,但粉丝在私下中却早有了另一种共识:ONER刚出道时的红利期早已过去,要延续去年同时期的代言盛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仅ONER,这是如今大多数经营偶像团体的公司面临的问题。借助网络选秀平台的热度,公司推送出去的新人偶像团体会在短期内具有强大的粉丝号召力,因此,大量的品牌也会挑准这一时期,邀请团体成为品牌的短期代言人,以此促进产品的销量。

然而,选秀带来的热度退去后,大量的经纪公司却没有办法继续维持旗下艺人团体的热度,推出的作品在有限的市场条件下,也仅仅能在粉丝之间流传。与“偶像”这个职业所挂钩的号召力,如今更多地成了粉丝之间的自嗨,而无法影响到更多的人。

目前,从《偶像练习生》中诞生的NINE PERCENT和从《创造101》里出道的“火箭少女”两个期间限定团可说是偶像行业里最为路人所熟知的团体。在热度上,NINE PERCENT略胜一筹;而在作品方面,“火箭少女”拿下了电影《毒液》和《飞驰人生》的主题曲资源,而NINE PERCENT虽发行了一张专辑,却没有与其他领域进行联动。

这一句评价,或许折射出了目前中国偶像行业面临的最深层的问题:对“偶像”这一职业在认识上的不足,以及偶像核心业务的缺乏。

“偶像”在日韩早已成为了一个专属的职业名词,他们的主业是唱歌跳舞,却也同时有演员、主持人等多重身份。而在日本,有许多的偶像团体拥有自己的综艺节目,并开发出各自不同的风格,借此维持持续的曝光度。以日本最大的偶像经纪公司杰尼斯为例,旗下偶像团体TOKIO的综艺节目《The!铁腕!DASH》已经在电视台播出超过二十年。

但即便是在工业体系十分完备的日本,当“偶像”跨界到演员和主持人行业里时,虽然他们具有庞大的粉丝基础,却需要经受行业和观众更严苛的审视。在其分工十分明确的娱乐体系里,“偶像”是一个独立的身份标识,也具有其独特的行业守则,例如不能公开恋爱,等等。

而在中国娱乐行业里,“偶像”的核心业务是十分模糊的。在唱跳和舞台表现上,他们并没有令人惊艳的感染力,在面对粉丝时,也没有专业的服务意识,以至于背后进行运营操作的公司,也大多数希望通过代言,快速地从已有的粉丝身上“收割”一笔快钱,而并不注重,或是没有能力进行更长期的培训和规划。

意识的模糊带来的是行业里相关环节的缺乏。例如国内没有正规的打歌舞台,无法宣传新歌,通过舞台表现吸粉一事,早已被粉丝诟病许久。因此,许多“偶像”维持吸引力的方式便只能通过粉丝对其长相的认同,当团队也只能以此作为卖点将艺人推到公众视野之内,“XXX 雀斑妆”,“XXX 比心”的热搜便层出不穷。

或许能在2020年达到1000亿规模的偶像市场,如今正期待着更新鲜而专业的偶像团体的出现。但上下游产业的断裂,偶像意识的缺乏,使得带着“偶像”之名的这一群年轻人,既缺乏制作作品的能力,也缺乏推广作品的平台。

“偶像”虽然必然带来流量,但“流量”并不是“偶像”这个身份所包含的一切,也不是“偶像”的替代品。在享受偶像文化和偶像产业带来的粉丝福利和流量福利时,偶像也必须履行自身的义务,保持其作为“商品”的人设,推出作品,锻炼能力,做一名“偶像”应做的事情。

【文/一树】

The End

出品 | 北京独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监 制 | 李星文

主 编|杨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