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煜全前哨大会:千万不要小看这10个机会

内容来源:2019年4月20日,在创新地图主办的第三届“前哨大会”上,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得到APP《全球创新260讲》主理人王煜全进行了以“2019:回到未来”为主题的精彩分享。笔记侠作为独家笔记合作伙伴,经主办方审阅授权发布。

封面设计 &责编| 智勇 嘉琪

第3489篇深度好文:10957 字 | 20 分钟阅读

全网独家·完整笔记·科技互联网

本文优质度:★★★★★口感:酸奶奶酪

上半场预测了2019年10大科技趋势,如果你之前参与了笔记侠举办的科技测试活动,你猜对了几个?

那么,在这些趋势背后到底有什么规律?

以下,尽情享用~

我们要了解一个行业,就要了解哪些技术正在改变这个行业,这是未来。同时,要了解,以前的技术曾经怎么改变了社会,而社会重新反过来把技术用于行业,这是过去。

过去和未来叠加才是今天。我们有一套技术和方法支持上半场的2019年科技趋势预测。

一、趋势背后的规律

大家一定会有这样一个感觉,就是这个时代和以前特别不一样。

二三十年代,科技进步主要是工业化大生产;五六十年代,主要是在IT;八九十年代以后,科技进步主要是互联网。

但是今天你发现科技突然出现井喷,各个行业领域里面都有科技了。为什么?因为现在进入了科技企业3.0的时代。什么叫3.0?

我们要从科技的源头说起。科技的源头是什么?从瓦特改善了蒸汽机之后,才有了科技企业。

但是,那时候的科技企业谈不上1.0,因为不能实现大规模量产。科技如果不能量产,不能造福于社会,它的应用范围是非常狭窄的。

虽然瓦特和另一个投资人博尔顿,俩人成立了博尔顿瓦特公司,可以说是全球第一个科技公司。但是我们不承认它是1.0,它是一个早期状态。

1.科技企业1.0

什么时候才出现科技企业的1.0?

福特的出现。福特车如果换算成今天的价格,也就是几千块钱。福特的出现直接改变了美国社会的整个面貌,核心的原因就是实现了量产。

这是工业化大生产的鼻祖,科技企业1.0解决的是量产问题。

2.科技企业2.0

六七十年代进入了2.0的状态,2.0的特点主要是研发和量产一起来解决,但要求什么?

因为研发的时间拖长了,就要求有风险投资分期的支持,所以风险投资是伴随着科技企业2.0起来的。

3.科技企业3.0

现在进入了科技企业3.0。3.0的特点是把研发和量产两部分都打通了,同时还加上了科学的部分。

实际上真正要把一个科研成果送上市,这三个环节必不可少。

第一个是科研,出科学产品。

第二个是技术。

第三个是工业化,只有整个链条完成,科技产品才算完善。

为什么今天出现了科技的井喷?

就是因为科技企业3.0的出现,科技被流水线化了,可以大规模复制。所以就体现了科技推动社会的一个优势。

但这中间是有进化存在的,从1.0到2.0再到3.0。这个进化到今天还没有停止,没有停止的原因在于,今天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充分解决。

二、创新的进化

1.四个现代化

真正要解决好科技创新也需要四个现代化。

第一,叫企业化。

第二,叫产品化,你要能够把科技转化成产品。

第三,叫规模化,光产品不够,还要能大批量的生产。

第四,叫资本化,这样你才有退出的机制,才能实现良性循环、实现自我再生和造血。

科技企业3.0在整个企业发展过程当中,存在两个明显的鸿沟。

第一个鸿沟是企业化,大量的科技产品还不能转化成企业。因为科学家不认识企业家,企业家不认识科学家,信息不对称。

第二个鸿沟是规模化,有大量的科技企业不是死在研发的路上,而是死在研发完成了以后不能规模化的前夜。

因为量产需要很多钱,而这个问题国外很难解决。因为建厂是个巨大的投入,而国外缺乏能对这个投入做出评估的人员。而中国就敢做这个事,因为我们能评估这个东西能不能量产,甚至凭我的技术还可以帮你很便宜的完成量产,这是中国的优势。

科技创新3.0带来的井喷,它能够解决现在全球化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就是科技红利分配不均。

它的解释是:用端到端的创新来重新分配科技的红利,科技红利不应该只属于大规模制造者,也不应该只属于创新者,应该是全产业链的分配,人人参与创新,人人参与分配。

对于任何一个企业,你今天做科技一定要明白一点,就是要把它打通、打穿,做端到端的创新。从整体来讲,我把它叫做创新生态。

以前有一个创新,比如瓦特有个蒸汽机就很了不起了,靠这个创新能吃一辈子。但是今天一个创新根本不够用,如何持续高效地产生创新,是对一个企业的新需求,也是对一个经济体、对一个产业的新需求。

如何持续不断地产生新的创新企业、新的创新产品、新的科技,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把这个问题定义为创新效率,如何提升创新效率,让更多的创新出现。

那么,创新效率怎么解决?用全球的系统来解决,所以,创新是个生态问题。

科技化必然伴随着全球化,因为本国资源、本地资源不能保证每个部分都是优势。我们讲过积木式创新理论,就是用最优的长板互相结合。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保证你所拥有的创新需要的资源是最优的,怎么办?全球化。我们叫做创新效率理论。

2.全球化4.0

一战之前,随着西方的工业革命,全球化就开始了。全球化1.0主要是全球化贸易。

二战之后,进入全球化2.0阶段,因为打完了大家都认为要建立国际组织。所以,二战之后建立了国际规范。

之后进入了全球化3.0,叫做产业的全球化。因为当国家之间能够理性地互相谈判、互相商谈合作,而不是用战争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一个企业就可以做超越国家的布局了。而美国大量产业的移出,就是产业全球化的结果。

中国还停留在全球化1.0,仍然是贸易的全球化。所以,我们必须要跟上,起码要做到产业全球化。

中国制造不应该只是在中国才能制造,而是中国人是制造专家,到哪都能构建出全世界最好的制造工厂,这才叫全球化3.0。

而现在,全球经济竞争的主力已经是创新了。这个和外面的主流的说法是不一样的,现在全球化4.0的标准说法是世界经济论坛提出来的。

施瓦布在今年会议上提出全球化4.0,他指的是服务全球化,因为产业、工业已经全球化了,他认为应该延伸到服务全球化。

产业全球化之后肯定不是服务全球化,服务全球化十年前就在推行,现在看显然是不成功的, 比如让印度人服务美国人的需求,他根本不知道你的需求是什么。

但是创新现在越来越全球化。为什么创新可以做到全球化?

因为它符合创新效率理论,就是科技企业要做到的事情,下面的产业如何对它形成支持,生态产业如何对企业形成支持,以使得自己在生态里能够大量地产出,这就叫效率最大化。

创新效率就要能够对自己的创新生态形成系统的分析,知道如何去改进、如何去优化。

比如说中国,我们有开发区,开发区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开发区可能带来的问题是什么?

有一个典型的问题,现在各大开发区都对新科技特别敏感,给各种各样的支持,只为让科技企业到自己开发区入驻。

最后你发现,一说人工智能,全国都搞人工智能;一说生物技术,全国都搞生物技术。看似很好,但违背了一个小规律。中国的优势来自于我们的产业集群能力。

在任何一个地区,我们聚集了一大堆相同产业的企业、上下游互补的企业甚至有点竞争关系的企业,这样就形成了非常强大的灵活性和创新能力。

如果各个开发区都去竞争先进科技企业,实际无形当中分散了中国的产业集群能力,对我们的发展是不利的。

所以,看似你在做好事,可能适得其反。这就需要我们深入研究,如何提高创新效率,提供更多的创新人才。

不同企业有不同的创新效率,现在已经基本证明大企业创新效率大大低于小企业。所以大企业在做创新的时候,正确的做法不是自己建研究院,而是去投资小企业。

小企业有试错成本低的特点,它可以去试各个领域,失败就失败了。所以大企业在布局的时候可以做一些前瞻性的投资布局,赢得和小企业合作的机会,合作程度加深以后谋求收购。

案例:迪斯尼

迪斯尼其实是个科技企业,它在影视制作里用到的科技非常多,而且非常前沿。但是它的科技从哪来?

它没有研发,只是做了一个加速器,帮助科技企业加速。每年招十个企业,都是最好的科技企业。

你要进到我加速器,我就给你各种资源、各种支持,帮助企业成长,而且这个过程当中还和你一起研究如何找到业务的共同点,和你一起合作。

除了大企业,创新生态也有效率问题,我们为什么喜欢去奥斯汀,不去硅谷?

硅谷很多成功是天然的,很多人说硅谷的成功归功于加州的政策好,但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些政策,硅谷还能更好。

但奥斯汀要归功于一个人的努力,就是科斯梅斯基,奥斯汀本来并不是硅谷,但缺什么条件这人就给什么条件。他把奥斯汀打造成一个创新生态非常完善、创新效率非常高的创新高地。

现在奥斯汀被认为是继承了硅谷衣钵的创新中心,甚至硅谷都丢掉了自己很多创新的东西。所以,创新生态也有效率的问题。

我原来和北大国开院的周其仁教授一起看创新、看企业,周老师有独特的视角,周老师一直想问为什么创新从以色列发生。

我们就想中国的优势在哪儿?中国的优势不在创新发生上,中国的优势是在创新扩散上。

创新成功如果是个连续链条,越往后中国价值越大,但创新如果是端到端的,你不能说后端就没价值,前端就有价值,因为谁能让创新成功谁就有价值,我认为前端现在做得好,后端稀缺,所以中国的价值在全球创新反倒更大。

所以我们有个概念,全球的创新应该是什么样的。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叫天堂?

天堂就是住美国的大房子,雇英国的管家,请法国的厨子,用德国的司机,戴着瑞士的手表。

那么,创新的天堂是什么?

创新的天堂就是用匹兹堡的人工智能技术,请特拉维夫的CEO,花中东的钱,请伦敦的设计,雇班加罗尔的软件程序员,在深圳量产,去香港上市。

工业经济时代,能源是石油;创新经济时代,能源是脑力资源。

全球经济越来越多的创新驱动,意味着我们要去获取全球最优的脑力资源。如何让全世界的人才为我所用,这是最重要的。

今年我带大家参观了TCL展位,和TCL负责人交流时提到,2018年TCL在波兰建立了一个人工智能研究院,我很好奇为什么在波兰建研究院?

他们解释,TCL在波兰的人工智能主要是底层研究,比如人工智能的算法、模型、开发,深度学习算法优化,这些需要数学能力强的人才,而波兰是盛产数学天才的地方,所以在波兰建立研究院又便宜又好。

这时候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研发,把研发向全世界推广,中国的深圳可以实现扩散,能让价值最大化。所以,真正的国际化是要学会用全球的资源。

过去我们比较制造,现在要比较海外制造能力。过去我们说要强调研发,现在我们要强调海外研发能力。

一句话,要学会全球化的布局,尤其全球化创新的时代学会全球化布局,用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帮你做创新。

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全球化的创新生态矛盾。

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通过全球化的创新生态来解决。跨国不是跨国机构的事,而是跨国的创新生态。这样就不会有这种冲突的问题了。我们特别认同,任何一个时代,要做属于这个时代的事情。

我特别喜欢一首诗,这首诗是唐宣宗李忱写的。曾经出家当和尚,后来又被找回来送到宫中当皇帝,因为体验过民间疾苦,所以他是一个非常励精图治的皇帝。

有一次他在山里跟他的师傅一起走,看着河流从山涧奔流到海,师父作了两句诗“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意思是站得更高一点、视野更远一点就可以看到山,否则只缘身在此山中看不到整体。我们看世界经济,要拉远看,把中国放在世界的维度上看。

唐玄宗不愧为帝王,他说“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这是中国现在的现状,我们改革开放40年,一路走来经历多少坎坷,但我们不能停在这儿,不能满足于现在的成绩,否则一定会倒退。

我们必须把自己汇入全球经济的大潮里,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最大的作用,这才是中国人真正应该有的使命。

三、中国参与创新的十个机会

1.站到潮头做创新

千万不要觉得创新是多么遥远,多么艰难的事情。当你天天跟牛人混到一起的时候,你就有机会做到最牛。

案例:盲人眼镜

这款产品可能很多人都看过,就是像一个眼镜一样的东西,能让全盲的盲人感知到外部世界,相当于恢复光明!虽然它的精度不够,但是最起码你知道外部世界大致的样子。

他们去年落户到中国,实现在中国的注册申报和量产。现在这款产品在国际的售价是1万美金(等于67109人民币),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通过中国的量产,把价格降到1万人民币。我们的贡献就是让最好的产品卖到最便宜的价格,这是中国的贡献。

我现在正在筹划,成立一个脑科学研究院。成立这个研究院干嘛?

研究认知科学的最前沿,其中有个前沿,叫“脑机接口”,它之所以是研究方向,是因为我们大脑必须有脑机接口。

大脑是个富矿,有太多智能的东西,越到人工智能你会发现我们的大脑比人工智能还优秀。但你需要有测试、有互动,才能了解这个大脑的工具,所以叫“脑机接口”。

但是传统的脑机接口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我们的大脑是一团没有任何防御系统的培养基。也就是你一旦把大脑打开,任何细菌上去都是疯长,因为它没有任何免疫系统。

但是现在所有的脑机接口都是要打开的,所以这个想法是不成立的。

所以我们这个东西叫非植入式脑机接口。因为人亿万年已经形成了从周围神经向大脑神经传递信息的一个完整系统,没有必要直接向大脑神经传递。而且那反倒是一个不好的方式,最好的方式就是利用现在的周围神经系统向大脑传递信号。

最好的就是我们这个舌片(IOD)。所以,等到研究院成立后,我们正式对外宣布,向全世界所有的学术机构、非营利机构,开放我们的舌片系统。你可以利用我的舌片做各种各样的研究。

举个例子,有一种病叫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迄今为止,在医学上基本无解。我们都知道大致的原理,就是神经退行性疾病,大脑不用慢慢退化了。

现在西方很多医院,给阿尔兹海默症患者开的药方是游戏。你每天花半小时打打游戏,大脑退化的速度就会减慢。

但问题是打游戏可能只锻炼到一部分大脑,你不能保证大脑所有的地方都得到锻炼,怎么保证退化的部分被锻炼到?不知道,因为我们现在的大脑,还有很多未知的地方。

现在我们的输入系统有了,可以用各种模式的输入去刺激大脑,人躺在核磁共振里就能知道大脑哪部分被激活了。可以激活各个部位的大脑有什么差异,慢慢找到一个办法,使得大脑各个部分都会被激活。我们不要忘了大脑系统和理性系统是两回事。

大脑可以在睡觉的时候继续工作,做梦就是大脑工作的一部分。未来阿尔茨海默症的患者可能需要的是晚上睡觉时含上这个舌片,刺激他大脑各个地方,保证大脑都锻炼到,保证他神经不会退化。

全球正在研究一个领域,叫做强化学习。这儿指的是人的强化学习,就是对大脑施以适度的电流刺激,学习能力会加强。

你希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什么东西就是比别人学得快、比别人学得好。可能就需要带上类似的工具做特种模式的刺激。

人类有一个特别神奇的地方,到今天为止都没有办法在科学上完全说清楚。7000万年以前,人类产生了基因突变,大脑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我们学会了认知符号,学会了读和写。

全世界只有人类,7000万年前就学会了,这说明大脑的潜力超乎我们的想象,因为7000万年以前,大脑根本就不是为了阅读而设计的,但它竟然掌握了这样的能力。

我们怎么知道大脑会不会还有一个这样巨大的潜力。我特别相信,我们那个舌片看似简单,但它相当于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里面的电子显微镜。

原来做实验你根本看不见,后来有了电子显微镜,分子结构、细胞结构都能直接看见,所以电子显微镜出来以后,出了一堆诺贝尔奖获得者。所以想给大家说的是,不要以为我们不能推动科技最前沿。

2.从应用找科技

中国人最会找市场、找需求。我有个朋友叫江淦源,他特别喜欢玩魔方,曾经拿过全国冠军,并创造了当时的中国纪录。

他最喜欢跟人对战,因为对战就需要有条件,结果让他慢慢找到了创业机会,利用魔方做成了一个产业,并且在全球范围内得到玩家的普遍认可。

其实魔方不仅是一件普通的玩具,而是一项手部极限运动,他们按照专业竞技器材的要求对魔方进行研发,放入所有的想象力,磁力定位系统、蜂巢接触面、徒手调试弹力大小与松紧、各种个性化的竞速设置,并且在小的空间内放入了编码器、陀螺仪、单片机、蓝牙芯片等。

同时,他们还引入了互联网精神,让进入门槛更低,不断获得用户的认可。

我觉得这才是这个时代该干的事儿,将自己的兴趣转化为自己的事业,既快乐又赚钱,并且还有成就感。

只要你有喜欢的事情,就有可能找到你所擅长的应用与领域,这是从应用看科技。就像小小的魔方,被植入传感器、智能部分、蓝牙,以及信息传输部分的魔方,再也不是以前我们所认为的普通的魔方了。

3.投资布局科技前沿

从投资角度去布局科技前沿,这个是我们正在干的事。以前的模式,尤其是天使投资模式,叫3F模式:朋友、家人和傻子,中国有个说法叫杀熟。

正经的投资模式应该是你有吸引力,人家愿意投入,你能产生回报。

但为什么叫3F模式?原因就是早期投资回报很难获得。早期对科技前沿企业的投入和关系的建立,其实能够帮到很多大企业完成科技前沿的布局。

吴晓波老师讲过一个概念叫“产融资本”,我们正在把产融资本实体化、落地化。

4.成为科技企业家

现在投资的机会有很多,也不只是投资人才能做投资,如果你和这个产业有很好的结合,这也是你切入投资最好的机会。

当然,你自己也可以成为那个企业家,因为这是一个创业创新的时代。不过,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还是有一个路要走的。

有时候我们容易误解,优秀的企业家就是大学毕业就创业甚至没有毕业就创业。我们不太鼓励年纪轻轻就创业,因为创业不光需要人脉、资源和经验,还需要实干。

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一个创业团队,当你周围有牛人要创业的时候,你加入他,成为第一批的创业者,你就可以叫做联合创始人。

别以为联合创始人多么高大,其实一个企业、一个人创始的时候,早期团队可能只有十个人,这十个人都可以叫联合创始人,再往下你就有机会自己做创始人。

全球最好的科技企业CEO的年龄往往是40~60岁,因为他积累了很多经验,甚至是连续创业者,创了N多回业,才成功的,所以急不得,但这条路是可以走的。

5.在已有平台上实现创新

无人机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在技术已经成熟的平台上做各种应用,相对来说会更容易找到自己的突破口。

无人机在生物领域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

案例:独角鲸长角的秘密

独角鲸前面有一个长角,但一直以来我们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今年一个新的学术研究成果发现了独角鲸的秘密:

大家都知道鱼群在躲避捕猎者时非常灵活,而独角鲸在捕鱼时,会用它的角把鱼拍晕,这样鱼就不会来回躲了,猎物轻松到嘴。

我们是怎么发现这一秘密的呢?无人机功不可没!生物研究用无人机长期跟踪海洋生物,在上空一直在俯拍,这样就能够知道海洋生物的很多动态了,独角鲸的秘密也就“不攻自破了”。

保障安全

前段时间,有国外高校学生进行研发,使无人机又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排雷。

很多地方因为战乱埋了很多地雷,导致这些地方无法进行开发,人工排雷伤亡很大。现在无人机进入该领域,就可以避免人员上的伤亡。

还有无人机竞速,现在是国外小朋友喜欢的玩法。什么意思?

跳楼是有生命危险的,但想知道跳楼的感受,就用无人机去跳楼。把无人机飞到楼顶上,参与者戴上虚拟现实眼镜体验跳楼的感觉。仿佛身临其境,但不会发生任何危险。

在一个成熟的生态上去做创新

无人机有各种玩法,在创新生态上做创新是创新者可以考虑的地方。生态的底层是谁,谁就有义务去完善生态。

案例1:大疆无人机

大疆是中国人的骄傲,大疆在无人机领域基本上已经成了英特尔。现在全球无人机企业一定会说我和大疆有合作,非常了不起。

唯一还有点小缺憾,就是大疆已经成了生态的缔造者了,却没有主动去维护和开发这个生态。所以,我觉得大疆需要一个开发者大会,这是全球生态开发者负责任的表现。

案例2:快手

快手最近开发出一类新的快手电商,对推广农村经济特别有用,让人看了特别有购买欲。

前几天跟国务院参事汤敏老师聊天,说到快手,汤敏老师说:“我们有3000多人的队伍,专门在全国各地帮助农村,用快手拍快手短视频来推销农业产品。”

这已经不是我们想象的纯娱乐了,问题是快手如何做成了电商?对此我研究了很久,后来发现,很多你想要实现的目的,可能有两种手段:一种是很高科技但没有用,一种是不是很高科技但很实用。电商要解决的问题是信用,这也是淘宝成功的原因。

但快手无疑提供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思路。如果我每天在田间地头播的都是我农业的操作,我肯定是干这件事儿的人,你就可以信任我,而且我每天愿意花时间播,花精力播,我就肯定不会忽悠你一次就走,因为我要靠这个做生意,如果你说我们不好,我就没得活了,我很在乎信用。

所以在信息流逐渐增强、信息碎片颗粒度越来越细的情况下,信用的提供是对新时代的一个信用体系的构建。这和现在整个新时代媒体发展的特色都非常相关。

简单地说,快手就是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式解决原来区块链想解决但一直没解决的问题!

这是很有意思的,当然另外一个前提是科技。他们不是所谓的大V,也没有上百万上千万的用户,但在这个平台,他们只需要维护好几千个用户,就能月入几万。

问题是你要让那么多推广自己产品的人去建立与客户的联系,如何做到呢?其实快手背后有一套很强大的人工智能算法,这对互联网而言特别有意义。

互联网应该更加平民化,而不是永远有个中心地带让人去围观,快手就是用人工智能实现了去中心化的分配,平民化的传播。

所以,这个平台也有巨大的潜力,它未来可能会演变成除了今天的农产品以外有很多的电商都可以加载上去,而且还有很多可开拓的领域。虽然今天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有哪些,但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完善。

6.做创新的超级用户

关于做创新的超级用户,比较典型的就是云迹。

你要说的机器多么领先也未必,但有数据统计,已经有很多酒店用它积累了足够多的使用体验,而它也因此胜出了。

还有一个更典型的例子,因为推崇西南偏南(德州的地理位置,这是一个每年都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举办的可能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音乐盛典)而成功,这个公司叫Airbnb(爱彼迎: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家的客厅、沙发租出来,让别人住,人人都能办的旅馆的线上旅馆服务)。

Airbnb的创始人是三个住在旧金山的IT宅男,因为他们老是参加IT会议又住不起酒店,觉得能住沙发也挺好,因为很便宜,但没人让他们住,他们就说我们先把自己家沙发租出来,结果也没人来租。

我第一次听Airbnb时,第一反应是有好好的酒店,能提供优良的服务,干净的房间,为什么要去人家里?很多人都和我们一样的想法。

很遗憾,我们不是创新的早期用户,我们比较保守。谁是创新的早期用户呢?就是奥斯汀那帮人,他们叫自己“古怪人”,任何新鲜事物都愿意尝试,不觉得这些事儿有什么古怪。

奥斯汀每年办西南偏南,一下子涌进去几十万人,根本没有那么多酒店可以住。所以,Airbnb跑到西南偏南去推,马上西南偏南了,你们愿不愿意把自己家的客厅租出来赚钱,这样参加西南偏南的人就可以住你家客厅,Airbnb就这样推广开来了。

我们的总结是这些来西南偏南的,都是“思想极客”,在思想上追求前卫、追求尝鲜,他们又只是普普通通的消费者,愿意住在一个普通的陌生人家里。

所以,在西南偏南,Airbnb第一次尝试到了被接受的感觉。这些人还是特别好的扩散者,因为这些人使用了觉得非常好,就会口口相传。如今的Airbnb,已非常成功。

因此,我们认为中国至少在创新中还可以有一个价值:做创新的超级用户,去拥抱创新。

我们中国人本来就喜欢创新,每当有什么新兴事物,就愿意使用,像当初的iPhone。包括我们现在的手机支付、刷脸支付,在国外不可想象。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价值,因为首批用户和应用的传播往往对创新的生死存亡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中国人要重新反思,要知道我们在创新当中的价值。

7.做创新的代言人

当然你不光能做用户还可以代言,如果你用多了有经验还能替他说话。

现在代言人都是明星,阿什顿·库彻是影视界投科技企业最多的;中国是胡海泉投科技企业最多的。韩雪虽然不投资,但介绍科技、代言科技、自己拆手机,告诉大家科技是怎么回事,这都是科技的传播者,非常重要。

希望更多的演艺圈能扩散,但更希望普通人也能做代言。我们刚才讲在快手里有很多人,因为代言自己家的东西代言出经验和成果来,也可以代言别人家的东西,最后成了专家。

因为别人相信他的专业品质,相信他的专业鉴别能力,相信他的代言能力,这也是我们学得到的。

要成为明星门槛太高了,但如果你足够专业,持续不断地在某个领域积累自己的专业知识、专业经验,分享积累人脉,形成代言能力,这个人人都能干。

8.做科技产业连接者

做科技产业的连接者,但因为连接不畅,尤其是科学家和企业家,所以我们一直在宣传推广,做科学家粉丝团,帮助他们做推广。他们也需要有专人和企业做对接,企业需要知道科学家到底都在干什么。

我们的理想是让每一个企业家身边都站着一个最优秀的科学家,因为企业一定要知道科技前沿。

9.做创新的信用中介

信用中介是什么意思?信用中介和信息中介有什么区别呢?

信息中介是免费的,所以我们做科学家免费团是公益的,但信用中介是收费的,因为你要搭上自己的信誉。

想想那些帮人做担保的人,如果担保失败你就要赔钱。我们就干这事儿,因为我们是专业企业不是公益机构。

今年我们会带中国的企业家到海外,建立海外研发能力,和海外科研机构谈合作,建立合作能力。

10.做创新的支持者

什么叫教育支持者?就是教育孩子们学会创新。我们每年都做夏令营,不是为了盈利赚钱,纯粹是为了科技。因为科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世界是孩子们的。

我们前年去的是机器人世界杯,去年去的是美国NASA。今年最前沿的两部分是机器人和生物,我们搞了刑侦生物学,小朋友依靠生物碳按控制机器人编程,完成复杂动作,是非常好的学习Putnam Science Academy(PSA)机会。

在中国,我们从小接受的观念就是:四肢发达等于头脑简单。但美国有相关的研究证明,体育好的人容易学习成绩好,所以是中国的体育教育出了问题。

在中国,大家总以为进行体育教育就要牺牲传统教育,其实这是错误的想法。体育好的人往往其他成绩也好,语文也好,数学也好,有团队意识,将来成就更大。

所以体育和成绩是相关的。中国家长习惯限制孩子的体育,因为你要考试,你要学习。错了,你让他运动,他的成绩会更好。

我们还想做科技公司科技开放日,让孩子切身体会科技的重要性。去年夏天我带着女儿去参观云迹公司,我女儿特别兴奋,云迹机器人上面有小椅子,她立刻坐在椅子上去接触真实的科技,并且对科技产生了兴趣。

不要以为孩子不懂,孩子很可能比我们更懂,因为现在培养孩子要完成下一个转变,年轻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我们是互联网移民,对互联网的理解永远超不过他们。

但是我希望我们能够培养我们的孩子让他们成为科技的原住民,从小在科技领域长大。

今年前哨大会开始之前,我们和中国新商业知识管理服务商笔记侠,一起发起了2019年科技趋势预测,一起致力于推动科技创新,反响热烈,很多用户对未来的理解更加深入非常精彩。谢谢合作伙伴,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们一定会继续做下去的。

我要用一首诗来结尾,这首诗来自于那个非常贫瘠的年代,1968年,我们都知道,那时候不光是经济,文化都是非常贫瘠的,但依然有位诗人,他叫“食指”,非常真诚地相信未来会改变,我们今天已经好了很多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未来会改变,而且经由我们的手去改变,不是更值得自豪的事情吗?

所以我想用“食指”的这首《相信未来》和大家说再见,希望我们明年再见,一起把全世界的创新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相信未来

作者:食指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1968年 北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笔记侠立场。

嘿,你在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