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余韵:乌衣巷中刘禹锡

刘禹锡是个七绝高手,闻名于世的是《陋室铭》、《竹枝词》和这首《乌衣巷》。

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唐诗在王维、李白、杜甫、高适这些诗歌高手的折腾下,已经登峰造极。中唐诗人无论如何再难玩出花样来,要怎样在诗歌创作中走出自己的路,就是摆在刘禹锡们面前的难题。

面对盛唐诗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中唐诗人只有求变.。现在来看,他们选择了题材上面的专精,在前辈诗人没有达到的层面上拓宽深挖。比如李益就选择了用七绝写边塞诗,在凝练厚重,音律高亮上超过了王昌龄,高适这些边塞诗高手。而刘禹锡,则选择了用七绝来怀古。他路过南京的时候写下了《金陵五题》,《乌衣巷》是其中第二首。

唐人写怀古,大都是追忆六朝繁华。其实六朝乱世和盛唐比起来,未必更繁华,不过就像写唐明皇都用“汉皇”来代称一样,写前朝旧事来讽喻追思,总好过在诗词里面直接说当朝今不如昔吧。

刘禹锡写的这首怀古,就是怀念六朝。六朝古都,便是金陵。而诗中提到的“朱雀桥”、“乌衣巷”都是当时高门大户,大将贵族聚居的地方。魏晋六朝,一直都是门阀政治,而六朝最尊贵的门阀就是王导、谢安两家,冠盖如云,才子辈出。他们的居住地方相当于咱们现在的军区大院,或者是政府家属区。

可诗人看到的是什么情形?“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这些曾经繁华热闹的去处,如今却是野草横生,笼罩在落寞夕阳之下,显示出无比凄凉的黄昏景象。

看到这样的景色,诗人后两句就转入议论,这也就是千古名篇的精妙所在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些六朝时期高门大户,权宦之家的燕子啊,现在也飞进普通老百姓家了。

门堂里弄的飞燕,写出了几百年的沧桑历史感。燕子自然不是当年的燕子,门第也早就不再是当年的门第,很显然,这朱雀桥边,乌衣巷口早就变作平民聚集区了。

他寥寥几笔,就像拍电影的长镜头一样,随着燕子在空中起舞,将乌衣巷口的背景在时空中精妙切换,我们从燕子的视角,飞入寻常百姓家,却发现这是多年前的名门大户,如今已经破落不堪,只余夕阳残照,心中回忆起当年重楼挂彩,雕梁画栋,心中怅然若失,一口气也终于叹了出来。

整首诗写景“野草花”、“夕阳斜”寻常浅白,却余味悠长;写燕子视角独特,却隐藏了诗人对世事变幻,沧海桑田的感触。

这篇七绝平仄严合,写法规整,浅白通俗,却意味悠长,正是盛唐诗歌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