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太亚德:雅典海上力量的开拓者与奠基者

雅典最终成就的海上帝国,充分推动了雅典古典时代奴隶制经济高度发展、民主政治进步完善和文化繁荣昌盛。人们在提到这个时代时,往往只对伯里克利时期的辉煌赞颂不已,却忽略了在此之前为雅典海上帝国立国计、奠定壮大基础的卓越领导人前辈,可以说,没有他们敏锐的洞察力为雅典设计出走向海洋之路的蓝图,雅典的强国之梦不可能实现。有了雅典海上帝国,才有了希腊内部的极盛时代——伯里克利时代。

一、米太亚德与帕罗斯远征

在马拉松战役中指挥雅典人获得胜利的指挥官米太亚德,在公元前489年出动了雅典全部的海军前往帕罗斯,这次行动就是帕罗斯远征。

我们对这次远征的了解最早是在希罗多德的著作中,他的记载目前可以说是这次行动最为接近真实的叙述。然而现代学者在对其进行各种解释的时候,都没有深入阐释这次远征对于雅典海军政策发展的影响,尤其是对于米太亚德在雅典海军发展作用上的估计严重不足。

帕罗斯远征实际上影响了雅典未来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使雅典人意识到发展海上势力对壮大国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米太亚德并没有如愿取得这场远征的胜利

米太亚德于公元前555年出生在雅典的著名家族中,他曾经担任过凯尔索涅索斯的总督。在那里,他不得不面对波斯帝国的对外扩张,可能还被迫参加了大流士进行的征服西徐亚的行动。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米太亚德可以说是一直在为保证雅典在北爱琴海的利益而进行活动,自然而然的他便深刻了解到拥有一支强大海军的必要性,而三列桨战舰则是这只舰队的核心。

据希罗多德记载,米太亚德曾带领5艘满载财货的三列桨战舰前往雅典,但是其中一艘船被腓尼基人俘获,而且这艘船的船长是他的长子。这次失败对雅典的打击非常大,但是米太亚德所率领的三列桨战舰所表现出来的作用无疑是令人印象深刻的。4艘战舰最后成功逃回雅典,米太亚德及其追随者随后便在公民大会拥有了一些影响力。米太亚德后来更是成功地指挥了马拉松战役的胜利,其影响力愈加扩大了。

因此,他告诉雅典人,说要求他们提供一支规模为70艘舰船的海军,以及一支陆军,还要提供一笔金钱,却不向他们说明他准备去攻击哪个国家,而只是许诺说,如果他们追随他,他会使他们发财致富的。由于他的巨大影响力,雅典人在听到这些描述以后,毫不犹豫地按照他的要求把几乎整个雅典海军交给了他。这样,米太亚德就率领舰队进攻到帕罗斯,凭借的理由是帕罗斯人曾派遣过一艘三列桨战舰支援波斯人入侵阿提卡,同时,他还向帕罗斯当地居民提出交付100塔连特的赔款要求。

据希罗多德记载,事实上,米太亚德之所以怨恨帕罗斯人,是因为帕罗斯人提细亚斯的儿子吕萨格拉斯,曾经在波斯人海达涅斯的面前说过他的坏话。

最终,米太亚德并没有如愿取得这场远征的胜利,结局是只能沮丧地班师回国。他没有履行对雅典人的承诺,没有钱也没有胜利,整整围攻了帕罗斯26天却徒劳无功。

三、米太亚德失败的原因

回到阿提卡以后,米太亚德接受了公民大会的审判,同时他的大腿已经始发生坏疽的情况。公民大会考虑到他在马拉松战役中的卓越贡献,免除了他的死刑,改为判处缴纳50塔连特的罚金。不久,米太亚德由于大腿的坏痕和腐烂而去世了,那50塔连特的罚金就由他的儿子客蒙缴纳。

当时三列桨战舰虽然已经被雅典人最早投入使用并取得一定的效果,但是数量却还是非常稀少。而米太亚德更是料想不到帕罗斯居然能够在海上对他们做出抵抗,毕竟他当时率领的是雅典所拥有的全部海军力量。

公元前7世纪并没有直接的史料记载雅典海军的情况,当时只有对雅典造船区出现的纪录。有部分学者认为造船区跟海军之间是有联系的,他们大多引用了亚里士多德在《雅典政制》中的话作为证据:“每个部落被分成3个三一区和12个造船区。每个造船区提供一艘船,一共有48艘船5。”之后,克里斯提尼进行了改革,雅典开始拥有50个造船区。我们可以推测,造船区是有可能为雅典国家提供船只的。

当然我们没有关于造船区的财政情况的材料,根据猜测,最可能的情况是这些船归个人所有,然后他们把船出租给国家使用。据希罗多德记载,在公元前491年的时候,雅典和埃吉纳发生战争,雅典当时请求科林斯向其提供援助20艘三列桨战舰,由于科林斯和埃吉纳是海上的竞争对手,他们十分愿意帮助雅典,但是根据科林斯的法律,不能免费提供给任何国家战船,所以最后他们决定卖这20艘战船给雅典,但是只要花费非常少的钱,一艘三列桨战船只要了5德拉克玛、这20艘三列奖战舰就包括在雅典的那70艘船的舰队里。

这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三列桨战舰作为职业的战船,并不用于商业,所以跟造船区船是完全不同性质的,而它们的维护费用是非常高昂的。但是我们却没有任何资料显示雅典是如何维护那20艘三桨战舰的,也有可能一些富有的雅典公民,作为三列桨战舰的司令官,并且自愿来负责战船的维护工作。

而关于这一事件,古代其他史学家也有不同的纪录。根据埃弗鲁斯记载,雅典在包围帕罗斯的时候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在听到波斯的舰队正在接近他们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

也就是说,实际上雅典舰队是因为波斯人的到来而产生了恐惧心理,帕罗斯人的士气却在此时得到了极大的鼓舞,也许这正是米太亚德失败的真正原因。

雅典当时的海上力量仅仅只能勉强称得上是二流水准,在面对超级强国波斯帝国时,这样的反应和行为是合情合理的。这一说法使得当时雅典海军的撤退归结到技术因素的层面,为米太亚德的失败铺好了台阶。

四、雅典意识到发展海军力量的重要性

然而,雅典国家的公民大会在当时已经拥有了巨大的控制力,米太亚德依然无法脱罪,遭受到了处罚。另一方面,通过和十年前的那一次伊奥尼亚远征的对比,我们可以得到对这次远征的更加清晰的判断,结论是希罗多德对帕罗斯远征的记叙更为详细。实际上在希罗多德眼中,帕罗斯远征并不比上次远征更加重要,但是在这里希罗多德描述了一个大人物米太亚德,希罗多德主要的兴趣不是军事和政治,而是人的命运、希罗多德认为,人在获得最高荣誉的时候,也是最容易面临灾难的时刻。米太亚德就是这样一个为了个人膨胀的野心发动战争而自吞苦果的军事家。

但是无论如何,雅典在海上败给了波斯,而且三列奖战舰能够发挥极大的作用,这些事实让雅典人们印象无比深刻。

学者Kinzl认为米太亚德本来是期望能在帕罗斯获得一笔横财,然后用它来完成比雷埃夫斯港口的建设,而这也是雅典成为海上帝国的基础。他甚至认为雅典人在知道米太亚德这一目的的情况下,故意不加追问和阻拦,因为一旦成功,雅典城邦将会受益,就算失败也有米太亚德来一力承当后果。

与此相反的说法来自于普鲁塔克在其著作中引用的内容,一位公元前5世纪的作家斯特辛布罗特认为,米太亚德实际上反对地米斯托克利的海军政策。这一说法的根据是米太亚德隶属于支持发展重装步兵的贵族派势力,但是这样的身份立场并不能推定其反对雅典发展海军,固然他成功地指挥和取得过著名陆战马拉松战役的胜利。要知道,当时雅典的海军力量弱得可怜,根本无从发起作战。

米太亚德他自己拥有的4艘三列桨战船、他在凯尔索涅索斯的经验、他在波斯入侵西徐亚中的角色、他征服列姆诺斯等等,都使其认识到马拉松战役时期的雅典还无力在海上战胜波斯,而雅典如果想最终战胜波斯也必须发展海军力量,这一切都使米太亚德成为雅典发展海军力量最主要的先遣者。

五、米太亚德成为带领雅典尝试向海上发展的先驱

我们可以设想,如果这次远征成功,雅典就将取得爱琴海地区的强大地位,这一切都需要足够的三列奖战舰来实现,帕罗斯的那笔横财,也许本就该是雅典崛起之源。

帕罗斯远征失败后,整个雅典公民群体已经初步认识到发展海上武装力量的重要性,并且从思维上不再抵触发展海军,所以这恰好成为雅典能够顺利制订海军政策的一个契机,雅典的诸多政治军事指挥家也得到了一个准确而具体的发展方向,即大量打造三列桨战舰。

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大胆推测,米太亚德作为一个极富野心的军事政治家,不太可能纯粹只为了劫掠帕罗斯,更有可能的是他想借此扩大雅典在爱琴海地区的影响力,这是雅典民主能够进一步发展所必须具备的物质条件。同时,海军的发展无疑提高了作为水手的第三第四等级公民的地位,而正是第三第四等级的推动才使雅典走上了更加民主的道路。

所以总的来说,米太亚德是以亲身经历体验到海军建设重要性的雅典领导人,可以说他是带领雅典尝试向海上发展的先驱,为地米斯托克利成功实施海军政策开辟了道路,为雅典发展海上势力、建立海上帝国留下了重要的实践经验。

参考文献:

唐藕《试论雅典海上势力的崛起》

帕姆塞尔《世界海战简史》

贾文言《古代雅典海军建设问题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