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众开放周首日,都发生了啥?

自4月17日我们通过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众号

发出《“走进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 公众开放周启动活动预约告知》一文后,后台收到了很多读者的热情留言——“想去参加,但是人在外地!可真是太遗憾了!”“作为知识产权法专业的在读生,对这次活动可以说是十分期待了!”“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刷新了我对知识产权的认识,想看这个庭审!”

为了让不能亲临现场的小伙伴能够了解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后的各项工作进展、近距离接触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在昨天的知识产权法庭公众开放周的活动首日,小编特意为大家带来活动前方的第一手资料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让我感觉到全面的信息化和电子化!”看到只需读取身份证件,就能了解案件详情、实现类案查询等,来自上海交大的学生谢硕连连感慨“科技驱动法律”

4月23日,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举行“公众开放周”的首日。来自社会各界的数十名社会公众和媒体记者共同参观了知识产权法庭诉讼服务中心,体验了诉讼材料电子递交、典型案例线上检索等智能化系统,并旁听了一场公开庭审。

上午9时,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审理上诉人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百度公司)、北京搜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搜狗公司)与被上诉人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并进行网络直播。

该案由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王闯担任审判长,与李剑、刘晓军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记者了解到,专利权无效行政案件原来是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为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后,这类案件可以直接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并由知识产权法庭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不再审理这类案件。同时,根据中央机构改革的统一部署,自2019年4月1日起,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并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本案正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理的第一起专利权无效行政案件。

在庭审现场,记者看到,作为专利权人的搜狗公司代理人和作为无效请求人的百度公司代理人分坐法庭两侧,针对案件争议焦点激烈辩论。

法庭辩论中,“现有技术的公开程度”问题成为了双方激辩的焦点。通过双方现场展示的演示文稿可以了解到,无效请求人提供了旧手机,通过对这些手机的操作试图证明专利技术方案已经在先公开。专利权人主张本专利需要终端设备的屏幕操作和后台软件的配合完成,而无效请求人提供的手机只能表明其屏幕操作情况,本领域技术人员通过对手机的操作无法了解其后台软件设置,也无法了解其屏幕操作与后台软件的配合关系。故这些手机能否作为现有技术来评价本专利的创造性,需要通过法庭的审理来认定。

“今天的庭审非常精彩,律师的准备很充分,对案情的把握、证据的挖掘和观点的陈述都非常到位。”律师王茂华说,“很高兴看到中国的律师团队在法庭上展开这种唇枪舌战的辩论。”

在一起行政诉讼案件中,为何两位上诉人不坐在同侧?

根据纠纷的冲突实质来安排当事人位置,是这次庭审的突出特色之一。”知产法庭法官刘晓军告诉记者,将上诉人安排在同一侧的惯常做法虽然在表面上体现了上诉人和被上诉人的对立,但具体到本案,实质上的对立主要发生在两上诉人之间。本案根据纠纷的实质冲突原则,将无效请求人安排在法庭的一侧,将专利权人和专利无效审查决定的作出机关安排在法庭的另一侧,体现了诉讼当事人之间的对抗关系,反映了专利权无效行政案件的特点

知识产权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旁听庭审后,北京大学学生秦嘉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是数据科学专业,即将进入IT行业工作,对于知识产权案件很有兴趣,所以在知识产权法庭网站预约了此次庭审旁听。“知识产权法庭体现了国家对于知产保护的重视,庭审向公众开放预约,体现了司法公开透明,也让我对知产审判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收获很大。”

“本次开放周活动是知产法庭自初创至今,在即将进入一个新阶段之际承担的一次任务,是展现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的窗口,是对我们一百多天工作的检验,也是促使我们进一步成长的机遇。”知识产权法庭副庭长周翔表示,期待社会各界积极参与本次活动,并为知识产权法庭留下宝贵的意见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