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明讽宝玉,说他硬闯林黛玉卧室,暗讽的却是薛宝钗

《红楼梦》里的袭人,是贾宝玉第一个得力的丫鬟,贴身服侍,尽忠职守。袭人对宝玉的好,甚至要好过林黛玉和薛宝钗。为什么呢?其实也很好理解。袭人是贾府花钱买来的丫鬟,由此可见,袭人的母家是穷到不能再穷了,才会把女儿卖了。如果稍有一点活路,谁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卖了呢?

袭人被卖到贾府,便是命运的转机。她在贾府,“吃穿和主子一样,也不朝打暮骂”,所以,她在贾府十分卖力的服侍主子,服侍贾母时,心里眼里只有一个贾母。后来给了宝玉,心里眼里便只有一个宝玉。她好不容易熬到宝玉首席贴身大丫鬟的地位,将来必是给宝玉做了屋里人,成为姨娘的,当然会对宝玉尽心竭力。

所以,她对宝玉的好,那是没的说,其心怀备至,甚至要好过黛玉和宝钗。当然,袭人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她爱宝玉,而是她作为奴才跟着宝玉,宝玉好了,她才会好,宝玉若是不好,她也会跟着倒霉遭罪。

所以,“袭人在家听见她母兄要赎她回去,她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还对她哥哥和母亲说:“这会子又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看了,她是铁了心的要跟着宝玉了。

袭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宝玉好。但是,她只是以当时的主流价值观念来要求宝玉,并不是真正地理解宝玉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所以,袭人不是爱宝玉,只有真正理解宝玉的黛玉,才算得上是深爱宝玉之人。

袭人要求宝玉用功读书,关心仕途经济学问,还要他改掉爱红的毛病,不要动不动就说死呀活呀的。她与黛玉不同,黛玉深知宝玉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不会说“混帐话”,要宝玉去读书。袭人如此要求宝玉,是要他走正路,将来飞黄腾达,封妻荫子,她好跟着享福沾光。

将来宝玉娶谁为妻,也关系到袭人的切身利益,所以她在这方面特别慎重。有人说宝钗对袭人的脾胃,黛玉则让袭人生厌,所以袭人支持宝钗,站在了金玉良缘一边。这种观点其实是不对的。袭人只关心宝玉的声名,不让他早恋。

因为在当时封建礼教的严格束缚下,任何一个青年男女,未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与人发生私情,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一生的声誉就要毁了,那这辈子也就完了。所以,袭人反对宝玉与黛玉过度亲密接触,当然也反对他与宝钗过度亲密接触,毁了宝钗和黛玉的声名,倒是其次,袭人最怕的是宝玉的声名毁了,一辈子没了前途,那袭人的前途也就完蛋了。

所以,在诉肺腑那一回,袭人无意中听见宝玉向黛玉表白,如同听见一声炸雷,当场说“神天菩萨,坑死我了”。过后,还要想着如何应对,方能免此丑祸,避免宝玉和黛玉做出“不才之事”。同样,宝玉与宝钗的过度亲密接触,特别是宝钗,动不动就来找宝玉,而且不是在深夜,就是在宝玉还未起床之时,也引起了袭人的警惕。于是,就有了袭人明讽宝玉,暗讽宝钗这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第二十一回,史湘云来到贾府,贾宝玉恨不得天天和她厮混在一起,于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脸也没洗,头也没梳,就来找黛玉和湘云。结果,湘云和黛玉还没醒呢,史湘云睡在床上,半个膀子都露出来了,宝玉还替盖了一下被子。

这时,袭人就不高兴了,她见宝玉天天与黛玉、湘云厮混在一起,人家还没起床,他就去闯人家的卧室,这不是个事儿啊。可巧,这时宝钗也来找宝玉。本来宝玉起的够早了,而住在梨香院的宝钗,这么早就来到宝玉的屋子,可见宝钗也是别有用心的。

于是,袭人对宝钗也有意见了。不得不佩服袭人的精明,她说了一段话,明着是批评宝玉,其实暗里也是在讽刺宝钗。

宝钗来到怡红院,就问袭人:“宝兄弟哪去了?”袭人含笑道:“宝兄弟哪里还有在家里的工夫!”宝钗听说,心中明白。又听袭人叹道:“姐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

袭人这话,明着是在说宝玉和湘云、黛玉,走得太近,黑家白日的闹,没个分寸礼节。同时,她也是在说给宝钗听,其潜台词是:宝钗你这么早来找宝玉,是不是也太过分了?是不是也没有分寸礼节啊?你和黛玉,还有那个史湘云,都离我的宝玉远一些,不要勾引我的宝玉做出不才之事,毁了宝玉一辈子的前途,那我袭人的前途也就毁了。

平心而论,袭人这么做,虽然有为了她自己的成分,但也是为了宝玉好。毕竟,这是当时主流的价值观啊。袭人虽然怎么,但她绝对是一个好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