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没有高鹗的续写,《红楼梦》还会成为四大名著吗?

文/丽华心语

说到《红楼梦》曹雪芹,是离不开高鹗的。清乾隆五十五年,高鹗应程伟元之邀参与整理《红楼梦》。经过近一年多的时间,与程伟元共同完成了第一版活字排印本出版,今称为程甲本。作为现今最通行的本子,这对当时和后世的读者来说都是一件功德事。正是由于程高的整理和出版,使《红楼梦》出现了第一次阅读高潮——当时京城士大夫家皆置一部,出现家弦户诵、妇孺皆知的阅读境况。在程乙本问世第二年(1793),印本《红楼梦》远渡日本,揭开了《红楼梦》流传国外历史的第一页。

在以往的二百年间,我们红学研究中恰恰对这一重大贡献认识不足,研究缺乏,评价还不够高。记得我曾经写一篇文章,涉及后四十回内容,阅读量8万多,60条留評。有人说:"高鹗是胡扯的,请你不要把后四十回带进来。"甚至有的痛骂高鹗。张爱玲在其红学著作《红楼梦魇》中更以义愤填庸的笔调称之为"狗尾续貂如附骨之疽"。

但是也有部分人比较公正的評说:"《红楼梦》的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流传了百多年,起码让我们能够看到一个完整正《红楼梦》。"如王蒙所说:"即使高鹗的续书有几百个缺点,但我们今天任何人的改(续)肯定远远赶不上高鹗。"

高鹗生活在约1738年至约1815年,清代文学家。字兰墅,一字云士。因酷爱小说《红楼梦》,别号"红楼外史"。汉军镶黄旗内务府人。三十岁左右在京西北长城附近某地教家塾,也可能做过幕宾。在乾隆五十三年中举,六十年成进士。历任过内阁中书、汉军中书、内阁典籍、内阁侍读、江南道监察御史、掌江南道监察御史、刑科给事中。他的同僚们对其评价:"兰墅天才明敏,遇事如锥脱颖,无所不办"(徐润第《郭艮斋遗涂继畲书》)。而后人从同为顺天乡试同年举人的张问陶《赠高兰墅鹗同年》诗注"传奇《红楼梦》八十回后,俱兰墅所补"中,考证出高鹗是《红楼梦》后40回之作者。

至于高鹗是不是后40回之作者续书或整理《红楼梦》,这里暂且不论,且说高鹗通过木活字印刷后使其更为广泛传播,《红楼梦》是四大名著中传播影响力最大的一部。高鹗作为世代读书人的子弟,能将《红楼梦》续写或者整理付梓出版,是对其利于流传有不可磨灭的功劳。从以下两点看:

从当时社会政治来看,乾隆五十六年,高鹗、程伟元将《红楼梦》前80回合后40回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并以木活字排印出来,结束了《红楼梦》的传抄时代,使其得以广泛流传。而此时的中国,正处于中国封建君主专制的至高点时期,且在文字狱极为严酷的时代,高鹗为何能够大胆的以木活字排印出书,这都与其改写《红楼梦》的大结局有关系。

其中,改变原著最大的是《飞鸟各投林》中"好一似食净各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作者原意。但改写存在严重缺陷,根本之点是背离了曹雪芹原著的精神,结尾写贾宝玉科考中举,贾府衰败后又"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等等,显然有背原作主旨,也未能摆脱"大团圆"的中国式剧情。而且该书还过多渲染了神鬼显灵、因果报应之类的迷信色彩。作为有名的"红楼外史"难道高鹗不知道曹雪芹原著的主旨吗?

从高鹗的文学才能来看,高鹗一生读书向进。以乾隆五十三年他中举为分界线。前期多写词,词风近于五代的花间派,多香艳轻丽之作。高鹗虽然当不上诗词宗师,但他把女儿高仪凤培养成一位闺中诗人;后期逐渐转化为封建士大夫,因为勤职,而一再得到上司"操守谨,政事勤,才具长,年力壮"的考语;其晚年作品,就很难见到浮艳之词。可以看出其艺术观汲取儒家注重修辞立诚,表情达意的积极一面。

高鹗基本上是受儒家思想影响,并非真的在落榜后"净心皈古佛"的。所以他在科举上是失败了再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有少量诗词,如《看放榜归感书》、《庚戌三月寓斋枕上闻风雨声》、《荷叶杯》、《小游仙》等就真实地刻绘了他从屡困场屋到终于金榜题名的真实图景。

总之,说到《红楼梦》离不开两个人:曹雪芹、高鹗。不管你认为高鹗是《红楼梦》后四十回的续作者,还是整理者,出版《红楼梦》都写上高鹗的名字,高鹗的名字已经与《红楼梦》不可分离,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高鹗即使不是续作者而是整理者,他的历史地位一点也不会低,甚至更高。

中国红楼梦研究会会长张庆善对高鹗的评价:高鹗是《红楼梦》传播史上的第一人。"既是说高鹗是校勘整理《红楼梦》的第一个人,也包含着他是《红楼梦》传播史上贡献最大的一个人。正是高鹗和程伟元结束了《红楼梦》'无定本''无全壁'的状况。为《红楼梦》的广泛传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我们对高鹗的研究和评价还是很不够的。今年我们不仅要'平心'论高鹗,更要公正论高鹗,充分肯定和评价高鹗的历史贡献。"

【作者简介】张丽华,女,笔名丽华心语。天津市人,曾从事政府研究室工作;曾任《溪流文化月刊》的副主编;现为天津市红楼梦研究会会员;散文随笔曾发表在《天津日报》《渤海早报》《名镇世界》等报刊。有100多篇文章被各大网络平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