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戈壁创投:布局十年后,迎来出海巨浪

出海,正在成为从企业界到投资界的新主题。

中国VC行业已经历20余年的发展,多年的起伏发展之中,国内VC再最近两年业务面临着新的挑战,项目同质化、增长愈发艰难等诸多问题开始摆上台面。项目低门槛、投资“低欲望”的问题正在困扰整个行业。

与此同时,国内的创业市场越来越成熟,资本之间的竞争也逐渐白热化。在这个背景下,投资机构们开始考虑并布局出海。已成立17年的戈壁创投,已经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钛媒体近期对话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曹嘉泰与管理合伙人朱璘,详细戈壁创投在海外市场的布局:戈壁创投为什么看好海外市场?出海投资是如何完成布局的?

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 曹嘉泰

追上下一波人口红利

任何国家创投行业的发展潜力,与该国人口结构与经济发展情况密不可分。过去20年,伴随着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大周期,VC可说也经历了爆发式发展。戈壁创投创始合伙人曹嘉泰对钛媒体表示,“人口结构甚至关乎一个国家的命运。”

在他看来,如今的欧洲和日本正在面临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在东南亚耕耘多年的他基于长期考察发现,与欧洲市场对比之下,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等国家却朝气蓬勃。

“这种社会大环境,很像20年前的中国,而风险投资对于这些国家经济的渗透作用才刚刚开始。”曹嘉泰说。

VC在中国所经历的会不会在东南亚再次发生?曹嘉泰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在曹嘉泰的思路中,投资出海的浪潮才刚刚开始。面对出海,曹嘉泰发现三个价值洼地:其一,东南亚;其二,中东;其三,非洲。

他对钛媒体分享道:“对比中国这些年的成就,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已经意识到VC对于一国经济发展的作用,而另一方面,中国本土VC也在多年的竞争中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和投资能力。”

让曹嘉泰感到自信的另外一个原因是,VC虽然在中国是“舶来品”,但很明显,如今中国的投资者已然对其驾轻就熟。

钛媒体通过此前的采访也发现,和老一代创业者相比,新生代企业家对于风险投资的接受程度似乎更高。风险投资正在作为一种文化洗礼着越来越多的人,而这种文化的力量源泉则来自本地人。这无异于打破了圈内的某种神话,让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意识到风险投资并不是发达国家的专利。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 朱璘

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认为,东南亚的投资存在后发优势。这意味着,东南亚的VC投资既可以学习中国经验也可以借鉴硅谷的做法;另一方面,大量的经验教训已经在上述两地得到积累,这无疑会让后发市场得以借鉴。

更为重要的是,新市场甚至会绕过已有发展阶段,直接跳到更高维度。“非洲跳过了PC而直接进入到智能手机阶段,这几乎是和主流市场的节奏是平行发展的。”

而在戈壁创投的投资案例中,也可以寻觅到类似脉络。

以爱思国际为例,该项目类似分众传媒但又不完全雷同。在融合了本土元素后,该项目更有自身特色。朱璘认为,一些项目的落地速度特别值得一提:“你会发现,中国创业者带去的是完整的解决方案,因为很多东西已经在国内市场打磨的比较完善了。”

投资“偏见”

在曹嘉泰的印象里,中国的投资人群体十分优秀。经历过项目的“千锤百炼”后,他们往往练就了“火眼金睛”,另一方面,中国的投资者没有欧美同行的“本位心理”,也就没有所谓人种方面的心理优势,这让中国投资人的眼光更加具有包容性和客观性。

“高科技和人种有关系吗?”曹嘉泰反问道。中国所取得的成就更加说明,一个独立于西方主流文化的国家照样可以凭借勤劳和智慧塑造出卓越的经济成就。

在曹嘉泰的思维里,在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里过去所发生的事情,也同样会在其他地方发生。他认为VC应该“兼容并包”,应该客观看待问题,“以穆斯林经济体为例,现在在全世界已经有18亿人口,这是不容忽视的。”曹嘉泰如是说。

随着穆斯林国家人口的迅速增长,新的市场已然诞生。不过,针对这个特殊的市场,投资行业还未有太多染指,对于曹嘉泰和戈壁创投来说,这正是做早期投资的绝好时机。另一方面,钛媒体了解到,由于文化的不同,投资者们对于新市场的态度还比较保守。甚至,一些投资者还持有偏见。

在钛媒体的采访中,曹嘉泰呼吁,对于创业和投资这件事而言,投资人的第一要务是用投资逻辑去加以判断而不是先入为主。

在曹嘉泰的眼中,由于文化、人种亦或是穿着所带来的歧视直到如今也时有发生。他对钛媒体追忆道,早年间他刚入行的时候时常会看到衣着普通的中国创业者来往于投资机构之间,而那些时候,国外投资人对于中国创业者的第一印象还是“开餐馆”或是“开洗衣店”。但如今,中国创业者和中国的风险投资机构已经羽翼丰满。

曹嘉泰一语中的——“投资要独立思考、客观看待他人的偏见,因为背后很有可能存在投资机会。”

只是,有时候曹嘉泰会觉得同道中人仍然太少:“中美的钱已经很多了,其他国家里的一级市场投资现在大有可为。”

一时间,说起VC出海,人们会首先想到戈壁创投。不过,这样的情况在悄然改变。钛媒体观察到,一些国内外机构如今正在和戈壁创投建立联系,而戈壁创投的同行者也开始多了起来。

到底什么是投资,投资的本质是什么?关于风险投资的书籍堆山积海,说到底是超前的意识和风险管理。从看不见、看不懂再到赶不上,风险投资的魅力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

戈壁创投部分成员、出海投资组合代表及战略合作伙伴

在VC出海还未被大众认知之际,戈壁创投已然布局60余个项目。在曹嘉泰的预期中,机会还远远不止于此,他对钛媒体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觉得海外资产的配置更像是早期的中国互联网和房地产,只有先入局,才能攫取更多收益。

就由这个话题,朱璘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之前,国际上创投中心是硅谷,但如今,却已‘去中心化’了。”每当和国外同行有所交流的时候,朱璘不必专程去芝加哥转机,在韩国、马来西亚、北京都可以完成。而同时,对于创业者而言,也同样没必要非得去硅谷“朝圣”,在他眼中,硅谷的“中央枢纽”作用不再明显。

真实的“出海”市场

不知不觉,在东南亚已经诞生十余个独角兽企业。究其原因,朱璘认为,这和东南亚近期的快速发展不无关系。

在朱璘的意识里,出海项目大致可分为模式、技术以及业务出海三种。以技术类项目为例,在国内受欢迎的直播软件,在东南亚同样获得了广泛追捧。

一系列的事实,让朱璘想起国内互联网诞生时的那段时期,例如搜索、杀毒软件模式等,他看到一些源自美国公司的模式在中国并未获得成功,反倒中国创业者完成了“逆袭”。

不同的是,如今在东南亚已有规模不小的华人创业者群体。从复制照搬到本地创新,中国公司在异乡异土上正在发力。朱璘对钛媒体称:“不得不说,这一点中国公司做的比硅谷好。”

曹嘉泰坦言,在华人创业群体中,他喜欢华为背景的创业者。究其原因,他觉得这和华为悠久的海外市场历史和独特的企业文化密不可分。在他眼中,华为人已和当地融为一体,甚至算得上是“半个”local。

在朱璘眼中,出海创业者群体并不完全是大陆人,其中还包括了港澳台等多个地区的人才。

除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因素外,在新兴市场中,新的消费群体的力量也同样不可忽视。

穆斯林的崛起背后是更独特的消费文化。让曹嘉泰更有感触的是,旅游行业正在被新兴消费群体改变。“如今国外的许多酒店已有穆斯林服务,这表明了一个新兴的消费群体的崛起。”

中国的创业生态已然颠覆了一些硅谷投资的传统逻辑,在东南亚,这一点正在变得更加突出。朱璘对钛媒体分享道:“之前人们会以信用卡普及度等维度来衡量地区之间的投资机会,而如今这一点正在改变。”他认为,Fintech技术领先的中国已经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曹嘉泰认为,海外投资更像是一个国际投资机构的竞争地。如今,已有来自日本、韩国、硅谷和中国的机构扎根于此。“这对于戈壁来说是一件好事。”曹嘉泰很有信心。

曹嘉泰还向钛媒体透露,如今戈壁创投已在东南亚拥有5个办公室、30余名职员。曼谷、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都有戈壁创投的踪影,而在曹嘉泰的下一步规划里,类似缅甸等国家也在考虑开拓范围之内。在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也有戈壁创投的布局。

除了布局办公室、投资项目外,如今的戈壁创投已然在编织更大的服务网络。曹嘉泰认为,VC归根到底是金融服务业,谁的服务半径大、谁更有竞争力,谁就会笑到最后。

另一方面,由于行业情况不同,诸如移动支付等领域的项目天然有出海需求,而这进一步扩大了整体创投市场的丰富度。

在朱璘的观察里,出海市场如今尚属“净土”:“共享单车的发展反倒在东南亚发展更好。”他对钛媒体这样说。

在曹嘉泰看来,VC不光是投钱,同样也改变着被投地区的商业环境。他从历史的角度剖析,觉得发源于欧美的“殖民地文化”、以及现代对环境破坏的旧工业时代应该彻底放弃。

如今,出海投资机会已被行业慢慢认知。朱璘认为,世界正在变得“平行”,在第一波“虚拟经济”出海的带动下,电商物流以及硬科技项目也会慢慢走出国门。(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苑晶,编辑/蔡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