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知产:“优选地”是这样炼成的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与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 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庭审现场。

微软、苹果、高通、三星、飞利浦、三菱、戴森……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高科技企业,以诉讼当事人的身份,出现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庭上,亨氏、环球影业、戴森等著名公司,都曾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发来过感谢信。

广州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已成为一张享誉海内外的新名片。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缘何受各国知名企业“青睐”?这个知产保护“优选地”到底是怎样炼成的?第49个国际知识产权保护日前夕,记者走进该院一探究竟。

“广知速度”让正义“正点”

“近年来,随着我国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相比他国,我们在诉讼周期、办案水平以及诉讼制度方面的优越性越来越明显,已经成为涉外知识产权争端解决的‘优选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告诉记者。

3月12日上午,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大厅来了两位特别的客人。美国环球电影公司派代表专程从上海赶至该院,向庄毅法官表示感谢。美国环球电影公司代表说:“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法院效率高、反馈速度快。广州某箱包有限公司侵犯美国环球电影公司著作权一案案情复杂,涉及美术作品著作权侵权认定及多元销售渠道取证,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针对主要争议焦点准确、快速地厘清整体审理思路,展现了其专业而高效的工作能力,及时制止了侵权行为。”

这只是“广知速度”一个缩影。

知识产权案件由于专业性极强,审理周期普遍较长。资料显示,日本知识产权案件平均审理周期为11.6个月,欧盟主要国家为18个月,美国专利的案件仅审理前期准备就需要29个月……

建院四年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始终将审理周期长这一难题作为重点突破对象。

2017年9月,该院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在立案庭、专利庭分设专门的速裁团队,大力推行繁简分流改革:一方面,专门出台了《适用调解速裁方式审理知识产权民事案件规程》,要求对法律关系简单、事实清楚的二审案件,全面纳入速裁程序,并要求原则上两个工作日内立案移送完毕。另一方面,针对速裁案件类型化、批量化的特点,探索类案同判“统一标准”,通过对案件诉讼理由、二审争议焦点、二审裁判说理进行归纳,制作成相应文书模板,为法官办案提供文书参考;全面推广适用简版文书,对事实清楚、法律适用正确、当事人对一审查明事实无争议或争议较少的案件,一律适用简版裁判文书。目前,二审简版文书使用率达98%。同时,大力探索简化庭审程序,对简易批量二审案件,原则上由独立跟案助理单独庭询。

近年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又通过升级打造“技术调查官+技术顾问”的“双顾问”技术审查合作新模式,为破解技术调查难题提供更高效的智力支撑,为知识产权审判不断“换挡提速”。复杂案件的审理,也在“自我加压”下不断提速。

繁简分流改革,不断刷新了简案审理的“广知速度”:

——由2名法官、4名法官助理组成速裁团队,2018年共办结案件2741件,占该院结案数的1/3,平均办案周期45天。

——担负该院保全任务的法警支队6名干警,四年来先后完成各类诉讼保全、送达、移送案件超2300件,出警达1800多人次,足迹遍布全国12个省市区和全省21个地市。

——去年该院共受理技术调查申请490件,同比增长51.23%,绝大多数技术意见被采信。

——2018年,该院审结的267件涉外、涉港澳台案件,平均审理周期不到4个月。

“平等保护”让官司与市场双赢

在知识产权案件中,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赢了官司,却输了市场。

这一“怪圈”,成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们最想啃下的“硬骨头”。

2016年5月,法官谭海华就遇到了一个难题。

法国知名奢侈品牌“子弹口红”被他人侵权,其外观设计专利权人克里斯提·鲁布托提起诉前禁令,请求责令广州三家公司停止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

“这让我感到既棘手又兴奋。如果不发诉前禁令,将可能导致权利人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而禁令一旦发出,则关乎被诉方的生死存亡。更重要的是,当时涉专利权颁发诉前禁令尚属‘空白’。”

“业内的空白就是突破的口子。”经过全面公开听证,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谭海华依法发出了全国首例专利权诉前禁令,并创造性地提出对专利诉前禁令申请的审查应包括“涉案专利是否稳定有效”“被诉行为是否具有侵权可能性”等六项内容。

在这份长达26页的裁定书中,谭海华还首次提出,只有符合“颁发禁令给申请人带来的损失小于或者相当于不颁发禁令给申请人带来的损失,才可颁发禁令”的观点,被业内人士誉为填补了“业界的空白”,也为同类专利的纠纷审理提供了范例。

从申请禁令到颁发禁令,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该禁令颁发后,被申请人主动履行裁定并中止了侵权行为,为法国公司在国内开拓市场扫清了障碍。

这样的司法创新举措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不胜枚举。

——在恒利公司诉杰薄斯公司、艾克马特公司侵犯商标权一案中,蒋华胜法官在权利人主张权利的证据有而不准、赔偿数额的证据有而不足的情况下,适用裁判性判赔方法,突破法定赔偿上限,判决支持恒利公司判赔998万元的诉求。该案入选2018年“广州市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十大案例”。

——在“萌卡篮球”手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中,该院在国内首次明确了包括众多球星肖像、姓名在内的美国NBA集体形象商品化权益,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300万元,得到国外各大主流媒体的高度评价。

蒋华胜说:“知识产权是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的核心要素和战略性资源,完善知识产权保护是健全现代产权制度和完善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对激发创新动力、创造潜力和创新活力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精品审判”让司法国际公信力彰显

去年4月25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亨氏联合有限公司的感谢信。

这个由世界500强之一美国卡夫亨氏公司在华设立的全资公司,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坚持公平正义,依法保护外商投资企业在中国经营的合法权益所作出的努力和专业精神,表示了由衷的敬意和感谢。

无独有偶。去年5月,该院依法为戴森公司颁发诉前禁令,要求上诉人立即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产品。事后,英国驻广州领事馆向院长王海清发来感谢信,梅凯伦领事在信中写到,依法有效采取救济措施,对发展健康的市场经济至关重要,是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贸易和投资蓬勃发展的基础,英国驻广州领事馆期待未来进一步加强与法院的合作。

“确保把每一起重大、典型案件都办成精品案件。”这是王海清对法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着眼破解“举证难”,该院先后制定出台了专利、商标、著作权审判指引,细化了专家证人、证据披露、证据妨碍排除、律师调查令等工作规则。去年以来,该院依法强化法律强制措施运用,采取诉讼保全措施的案件达231件,向电商平台等机构颁发律师调查令64件。

立足于破解“赔偿难”这一世界难题,该院加强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研究,充分尊重保护知识产权市场价值,对创新程度高的专利在法律上给予强力保护。特别是注重提高惩罚性赔偿标准,对重复侵权、恶意侵权的侵权人加大判赔力度。去年,该院判赔数额达到9.5亿元,其中单笔赔偿额最高达5000万元。

高素质、高水平的审判队伍是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赢得尊重的关键所在。该院法官平均年龄44岁,均从事审判工作15年以上,86%具有硕士以上学位。法官助理平均从事法律工作在7年以上,71%具有硕士学位,涌现出了“全国法院优秀法官”龚麒天、“全国法院先进个人”谭海华、“全国办案标兵”韦晓云、“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先进个人黄彩丽、邹享球”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先进典型。

(来源:中国法院网 作者:林晔晗 肖晟程)

编辑:邵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