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收官,社会是个大熔炉,没有人是局外人

“虎扑女神”、“不老女神”、如今的幸福妈咪——贾静雯,在电视剧领域已经多年不见了,反而是出现在各种家暴疑云之中。

而最近,女神的新剧再次霸屏。HBO与非商业求精品的台视联合制作,开播首周Google台湾热搜排行第一名!截至4月21日剧终,豆瓣评分仍坚挺在9.4分。

这部号称“今年华语圈的良心之作”、预定“年度华语剧王”的神剧,就是《我们与恶的距离》。

《我们与恶的距离》

导演: 林君阳

编剧: 吕蒔媛

主演: 贾静雯 / 吴慷仁 / 温升豪 / 周采诗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集数: 10

从开播开始,该剧的热度就居高不下,几个热搜更是长期霸占评分榜。本来是为了贾静雯的颜追的剧,万万没想到,剧情居然如此高能!

该剧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故事的起因,是一次“无差别杀人”的恶性事件。但真正关注的,却是恶发生之后的故事。

我们该对事件本身报以怎样的目光?法律的裁决,是否真的能给事件画上句号?那个作恶的人,到底是如何滑向恶的深渊;而自诩“善”的我们,距离“恶”到底有多近?

1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所谓“无差别杀人”事件,是指罪犯有预谋地行凶,却随机选择作案对象,而动机一般是报复社会。

从2009年到2016年之间,仅台湾地区就发生了6起同类案件。如此频繁而密集同类报道,也令台湾各界开始探讨造成“无差别杀人案”的原因。

《与恶》开篇是一则新闻,李晓明在戏院随意开枪射击,造成了9死21伤的恶性案件。两年后,犯人李晓明罪有应得被判处死刑。

随着那一声声枪响,无数被牵扯其中的人从此被抛入无间地狱,法院的判决可以惩治恶人,却不能平复生者的痛苦。

宋乔安,新闻电视台总裁。在剧集开头,我们看到了一位工作起来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却始终黑着一张脸,能将出错的实习生骂到无地自容、立马走人。

只要跟她干活,就得24小时待命。连共事多年、即将临盆的女下属都不敢请假,直到羊水破了仍在坚守一线,996的小编都已经看傻了!

拼命工作、苛待下属的宋乔安,也当然不配拥有生活。她甚至记不住女儿的生日,和老公刘昭国更是枪炮遇上火药。生活一团糟,下班时间乔安只能靠酒精麻痹自己。

女儿:“我知道你不爱我”

她原本就是这样的吗?以前的她,一直是同事眼中幽默开朗、善解人意又懂得体恤别人的好领导。只因为在母亲节的李晓明事件中痛失爱子刘天彦,才用工作和酒精来逃避锥心之痛,一步步放逐自我变成如今的样子。

那被害人家属就好过了吗?事实上,他们从未被媒体和公众放过。

李大芝(陈妤 饰),也是李晓明的妹妹晓文,案发时,她是新闻系的优秀学生,还有半年就可以顺利毕业,前途一片光明。却因为有个杀人犯哥哥,不得不辍学,回家一躺就将近两年。

靠隐藏身世和老师推荐,李大芝才找到新闻台的工作,却一不小心得知,自己的上司竟是当年哥哥枪击案其中一位被害者的母亲宋乔安!

李大芝和李晓明的父母呢?两人卖掉所有房产也不够赔偿,切断了和任何人的联系,偏居一隅,住处连窗户都要用纸糊起来。

李父开始酗酒,李母只求做点小生意糊口,外出时还要把脸包严实以免被人认出。

李晓明的律师王赦是串联起所有人物的关键。因为同样面对过少年时代的创伤和孩子受挟持的困境,王赦比谁都更想要求证所有恶性案件的缘由,以免类似案件再次发生。

可惜,换来的却是社会对他罪犯辩护律师身份的谩骂,和家人的误解与疏离。

就这样,《与恶》用上帝一般的视角,全方位展示了案件波及者及潜在波及者的心理和生存状态。不过,在没有答案、找不出任何预防措施的问题里,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一次随机杀人事件过去两年,比起时间能令人淡化伤痛的说法,说是人们学会了麻痹自己或许更加恰当,正如酗酒的宋乔安和李父。

事件过去两年,没有句号,全是问号。

2

善恶是否泾渭分明

作为一切悲剧的源头,李晓明可谓千夫所指。入狱的他以为只要不跟家人联系就能不牵扯到他们的想法,幼稚到可笑又透出一丝心酸。

已经被媒体妖魔化的大恶人,也有软肋。

杀人犯的家属需要连坐吗?因为一般看来,他们是纵容恶人偏激性格养成的关键,很大程度上,也是促成恶人报复社会的导火线。

向来在媒体报道和电视屏幕上失语的罪犯家属,通过李晓明父母和妹妹前后境况的对比呈现出来。

案发前,李家四口和普通家庭别无二致。一家供养两个大学生,甚至已经跑赢了大多数家庭。

然而当案发后,三人想去给受害者上香,但最终只敢驻足在灵堂门前,满含愧疚和羞愤。此时,你还会用恶人的眼光去看待他们吗?

而在被媒体团团围困,李父李母下跪谢罪,还被媒体记者质疑作秀时,我们会开始疑惑:什么是恶?谁又在制造新的恶?我们跟恶的距离真的很远吗?

当检方因为舆论压力,突如其来地宣布对李提前枪决,这种边界显得更加模糊了。

妹妹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枪决的新闻

这场枪决,通知了宋乔安、刘昭国等一众媒体代表,力图平息民愤、安抚家属,却唯独漏掉了律师王赦,和期待见李晓明最后一面的父母妹妹。难道这就是被期待的正义吗?

作为本剧的灵魂人物,王赦扮演着主流善恶观的挑战者。他为李晓明等一些被称作“变态杀人狂”的重刑犯辩护,被社会大众视为“恶”的帮凶。

职业素养让他时刻保持理性克制,他在为凶手辩护时并非为罪犯开脱,而是希望揪出恶行的根源,从而在源头上,尽可能地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另一边,作为受害者家属的宋乔安,无意间知道了李大芝的真实身份后,安排摄像和记者悄悄跟踪,曝光了李大芝和其父母的隐私,给他们扣上“杀人犯家属”的帽子,重新推回大众面前受审。

她是受害者,但又作为媒体人成为施害者。在以媒体报道为中心的一场场网络暴力中,这些曾经自称要公正、全面的媒体人,也在无差别杀人。

而法律的裁决,除了惩治已有的罪恶,又该如何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如李大芝的房东应思悦,她精神分裂的弟弟,会成为下一个随机杀人案的嫌疑犯吗?

正如主创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拍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撕掉标签。我们没有定义谁是恶、谁是善,想认同谁,由观众自己决定。”

《与恶》的野心或许就在于此:让观众撕掉这层标签,逃出关于善恶的刻板印象藩篱。

3

没有人是局外人

谈到了剧情和角色的亮点,就不能不说说本剧编剧、曾获得金钟奖最佳编剧奖、号称“台湾金牌编剧”的吕蒔媛。

乍一听名字很陌生,但提起其参与编剧的经典青春偶像剧《公主小妹》、《翻滚吧,蛋炒饭》,相信一定能勾起不少人的回忆。

对吕莳媛而言,当妈妈之后,让她更想理解这个世界,“年轻的时候会往前冲,想要维持正义,但年纪大了,会往后退,想要再思考。”

随之,她的作品深度不断加强,关注殡葬行业的《出境事务所》、关注问题学生改造的《牵纸鹤的手》,以及前段时间火爆金马奖的《谁先爱上他的》等。

而到了《与恶》里,她将触角从被害者家庭延伸到加害者家庭、辩护律师及家人、媒体甚至社会大众,细腻呈现出每个角色在面对同一件事情上,受到的影响与内心的挣扎。

该剧的野心,一直就是冲着经典去的。

剧集角色的编排上,一大高明之处还在于剧中的每个人物都不只有一种身份。媒体队伍中,有受害者家属也有罪犯家属;辩护律师更同样面对自己的孩子遭遇挟持的情况,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起案件的被害者家属。

他们的身份,只是命运的安排,与人性并无关系,任何人都会因为环境而改变,这是整个事件背后最残酷的逻辑。

《与恶》将观众放在上帝视角,能够看到每个人物所能接触到的真相,看到每一个选择的原因。

而看到全部的真相,看到置身其中的宋乔安、李大芝、王赦等的不安与困顿后,我们或许会重新看待是非善恶,以及生活中的种种不堪。

记得《血观音》的导演杨雅喆曾在金马奖的颁奖台上说过一句话:“没有人是局外人。”

这些随机杀人的重大社会刑事案看似只和少数人相关,但其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当愤恨那些丧心病狂的凶徒,我们自己的生活或许也有太多需要反思的地方。

大结局后,观众质疑最后其实编剧也没给出一个解决的答案,但编剧想要的是让每一个都能透过镜面看到自己。

或许我们从不是罪人,但心中的恶念,或许会在一条微博、一句讨论甚至一个简单的动作里,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人和社会关系,本身就是如此脆弱。

希望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多一点信念,对身边的人付出更多的关心和耐心,这是《与恶》向我们给出的一个破题的答案。

希望这个答案,会有成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