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导致东晋的疆域忽大忽小?

在六朝东吴、东晋、宋、齐、梁、陈中,东晋的疆域变化是最剧烈的,简直可以说:“一年一开花,三年大变化。”

晋明帝司马绍在公元322年即位后,北方版图发生变化:石勒(后赵)拿下山东中部,兵锋已过黄河,控制了现在河南商丘、安徽毫州一带。石勒地盘越来越大,晋太宁三年(324年),后赵兵攻克徐州和连云港(东海郡)。另外,河南郡(洛阳)也被后赵夺去。

东晋此时陷入王敦等人内乱,没有精力分心北顾,在北线以守为主。但石勒步步进逼,等年幼的晋成帝于325年继位时,安徽省淮河北岸的地区全部并入后赵。江苏省淮河北岸地区,东晋还控制着下邳(今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邳州),像一把利剑直插后赵版图。一年后,江苏省的淮河北岸全部为后赵所有。

东晋的噩梦还没有结束。328年,淮南重镇寿春(今安徽寿县)以南部分地区入后赵,对东晋国都建康构成了巨大威胁。331年,荆州重镇襄阳入后赵,对长江中游构成重大威胁。同时,成汉向东略地,占有整个重庆,东线进入湖北省宜昌。332年,东晋终于收复重镇襄阳,但西南的宁州(四川南部、云南、贵州大部)被成汉占领。此时,赵、成汉、东晋几乎复制了三国割据局面(不包括西北、东北各政权)。东晋较之东吴,多了襄阳、上庸等地。

从336年开始,东晋不断收复宁州旧地。经过多年努力,东晋于347年消灭成汉,完成了长江、秦岭一线以南地区的相对统一。北有后赵,南有东晋,形成了南北割据之势。

三年后,中原发生重大事变,后赵灭亡。东晋趁机收复寿春、南阳、汉中等北线重镇,缓解了东晋的生存压力。好日子还没结束,351年,东晋向北直推至黄河南岸,收复河南、鲁南、皖北、苏北。

但是,东晋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前燕。前燕在359年占领河南的黄河以南部分,南线直抵淮河。不久后,前燕太原王慕容恪成为前燕执政,东晋的噩梦终于来了。364年,东晋的河南重镇洛阳失陷,淮河以北的河南省部分几乎全部丢掉。

370年,前秦灭前燕,但东晋疆域变化不大。可前秦皇帝苻坚志在灭晋统一,东晋承担与前燕对峙时更大的生存压力。前秦的统一路线也是先蜀后吴,373年,前秦军占领蜀地(含汉中),就是青藏高原与长江的大三角地区。不过对东晋来说,东线守住了徐州、寿春、襄阳等重镇,江东半壁无忧。但在378年,前秦横扫东晋的淮河北岸,除了下邳,地盘全部丢掉。一年后,东晋的北岸被牢牢压制在淮河,徐州、襄阳等重镇归秦。

苻坚自毁长城,在383年的淝水之战中惨败,内部大乱。东晋当然不会放过反攻的机会,收复黄河南岸至淮河北岸的大片土地,整个山东都入东晋版图。西线,汉中也收回来了,只是成都平原暂时还没收复。385年,东晋收复成都平原,疆域和之后的刘宋中前期差不多。

之后数年,东晋疆域的变化主要集中在山东、河南两省的黄河南岸地区,被后燕占据。398年,山东东部又成为南燕之地。不过,这并不影响东晋的安全。

之后,一代战神刘裕闪亮登场。410年,刘裕北伐南燕,收复山东全部。417年,刘裕“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王旗西指,灭掉盘踞在关中的后秦。可惜的是,因为坐镇建康的谋臣刘穆之猝死,刘裕只好撤回江南。一年后,关中就被大夏国的赫连勃勃占据。

此时的东晋疆域,已和刘宋建国那年(420年)的疆域相差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