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收入相差近亿元 独山农商行信批数据“打架”

日前,贵州独山农商行发布的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居高不下,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4.19%,已经连续两年保持4%以上;拨备覆盖率157.98,略有好转。

此外,该行存贷比呈上升态势。2018年在存款规模下下降的同时,信贷投放保持增长,该行存贷比飙升至91.68%。

引人关注的是,在经营方面,该行同业存单公布的营业收入为3.56亿元,而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独山农商行2019年主体长期信用评级报告(下称评级报告)中披露的该行2018年营业收入仅为2.65亿元,二者相差了近亿元。

对于独山农商行2018年营收数据“打架”一事,《华夏时报》记者先后致电评级机构和该行。对此,联合资信的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的表示:“评级报告是根据独山农商行的审计报告编制的,数据是真实准确的,当时已经与该行沟通过营收数据的问题。”

而独山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随后,记者试图联系贵州省农村信用社,但贵州省农信社客服提供的办公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公开信息显示,独山农商银行于2013年12月正式挂牌开业,其前身为独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截至目前,独山农商银行是独山县存贷款规模最大、机构覆盖面最广、金融服务面最宽、支农支小力度最强、从业人员最多的金融机构。全行下辖固定营业网点22个,其中营业部1个,支行8个、12个分理处,全行在职员工达到265人,金融设施及服务实现全辖8个乡镇64个行政村全覆盖。

截至2018年12月末,股本总额为22860.45万元,股本结构为:法人股15419.04万股,占注册资本的67.45%;自然人股7441.41万股,占注册资本的32.55%,其中本行职工持股 1185.20万股,占注册资本的 5.18%。

独山农商行2019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2016年到2018年,该行营业收入分别为2.98亿元、3.57亿元和3.56亿元,而评级报告中上述三年的营业收入为2.33亿元、2.9亿元和2.65亿元。分别相差了0.65亿元、0.67亿元和0.91亿元。从数据可以看出,独山农商行同业存单的数据中,2018年营收同比仅下降0.01亿元,但评级报告中2018年营收同比下降明显,达到0.25亿元。

其实,独山农商行同业存单和评级报告中,不仅营业收入数据不一致,与之相关的成本收入比也不相同。同业存单显示,该行2016年到2018年成本收入比为40.07%、43.76%和51.41%;评级报告中上述数据为46.64%、42.71%和50.02%。

关于数据不一致的问题,联合资信的分析师表示评价报告“数据真实准确”。那么根据联合资信评级报告的数据,独山农商行的经营状况如何?

评级报告收益指标显示,该行2018年营业收入为2.65亿元,同比下降8.62%。其中,利息净收入占比较高。该行利息收入主要来自贷款利息收入,近年来,该行贷款规模持续增长,活期存款和央行再贷款的成本优势使其净利差处于较高水平,2016年到2018年净利差分别为5.05%、5.52%和5.15%,推动贷款利息收入逐年增加;但与此同时该行同业资产规模收缩导致同业资产利息收入减少,加上近年来定期存款占比有所升高,利息支出成本有所增加,导致2018年独山农商行利息净收入有所回落,从2017年的2.88亿元降至2018年的2.75亿元。

独山农商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主要来自银行卡业务、结算业务和代理业务。作为一家地方农村金融机构,由于自身实力有限以及信息科技基础相对薄弱,该行中间业务的发展受到一定制约,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和投资收益对营业收入贡献度较低,2016年到2018年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0.01亿元、0.02亿元和-0.11亿元。

该行营业支出主要由业务及管理费和资产减值损失构成。近年来,随着业务的持续发展,该行业务及管理费持续增长,2016年到2018年分别为1.09亿元、1.24亿元和1.33亿元,成本收入比为46.64%、42.71%和50.02%,成本控制能力有待加强。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是贷款减值损失。上述同期资产减值损失为0.48亿元、1亿元和0.76亿元。

由于受到利息净收入波动的影响,该行拨备前利润总额有所波动,2016年到2018年为1.19亿元、1.56亿元和1.32亿元;此外,近三年该行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为1.79亿元、1.95亿元和2.69亿元,持续增长,对利润造成一定侵蚀。受此影响,该行净利润整体呈现下滑态势,2016年到2018年分别为0.41亿元、0.23亿元和0.33亿元。2018年,该行平均资产收益率为0.63%,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8.32%,盈利水平较弱。

评级报告认为,独山农商行营业收入结构相对单一,信贷资产质量的变化加剧了盈利的波动,同时该行成本控制能力较弱,制约了整体盈利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信用风险是独山农商行经营中面临的最主要风险,只要来自于其贷款业务。

独山县内的产业以农业为主,受区域经济结构和自身“支农支小”的业务定位影响,该行贷款主要投向农林牧渔业和批发零售业。截至2018年末,该行第一大贷款行业农林牧渔业和前5大行业贷款余额分别占贷款总额的24.33%和59.92%,信贷业务面临一定的行业集中风险。此外,在地方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加大的带动下,该行投放了一定规模的建筑行业贷款,2018年末,建筑业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的6.37%。由于建筑业及房地产业受国家宏观政策调控的影响较大,周期效应相对明显。2018年末,该行建筑业不良贷款占建筑业贷款余额的6.38%。

从资产质量方面看,2017年以来,该行逾期贷款规模增长明显,不良贷款规模和占比均有所增加。另外,该行早期参与投放了社团贷款,其中部分社团贷款已经形成不良,加大了该行信用风险的管理压力。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1.7亿元,不良贷款率4.19%。

评级报告认为,总体看,独山农商行面临一定行业集中风险;受当地农户还款习惯与结息日期不匹配、信用意识淡薄等因素影响,该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信用风险体系尚待完善;投放房地产相关行业贷款资产质量迁徙情况需予以关注,整体面临较大的风险管控压力。

在流动性方面,该行存贷比呈上升态势。独山农商行2019年同业存单大型计划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各项存款余额为43.03亿元,较年初下降4.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40.66亿元,较年初增加5.3亿元。正是这一增一减,让该行存贷比飙升至91.68%,同比上升17.92个百分点。评级报告认为,该行2018年存贷比上升到较高的水平,在信贷资产质量下行的背景下,该行中长期流动性管理面临一定压力。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