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Fold翻船,折叠屏手机量产仍存难点

文/曹博 郭娟

如果不出意外,4月24日是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在中国发布的日子。然而,自4月21日起,三星就宣布推迟发布计划,原因是在此前约一周的测试中,国外媒体频繁曝出Galaxy Fold在使用两天后发生屏幕故障。

反馈的问题集中在:闪屏、断屏、甚至是黑屏。据路透社报道,三星也于4月23日着手全面召回发给媒体测试的Galaxy Fold手机。

其实,手机厂商都在抢夺折叠屏的首发时间点,除了三星,还有柔宇。4月18日,柔派折叠屏手机在天猫开启预约,4月23日开始预售。华为也计划首款5G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 X于年中上市。

从年初CES上纷纷展示“样机”,到这一波争抢首发,意味着折叠屏手机的量产起步,但三星还是摔在了起跑线上。

图片来源于三星

核心问题还是铰链和屏幕

初步调查报告显示,三星Galaxy Fold发生屏幕故障的原因“可能是由于铰链顶部与底部受到外部压力所致”。

众所周知,折叠屏是柔性屏的一种“极端”应用,他的核心难点在于铰链和屏幕。三星Galaxy Fold屏幕出现故障之后,首当其冲的企业并非三星,而是其铰链的供应商KH Vatec,后者股价直线下滑3.1%。

事实上,铰链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如今的笔记本电脑产品中。然而相比折叠屏手机而言,笔记本铰链的使用频率要低得多。目前,市面上的笔记本电脑开合次数大概在10万次,有的会更低,而三星Galaxy Fold为了满足用户更频繁的开合需求,则将开合次数极限提升至了20万次。

由此可见,铰链技术可以说是影响折叠屏手机落地的重要原因之一,如何提升耐用性、如何保证关键部件的良品率便成为关键。不过,也有消息曝出,KH Vatec在对其供应的铰链进行检测时,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此外,出现这种情况还源于Galaxy Fold的设计方案,它的机体属于内折,而内折比外折受压会更大,想比较而言,华为选择了外折的方案。

与铰链同样重要的另一个关键点则在于OLED柔性屏幕本身。同金属一样,柔性屏幕在折叠过程中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坏,要保证20万次折叠而不损坏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要制成模组之后,因为从柔性屏到折叠屏需要制作模组。

量产仍存在难点

柔性屏幕模组本身很薄,但却仍旧包含了多层复杂结构。

要想实现可折叠,屏幕厂商就要在保证强度的前提下尽可能降低各层结构厚度,其主要的关键结构材料在于透明柔性基材、偏光片、OCA光学胶、透明柔性防护盖板等,其余的材料与生产工艺,与普通屏幕面板基本上是通用的。

然而,折叠屏所需的材料基本都来自日韩厂商,而能够实现量产进行大规模的商用的又少之又少,这成为了折叠屏“难产”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也使其价格目前无法实现平民化。

更重要的一点是,全球能够整合以上材料实现柔性OLED折叠屏量产的厂商有限,包含三星、LG、京东方、维信诺、华星光电和天马等。

除了折叠屏生产厂商和原材料供应链厂商的缺乏,想要实现可折叠屏量产还存在以下诸多问题:屏幕良品率、续航时间、厚度以及软件适配等。

首先,屏幕良品率是影响折叠屏手机量产的重要原因,也是目前折叠屏手机价格昂贵的根本原因。

其次,屏幕变大之后,能够提供相比传统全面屏手机同等或者更持久的续航时间便成为了各大折叠屏手机厂商研发的重点之一。

第三便是机身厚度。如果想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机体验,机身厚度则成为了设计的关键点,折叠后的机身过厚也成为了阻碍目前折叠屏手机发展的重要因素。三星Galaxy Fold为了令机身厚度不影响手持感,采取了另一种解决方案,将折叠后的机身设计得很窄,并将外屏幕做小以满足用户单手操作。

第四则是软件适配问题。相比其他设计难点来说,软件适配其实并不难,但是比较麻烦,其难度等同于屏幕横竖屏翻转,相比iPhone X的刘海平设计要简单一些。目前,折叠屏手机软件适配包括谷歌底层架构的支持和软件应用开发商的适配。

但是,由于目前折叠屏手机尚未量产,而且即使量产需求量也很小,很多小的软件应用开发商会选择等用户拿到手机后才开始着手适配。因此在折叠屏手机量产之后,会出现很多应用不匹配的现象,但是一些大的应用开发商会在第一时间适配,比如三星Galaxy Fold中的微信、高德地图等等。

此外,为了令机身做得更薄,摄像头模组设计也需要重新设计。不过目前来看折叠屏手机并未做得非常薄,因此这一问题并不大,比如三星Galaxy Fold包含六个摄像头,其中五个摄像头与三星Galaxy S10+相同。

折叠屏手机还有未来吗

如果成功,Galaxy Fold将使三星成为折叠屏手机走向量产的第一个吃螃蟹者,然而,不幸的是,它翻船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消费者的信心。

此外,折叠屏手机价格很高,这也阻止它大规模走向市场。年初就曝出,华为Mate X的起售价高达2299欧元(约合17416元人民币),Galaxy Fold的起售价为1980美元(约合13377元人民币),而柔宇在天猫上的预售价格为8999元人民币。

在手机行业进入创新瓶颈期的时候,折叠屏手机的出现的确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不过市场上也有讨论,这到底是不是伪需求?众所周知,折叠屏手机从外形的表现是折起来是一部手机,展开后为平板,其上的应用也需要有适配性。

但是目前的情况是,价格门槛过高,导致不能有足够多的用户,围绕其上的应用开发对于乐观主义者而言是提前布局,而这个领域的残酷竞争,对很多公司而言,承担更高的试错风险。

所以,折叠屏手机是否是未来并不是仅凭手机形态单方面决定的,而是需要丰富且成熟的供应链以及更优秀的用机体验来支持。

试想一下,如果未来柔性OLED屏幕生产厂商,透明柔性基材、偏光片、OCA光学胶、透明柔性防护盖板等供应链厂商能和如今的LCD、OLED屏幕一样丰富成熟,那么折叠屏手机的量产将会和现在的全面屏设计一样容易,价格也会平民化。

同时,随着芯片、电池集成度的逐渐提升,如果折叠后的手机厚度能够做到和现如今全面屏一样,或者厚一点点,那么折叠屏手机显然会带来比目前全面屏手机更优秀的使用体验,而这样的折叠屏手机难道不是未么?

但是如果由于技术的限制,折叠屏手机的样子仍然和目前三星Galaxy Fold或者华为Mate X一样厚,那“折叠屏是未来”这个论述就永远成为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