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自查手册:请务必与这5种人绝交

前几天在豆瓣上,看到野子老师发了这么一段:

掰了掰手指头数一下,真幸运,这4种人我都见过,他们没少给生活增添恶心。奉劝你,这辈子千万别与这4种人做朋友。

先说说第一种。这种人特喜欢装着一幅十分理性的样子,来给你分析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仿佛看破了一盘大棋似的。只要出现某某大佬做慈善弄个基金会的新闻,他们就会充满优越感地评论道:“他们就是为了立牌坊,就是为了逃税,能让自家孩子多继承点家产!”

戳破表面上的温暖,用冰冷的话语恶意揣测世界,就是他们最大的爱好。

再谈谈第二种——

当代年轻人缺乏逻辑的最明显表现,想必是“非黑即白”。最怕的是,批评起这种人来,他给你来个自我的全盘否定。前几年做个项目,发现一人没把数据错误检查出来,我说“这项数据的错误你没检查出来,下次细心点。”他呆了一会,冒出一句,“你是不是在说,我不适合这份工作?!”当时我就满脑子问号,他在说啥呀?

如果不想天天过这种让人一头雾水的生活,赶紧将这帮人拉进你的黑名单。

第三种就是很杠,杠死你。不想多说了,我只想怼过去这张图:

第四种人呢,虽然不让人生气,但多少有点让人哭笑不得。有个学妹每次和人聊天就是,不管对方说啥,她总是那几个词,“哇好酷!”“好厉害!”“你这么做到这么棒的!”完了还瞪着两颗灵动大眼,一脸真诚看着对方。这种词儿,一两次用着还行,用久了别人就觉得,你怎么这么假,你压根儿就不是从心底为我感到高兴吧?这就很尴尬了。

但是,上面这4种人,至少从行为举止上,我们多少能分辨出来,继而远离他们。

最让人感到可怕的就是第5种人——情感吸血鬼。因为他们表面人畜无害,却在悄无声息抽走你的灵魂。

我有个很要好的女性朋友,出了门是薛宝钗,一回家是林黛玉的那种。

有段时间她听我学了点心理学的知识,便来和我袒露心声,渴求内心解脱——原来她一直对父母耿耿于怀,觉得小时候父母向她灌输的“完美主义”思想,一方面既让她取得了今天的成就,另一方面也让她产生了太多压力,憋在内心无处释放,久而久之患上心病。

“在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父母就像暴躁的君王,命令我应该做这应该做那。当我打游戏时,他们就跳出来,逼我去学习。当我读书时,哪怕分神了一秒钟,他们又跳出来,指责我半途而废。”

“你试一下正念、冥想那些呢?坚定你心底的信念就好,哪怕是放纵自我也行,就当是迟来的叛逆期呗。”

那边沉默大概七八分钟,然后回了一个飞吻的emoji。我心头一暖,想必是表达了对我的信任与认可。

后来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多,大体聊的还是原生家庭那些事儿。也许是我给她了力量?“因为你,我有了走下去的欢喜。”她曾对我这样说。

生怕知识储备不足,我又买回一大堆心理学的书来自学。一时间感觉生活充满了奔头,因为我触碰到在他人心中我是有价值的。

但特好奇,为什么和她聊完后我都感觉特累,泡个热水澡才能恢复精神。更要命的是,在她不找我聊天的时候,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嘀咕:“为什么每次聊天,她都只谈她的问题,而从不关心我过得如何?”

起初以为是我不耐烦了,劝自己耐心点。可随着她每次提的问题总是那么些,我的建议她也没怎么做,心里的火那是愈发得大。一次喝咖啡时,我笑着说:

“感觉我就像你的心理医生一样,不过别人是吃药住院,你是‘话疗’——谈话治疗。因为我感觉你不怎么执行我给的建议,仿佛你只要向我吐槽,就痊愈了。

“那因为你是男人来自火星,我是女人来自金星。能让我开心,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这话我反驳不了,谁不愿意抑郁的朋友能每天开心呢?

可我终究忍不下去了。

因为我一出差就会给她带伴手礼,而她除了一句“谢谢”与收下的动作,可不曾记得给我带些什么。一种不平衡的强烈感觉在心里徘徊,“她的心头有我吗?”。

索性我想了一招:每次和她约完会,都把聊过的东西大致写在本上,看看都聊些什么。记录七八次后整理发现,她诉苦的内容能占七八成,而我发言撑死百分之二三十。但凡我谈到自己的麻烦,她除了“嗯嗯”就是“抱抱你”,再丰富点的慰藉她也不再表示。最终我果断摊牌,建议她寻求专业医生的帮助,不要再来烦我。

我差点就被抽干心血。

可你能认出情感吸血鬼吗?

每当Ta身处困境,条件反射般地寻求你的帮助。你们相谈甚欢,觉得找到了彼此的soulmate。你不止一次地给出建议,乃至于亲自帮助他们,甚至还觉得,“啊,Ta向我求助好多次了,是不是说明我对Ta很重要!”

然而你冷静点就容易看出,Ta只一味诉说Ta的世界,对于你的生活,偶尔问起零星半点。

你一遍又一遍地给出建议,可对方只在乎“兴奋”地讲出Ta的事儿,至于能否解决,他们可不关心。

甚至可以说,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对你把这些事儿给说出来,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你以为你是主演,其实只是个观众。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登门槛效应”,约等于“得寸进尺”。一次又一次的小忙,是在通向后面更大的要求。

哪怕对方不再索取,你也会时不时跑去问人家,你能不能帮忙做点事。因为你很想维持一个,“我对别人很重要”的自我暗示。

瞧,用不着吸血鬼们亮出獠牙,你就自个儿把脖子伸过去了。

你感到疑惑了吗,怎样的人值得我们去结交?或者说,怎么把那些走心的人,从人堆里择出来?

在一个外出吃饭大伙儿都低头玩手机的年代,你不会拒绝结交一位真心朋友吧?

可能是这种朋友真的难找,让我们都失望了,所以大家才躲进虚拟世界,寻求情绪的发泄。

但我又觉得,“真心”的要求又是很简单:

Ta不必有钱,颜值无所谓,会不会穿搭另说,爱干净就好;

Ta不必能懂我话里的每一个梗,愿意听我解释就好;

Ta不必随叫随到,也不用为我两肋插刀,但愿当我想起这位朋友,恰巧能在就好;

Ta不必浑身都是本领,做起事来可以毛手毛脚,见我有难了搭把手就好;

Ta不必有多高的情商,有没有严谨的逻辑也都行,能理解我想说什么就好。

对,一位真心朋友,该是理解你的,愿意倾听你的,最关键的是,心头有你的。

一对好友若是心头均无对方的位置,就好比激情的演讲家对着打瞌睡的听众们大吼,台上的人失落至极,台下的人也尴尬无比。然后台上台下互换位置,就成了循环的报复而已。

说到底,上面那5种人不适合做朋友,最好绝交,都是心头没有你。他们只顾自说自话,可从不考虑你的感受。

总之就是不要把友谊交给那些,认为你是无足轻重的人。

撰文 /彭昱剑

插图图片 /LiAnG

编辑 /吴小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