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朋友圈不能点赞,剧透《复联4》的人会不会少一点?

「创业最前线」旗下「科技最前线」原创出品

作者 | 北行三

电影院里的跨年盛典

要说在微信朋友圈刷屏,能媲美去年“ig牛逼”的,恐怕就是昨天的“复联之夜”了。

凌晨3点,随着《跨年盛典——复仇者联盟4》首映场的结束,全国300多万“漫威一线守护者”骄傲地走出影院,心想几百块的票都买了,3个小时的大夜也熬了,不在朋友圈出人头地,怎么对得起战死的英雄?

随即打开朋友圈,文案、配图、排版、发送一气呵成。

除了上面的文艺派,接地气点的有缅怀先烈的、哭瞎双眼的、疯狂打call的,还有想当场二刷然后直接去公司上班的...

当然无论哪种表达方式,中心思想不过三个:

1.我是漫威迷

2.我看首映了

3.我跟你们不一样

紧接着今天一早,朋友圈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而今天早上才发朋友圈的这一批人,基本都是没看零点首映的,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剧透狗!

虽然表达方式和愤怒程度各有千秋,但中心思想也不过三点:

1.我是漫威迷

2.我是个不喜欢被剧透的影视爱好者

3.我跟你们不一样

至于发朋友圈剧透的人,他们的心理相对前两者更容易理解:

1.我是漫威迷

2.我看首映了

3.我看首映了

4.我看首映了

5.我看首映了

...

100.我看首映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场复联4点燃的朋友圈修罗场会持续1个月以上,今晚是第一波高潮。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刷屏的“ig牛逼”和“漫威走好”,我还真不知道身边竟有这么多电子竞技爱好者和漫威死忠粉。

但为什么一有机会,我们就要在朋友圈给自己贴上标签,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

有的朋友更夸张,各行各业的热点都要蹭,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最后连我们自己,都会演变成每一条朋友圈都悉心雕琢,让每一个文案和配图都符合我们的人设,仿佛自己已经是身价上亿的公众人物,开始如履薄冰。

要解释这个现象,恐怕要从朋友圈的另一个功能说起。

“赞”从何而来?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点赞”,你还有多少动力发朋友圈?

最早出现“点赞”功能的并不是微信,而是Facebook。

它的前员工 Leah Pearlman 在 2006 年加入公司后,觉得朋友们对一条状态的留言内容,很容易出现重复。

比如你发了一条状态:我们要结婚了!

底下的评论可能会一遍一遍地重复“恭喜恭喜”,这样不仅不美观,而且如果有人说了走心的话,很容易就淹没在“恭喜”里了,因此创造了点赞功能。

到2007年,功能开发完成,但却没有得到扎克伯格的许可,Pearlman曾一度想要放弃这个项目,终于在两年后的2009年某一天,扎克伯格决定让这个功能上线,并取名“Like”。

(Pearlman在点赞功能发布时写的博客:“您朋友和他们所发布的照片和状态让 Facebook 更有意义,所以当您的朋友分享了很棒的东西的时候,请不要吝啬您的点赞。”)

2009年上线后,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点赞”一跃成为 Facebook 的核心功能,现在 Facebook 的 16 亿用户每天至少会发出60亿个赞,甚至超过了谷歌的搜索点击量。

而日活是 Facebook 几倍的微信,这个数字只会更庞大。

此后,点赞就成了几乎所有社交网站的标配。

这个功能的初衷,是让用户可以更方便的表达“赞许”,同时也能帮助 Facebook 为用户提供更定制化的内容(根据你点赞的类型,提供更精准的推送)。

更深远的意义是“点赞”按钮还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让 Facebook 创造了更加积极有爱的氛围。

“点赞”的成功,是设计驱动和人性需求的完美结合,这也几乎是所有科技产品的使命。

但同样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因“点赞”而生的“点赞数”却在无形中改变了我们点赞的初衷。

点赞焦虑

2009年“点赞”推出后,每个人都很享受被朋友点赞的感觉,以至于每发一张照片、更新一条状态,就急切地等待着点赞的提示。

这种现象我们很容易理解为“虚荣”,但并非如此。

从出生起,我们就开始关注我们获得了什么。

比如一进入学校,就要定期考试,我们意识到成绩越高越好;进入职场,就要定期考核,发放薪水,我们意识到,职位和薪水也是越高越好。

因为我们累积的资本,决定了我们的社会地位。

也是因此,我们发布的每一条朋友圈都会逐渐偏向比别人更好、更多、更优秀的东西,这样才满足被赞的逻辑,毕竟没人会因为你被公司开除而给你点赞。

而结果也很明显:我们发布的东西会越来越不真实。

繁华背后有多苦,伤疤里面有多深,永远不会有人看到,朋友圈里只有我们最光鲜的一面。

即使是那条状态是真的,也不一定是最真实的我们。

如果朋友圈中的我们是不真实的,那给别人点出的赞,总是真心的吧?恐怕事实也不尽人意,原因很简单。

朋友圈跟现实中的社交场合都具有一个相同的潜规则:面儿上微笑恭维,私下评头论足。

因为我们在朋友圈里对朋友的点赞或评论行为,也能被共同好友看到,所以我们很少能见到意见相左时,会有两个朋友破口大骂的现象。

既然如此,我随手点赞恭维你一番,又有什么错?

2012年,伊利诺伊大学的教授在一份调查中还发现:

很多用户在给人“点赞”前,会先看一下该状态已经有多少个赞,如果只有一两个,会很怕自己成为唯一的“点赞”者,而选择忽视本来应该获赞的内容。

因为朋友圈里的一举一动,都是我们的社交名片,没人想轻易毁了它。

如果我们发的每一条状态不代表真实的我们,点出的赞也不代表真实的观点,那朋友圈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认同感应该源于自己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可能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Dorsey 在 TED 2019 大会现场)

这是美国社交网站 Twitter 的创始人 Jack Dorsey 在 4 月 16 日 TED 大会上说的一段话。

除了社交软件使用者在下意识中营造出的不真实感,朋友圈里还充斥着以社交网络作为流量入口而获益的微商、推广、假新闻、舆论操控等等副产品。

这些肉眼可见的垃圾内容,又从另一个角度加深了这种感觉。

所以在我看来,朋友圈不过是“点赞”功能下的副产品,虽然畸形,却也不可避免。因为数字化社会背景下,人们的社交能力在逐渐下降,我们总还是需要一个窗口去了解朋友,了解世界。

如果朋友圈里没有真实的状态,也没有真心的赞,不如就别被它裹挟,权当一个秀场,默默看戏。

毕竟靠别人点赞得到认同感,永远无法与内心的自我认同感匹敌。

开发了Facebook点赞功能的另一位工程师 Justin Rosenstein曾说:

“点赞”带来的是一种虚假愉悦,它非常诱惑,也非常空洞。

与其费心求赞,不如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提升自我认同感,比活在别人的评价里要好上百倍。

回到最初的问题,如果朋友圈没有点赞,Emmm......

我想剧透《复联4》的人也不会减少,毕竟剧透狗的源动力,谁人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