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游》龙妈的光环在消失,看来是坐不上铁王座了?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正在腾讯视频全网独播,随着剧情的逐渐深入,“权游”世界的对立态势愈加明确,冰(异鬼方面军)与火(以丹妮丽丝的龙为吉祥物的人类联盟)两大阵营之间的交锋,成为了这一季的重点。

经历过北境之王俯首称臣的快感,带着龙北上的丹妮丽丝·坦格利安却在北境居民面前全线吃瘪。

被斯诺手下的各种势力轮番排挤;

就连临冬城内务总管珊莎都表示——不是很欢迎这股突然凌驾其上的势力;

也许是因为她在执政方针与战略上存在一些问题,母性十足并顶着主角光环的她,终于显露出其不适合做七国之王、铁王座主人的一面。空降的七国之王,北境不欢迎你?

在临冬城,让人看到了一个没有长远眼光,不懂施恩,不愿意分权的“龙妈”,这些问题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她坐上铁王座的最大障碍。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作为人民解放者和守护者,依然具有很高的声望,在道德层面也在君临城女王瑟曦之上。

但是,在处理人情世故,乃至国家朝政等方面,丹妮丽丝是完败给不成熟的政客瑟曦的。

如今临冬城的军事行动牵扯到三方合力,如何斡旋其中达到平衡是摆在龙马面前的一道难题。

珊莎经过从君临城回归北境的种种现实磨砺,又经过小指头的言传身教,逐渐成为一个合格的政治玩家。

这些经历让她具有了明确的政治底线——保存史塔克家族的实力,并在战争之后维持北境局势的稳定。

相比之下丹妮丽丝就短视很多。

她的眼睛里只有铁王座,而且在坐稳铁王座之后,依旧相信自己的实力雄厚,能够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统辖七国之地。(丹妮丽丝的想法,暴露了坦格利安家族一贯的那种一家独大的执政弊端。)

对于珊莎向其传达想要保留史塔克家族对于北境辖制权的试探,丹妮丽丝采取了回避与拒绝态度,这使得本来就对她“不感冒”的临冬城女爵,开始反对她最终坐上铁王座。

随后,她对待蓝道·塔利以及瑞肯·塔利的方式,则算是彻底激怒了一贯温和的山姆。

塔利家族作为河间地的实际统治者,本来是作为以后整个腹地的实际掌管势力存在的。

(波顿家族被小剥皮弄得一团乱麻,私生子虐杀生父与继母与嫡子,就注定了小剥皮斯诺·波顿最后会天怒人怨死于非命;奔流城的徒利家族也空有头衔,伯爵头衔的劳德慕还在君临城当囚徒呢;图雷家族更是不会好好统治,图雷家族的做派太像塞外野人了。所以,塔利家族在实质上,是最容易被河间地贵族认同的统辖者。)

然而因为丹妮丽丝急于想要立威,继而不顾提利昂的劝阻,执意将塔利父子同时处死。

看起来是宣誓了自己的主权,可实际上,她的手段逼迫河间地其他贵族从观望态势转入敌对状态。

现如今,代表塔利家族的山姆,一旦声明反对丹妮丽丝,整个河间地的风向都可能随之转变。

其实,从他向斯诺讲出他的身世的时刻,山姆已经明确在和丹妮丽丝为敌了。

另外山姆的行为甚至也经过了临冬城嫡子,最后的守望者“三眼乌鸦”布兰的授意。

在他们的一段对话中,布兰的意思显露地十分明显。

而随着丹妮丽丝和斯诺越走越近,她属下的谋臣和斯诺原有的势力,也突然发觉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终于,在北境凛冽的冰雪下面,出生于血与火之地的龙之母丹妮丽丝,面临着孤立与离弃的境地。

要不是异鬼将至的大局势所迫,以及有囧斯诺的爱意保护,她在北境基本是势单力孤的。趟过七国之地,丹妮丽丝是一个开拓者,而非王者

八年时间,我们看着龙母从最初不名一文的金丝雀,一点点发展壮大到如今中流砥柱的实力规模。

也见证了在中世纪为背景的时代里,一个空有贵族头衔,但是没有足够的领地与军事实力的普通人,如何在纷乱的世界里慢慢爬升到足够左右整个局势的全部过程。

更可以见识到,这样一个极具母性魅力的女性,如何在权利争夺里,通过自身的不断蜕变,成长为这个世界里的“神话”。

那么,丹妮丽丝的最早失败又是从哪里开始的呢?或许就是从奴隶湾那失控的局势开始的。

之前,她发动奴隶解放运动充实自己军备实力的所有努力,都是行之有效的。

丹妮丽丝在奴隶湾的解放运动给了那些奴隶自由,也用这些自由笼络到最初的拥护者,包括她的中坚力量——无垢者和弥桑黛。

但在奴隶湾获得了“母亲”的称号的同时,她也失去了贵族们的支持。

渊凯前往弥林的路途上,那些每一英里就树立着的奴隶墓碑,在不断刺激着丹妮丽丝的神经。

于是她在攻下弥林之后,不仅将自由还给了奴隶,还给了那些善主等同于奴隶的处罚。

但丹妮丽丝并没有在弥林完成更大范围的奴隶解放,也没有给这里的平民提供足够的保护。

她从打击善主入手,实际上是摒弃了上层贵族的支持。

而善主释放奴隶之后,奴隶失去生活的根基,最初的自由与满足会迅速被缺乏谋生机会和生活必需品的现实困顿所取代,进而造成巧取豪夺,导致社会进一步混乱。

而在这样的混乱里,被煽动起来的自由民以“狮身人面之子”的面目,暗中实施他们扰乱局势,逼迫高层夺权的目的。

丹妮丽丝的立身之本是底层奴隶而非平民,再加上天生的阶级对立性和争取拥护者的必要,她都必须在前期摆出仇视贵族的姿态。

但实际上,在那个资源不充足的年代,这些奴隶的生活需要又离不开贵族。

或者说,在当时贵族垄断生产资源的前提下,没有生产工具和生活保证的底层人民,需要贵族提供生产必须的技术与工具。

所以,仅仅在形式上解放奴隶是不行的。

而占据龙石岛之后,丹妮丽丝迎来了盟友,看起来自己也有了一个稳固的根据地。

但是,面对兰尼斯特家族成熟的作战方针,丹妮丽丝那种游击战的策略和反应不及时的弊端暴露无遗,于是坑队友成了她的日常。

她与多恩、高庭间的合作看起来亲密无间,但其实根本就没什么默契。

(当时合作的三方面主导人都是作为兰尼斯特家族受害者的女性,所以外在看起来,她们有着共通的利益。但是实际上,三方面各怀心机,根本没有足够的协调和统一部署。)

而攸伦的突然加入,也让他们始料未及。

所以就算拥有铁群岛,多恩与高庭提利尔家族的多方支持,丹妮丽丝的联盟依旧迅速被瓦解。

这一方面是因为兰尼斯特家族久经战场的战斗素质,另一方面也是丹妮丽丝不善征伐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龙妈VS北境,谁才拥有真正的主角光环?

虽然编剧为龙妈找来了北方的代表——囧斯诺,这个最靠谱的队友,但丹妮丽丝依然要面对北境并不信任外来人的传统。

即便有巨龙护法,无垢者,次子团等等装力量加持,但是丹妮丽丝的政治能力却是几方势力里较为薄弱的。

到了北境之后,丹妮丽丝的主角光环就彻底崩坏了——因为北境的主角光环一个比一个亮眼。

挨个数一数:珊莎可以从危机四伏的君临城与波顿家族保全自己,艾丽雅游荡遍整个七国大陆,学习出一身的功夫;布兰已经羽化登仙,成为整个大陆的守望者…

至于全好莱坞片酬最高的超级英雄,托尼·史塔克,他的价值就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伪)

论谋略,丹妮丽丝在第二集里的表现,也是全线被珊莎碾压。

虽然口口声声的说要收回铁王座,丹妮丽丝却根本没有考虑到收回之后,如何安排七国之地的势力划分。

甚至大业还未成,她就已经在计划和囧斯诺双宿双栖,归隐田园了。

而经过君临城波谲云诡洗礼的“三傻”,却早就成长为成熟冷静的政治动物。

她一针见血的指出,斯诺是两股力量暂时和平相处的纽带,而作为为北境的稳定与收回奉献无数的史塔克家族,还是希望保有北境的管辖权。

(珊莎还是坚持斯诺是史塔克家族的代言人,需要他代表史塔克家族争取利益。)

在如此重要的邀买人心的契机上,丹妮丽丝显然不如“三傻”给力。

而接下来的考验还在继续,昨天还在腻腻歪歪和她比翼齐飞的囧斯诺,今天晚上就鬼鬼祟祟的拉着她躲进临冬城地下墓穴,面对着一个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女人的雕像,说:

“这是我亲妈,你哥哥是我亲爸,你是我亲姑姑…”

额,没消化完和“侄子”谈恋爱消息的丹妮丽丝,接下去还听到了背后的始作俑者:布兰在视野了看到了他们的婚礼,而山姆在学城的典籍里找到了主教的婚礼证词。

“我睡的这娃是我亲侄子,等等,这孩子的继承权还在我前面,而且,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是他最亲的弟弟和最好的好友?

这算什么意思,北方人不愿意我坐上铁王座?”

虽然话头被打断,但是这庞大的嫌隙,已经无法轻易愈合。

算起来,临冬城的珊莎(珊莎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控制了临冬城和鹰巢城两个地区),河间地塔利家族,北境最强硬的熊岛莱安娜,就算有前来投奔的铁群岛席恩(席恩上斯塔克家族的养子,论起感情他估计会偏重于临冬城),以及无垢者和弥桑黛这样的嫡系(问题就在于,临冬城大战,无垢者将上损失惨重的一方面。)

但在北境的局势里,丹妮丽丝已经慢慢的被人心所抛弃。

眼下异鬼的攻势猛烈,后方君临城还有个等着两败俱伤坐收渔利的瑟曦,北境这些人本身也是各怀心事。

丹妮丽丝依仗着幸存的两头火龙,和注定会被消耗殆尽的军事力量,究竟能否顺利走到最后呢?

一切的答案只能等待后续更新才能揭晓了。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每周一早9点腾讯视频会员更新,非会员延迟一周;极光TV每周一中午12点会员更新,别忘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