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市场将迎来星巴克挑战者

瑞幸咖啡本周向美国证监会SEC提交了招股文件,正式寻求在美上市,计划融资最多8亿美元,承销商包括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证券等机构。

日亏400万的“星巴克挑战者”

瑞幸如果上市成功将成为今年以来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融资规模最大的公司,这一“星巴克挑战者”突然上市的消息也让业界哗然。去年瑞幸亏损了16亿元,合计每日亏损超过400万元,卖出9000万杯咖啡,年末门店数量达到2073家,其中超过90%为快取店。

不过从去年一季度到四季度,瑞幸亏损率由996%降至138%,到了今年一季度,亏损率进一步收窄至110%,营收同比增长3594%。瑞幸表示目前亏损依然可控范围之内,公司的现金流能支撑未来三到五年的时间。

瑞幸赴美上市,旨在与星巴克一决高下。有业内人士预计,瑞幸上市后的估值将达到40亿至50亿美元。就在上周,瑞幸刚刚完成由贝莱德(Blackrock)领投的1.5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已经达到29亿美元。贝莱德也是星巴克最大的主动投资者,股份占比6.58%。

作为一家新零售咖啡品牌服务商,瑞幸的策略非常典型,以低价格战略打开咖啡在国内的市场,培养中国消费者喝咖啡的需求。从数据表现来看,低价策略的效果很明显,截至今年3月31日,瑞幸的用户数已经达到了1687万。根据瑞幸的招股书,2018年市场费用超过7.46亿元。

另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瑞幸咖啡于4月1日新增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抵押权人为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被担保债权数额为4500万元。瑞幸咖啡此次的抵押物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物品所属地遍及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共有100家之多。

斯坦福大学研究学者、第一视频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力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互联网咖啡”并不畏惧以巨额亏损换回流量高速增长,依靠着人口红利、消费升级,赌上公司的未来。但风光无限的背后,依靠不断烧钱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很难持续,要保持长期的顾客忠诚度,品控和供应链仍是核心。

德勤财务咨询合伙人陈纪正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瑞幸作为一个传统消费品类的售卖者,为了抢占市场不计成本地花钱,这种商业模式本身是有问题的,因为消费者对于咖啡品牌并不具有太大的粘性。”

资本加速退出促使瑞幸IPO

瑞幸急于IPO,也与背后资本寻求退出的迫切程度有关。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兼并购业务主席周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宏观经济等不确定因素的增加,导致上一轮的私募股权缩短了投资周期,目前正处于一个集中的退出期,短期内IPO的数量也会出现一定的增长。”

根据贝恩公司最新发布的《2019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报告》,过去一年中,私募股权的投资退出创下历史新高,尤其是在10亿美元以上大型交易的推动下。

展望瑞幸未来的发展模式,凯度消费者指数大中华区的总经理虞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瑞幸的模式是否可持续,关键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在迅速建立规模后,进行业务场景的拓展以及平台化的运作。烧钱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是否能够通过补贴建立消费者的忠诚度。亚马逊亏了10年不盈利,但是从他的Prime会员模式来看,这种亏损是有所回报的。”

对比ofo的失败经验来看,虞坚认为,把流量做大容易,但是维持流量的成本也很高,因此瑞幸下一步必须要对现在的成本结构进行优化,而这也将考验资本市场对于这种互联网模式的耐心和信心。

尽管特斯拉CEO马斯克说,上市是最糟糕的选择,但是美股资本市场依然活跃,本月上市的公司就包括Lyft、Pinterest和Zoom等。上市不仅为早期投资者提供退出渠道,同时也能给企业创造更多所需的资金来源。

但从这些已经上市的企业来看,大多数目前仍然处于大幅亏损的阶段。Lyft在2018年亏损扩大至9亿美元;Pinterest在今年第一季度亏损约为5000万美元;Zoom在2018财年亏损382万美元。他们试图说服投资者看好其长期盈利潜力,毕竟就连上市9年的特斯拉到目前仍未完全实现盈利。

不过对于这类亏损企业,斯坦福大学研究学者张力军持怀疑态度。他表示:“最核心的是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盈利模式,依靠吸引融资只能短暂存活。所谓流量经济一定要以用户为本,同时创始人的理念和坚持也很重要,这样才能实现企业的长期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