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追星图鉴:狂热粉丝出没,是谁让机场瘫痪?

文 | 龙承菲

编辑 | 吴燕雨

“别挤了!”

在4月20日虹桥机场拥堵的人群中,屡屡发出这样的声音。这一天,有十几名艺人经过虹桥机场,机场聚满了等候自家爱豆的粉丝们,现场的粉丝数量达到了近期巅峰。一位在现场的粉丝小糖向毒眸描述道:“我七点半左右到的,全是人,比我春运回家还夸张。”当晚,自动人行道的玻璃终于不堪重负,被现场大量人群挤碎,#虹桥机场玻璃被粉丝挤碎了#接连上了两天热搜。

玻璃破碎的现场图

谁撞碎了虹桥的玻璃?为了破解这一谜团,粉丝圈将当天艺人的行程公开,一张当日经过上海的的明星行程图广泛流传,各家粉丝都试图将爱豆与此事撇清关系:薛之谦当日改由火车到达广州,没有去虹桥机场;Nine Percent成员Justin早上八点到达浦东机场,不是在虹桥落地;坤音四子ONER下午两点从虹桥出发,但碎掉的是晚上到达口的玻璃;《青春有你》热门选手施展当日晚间到达时走了vip通道,而非玻璃碎掉的普通通道……

有网友整理了当天走浦东机场的艺人行程

事实上,追究是谁的粉丝引起了这场事故,或许已经没有意义,这次的虹桥机场事故,是一次“机场粉丝”生态的集中爆发。重要的是,围绕机场,粉丝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追星生态,这种生态在极端情况下已经影响到了机场的正常运营。

在这一生态里,举着手机拍图的粉丝、扛着相机的站姐、凑热闹的别家粉丝和围观路人……共同导致了这一事故的发生。而这一区别于观看演唱会、参加签售会的非追星场合的追星方式中,黄牛、代拍等均牵涉其中,在“机场”这个区域,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机场”也成为了展现粉群生态的舞台。

机场的“追星大军”

早在4月20日之前,上述明星行程图就已经在微博上广为流传,这张集齐了《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明日之子》四个选秀热门选手的行程单,让不少粉丝惴惴不安。

TS便是感到担忧的粉丝之一。她的爱豆、《以团之名》热门选手赵品霖的行程,出现在了出售航班信息的黄牛朋友圈里,而看名单就知道“现场会有很多人”。当天,她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六点多赵品霖抵达虹桥机场时,正好遭遇了出关口潮水般的人群,被堵得寸步难行。雪上加霜的是,赵品霖去上海是看张杰演唱会、不是工作,身边根本没有带任何助理,只能靠现场保安勉强维持秩序。

“更惨的是,被挤成那样,还不是被粉丝挤的,周围很多都是凑热闹的。”TS告诉毒眸:“当天在他到达之后还有三位艺人,比他更火,而且到达的时间差只有一个小时。在接机口排队的时候,我看到有很多粉丝拿了他们的手幅;接赵品霖的时候,也有人对着他喊别的艺人的名字。”上述粉丝小糖也告诉毒眸,在她去接当晚到达的《青春有你》选手邓超元时,“现场我知道的就有七八家艺人的粉丝了”。这种心态对于接机粉丝来说非常普遍,粉丝小月告诉毒眸:“机场粉丝很多的,我接完自家爱豆之后,看到有另一个艺人到达,那我肯定也会去看看。”

让他们及时获知明星航班信息的渠道,是分散在微博、贴吧、微信朋友圈等地的黄牛。在毒眸的往期文章《德云社硬钢岳云鹏个人信息泄露 私生饭贩卖信息可能坐牢?》中,就详细介绍了黄牛利用票务系统获取明星航班信息的操作。粉丝们付出不到20元就能轻松获取到自家爱豆的航班信息,甚至相熟的黄牛还能打折到10元以下。得知航班信息之后,他们再查询具体的航站楼和到达出入口,提前等在那里就能等到爱豆。

仅获得了航班信息之后,想要更近地接到爱豆,粉丝可以选择“刷关”。“刷关”,即买一张最便宜的、艺人到达时可以进关的机票,进关之后再退掉。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关内粉丝人数相对较少,可以离爱豆更近。

刷关的成本较低,一般可以自己解决,或由黄牛代为帮助。粉丝小月向毒眸讲述了自己“刷关”的经历:“我那次是买了一张300块左右的便宜机票,加上退票刨除的钱(这种临起飞退票会扣很多)和给黄牛的,大概付了100块左右。”只不过,这也并非长久之计,“如果总是刷关,退票记录过多,以后自己买这家航空公司的票可能不太好,所以我后来也不刷关了。”

粉丝追星漫画(来源:新浪新闻)

无论是接机还是刷关,相比于买专辑、听演唱会等需要花费一些成本的追星方式,成本都十分低廉。所以,机场往往聚集了大批“白嫖党”——泛指那些嘴上说喜欢而不花钱买官方CD、周边等支持爱豆的粉丝。粉丝Paxe向毒眸回忆道,她在2007年左右追星的时候已经有接机行为出现了,只是早期黄牛并没有那么多,接机多为粉丝会组织。“当时并没有接受自发组织接机,会觉得影响安全,而且获取航班信息没那么容易的情况下,说去接机给人感觉是去蹲一天,或者找黄牛买了航班,当时粉圈还是比较讨厌这种事情的。”

不过,这种机场白嫖起源于何时,其实已经无法考证。但国内饭圈真正开始出现自发性的大规模接机,是国内第一批“流量明星”出现,即2014年李易峰因《古剑奇谭》受到关注时。之后,“归国四子”、TFBOYS接连爆红,粉群数量急剧扩张、需求扩大,大量出售航班信息的黄牛应运而生,自发性的接机行为就此在饭圈风行开来。2015年10月,TFBOYS粉丝接机时挤碎了萧山机场的玻璃防护栏,有不少粉丝被玻璃碎片扎到受伤,在当时引发舆论轰动。

因为太过拥挤,有粉丝现场受伤

但仍有大量粉丝热衷于机场追星,毕竟,不少粉丝还是学生、可以支配的追星开销并不多。演唱会内场票动辄被炒到上千元、还与台上的偶像有一段距离,机场追星就算是“刷关”,花费的也不过百元上下。不仅可近距离接触爱豆,甚至在接机人数少、经纪公司允许的情况下,还可能和爱豆聊天、合影并索要签名。长久以来,接机大军从未消失,反而形成了一种特有的粉丝生态。

扛“炮”的站姐和代拍

在机场的粉丝中,除了拿着手机簇拥在明星身边拍照录像、数量庞大的粉丝“主力军”外,还有不少端着专业相机、戴着黑口罩的人,他们一般被称作“站姐”“站哥”,即开设明星图博、站子的粉丝。站子的职责是记录明星的每一次行程,拍摄下来修图后发在网络上,通过美图吸引、巩固粉丝。除了演唱会、商业站台活动等,机场图自然也是站姐、站哥们活跃的重要阵地。

朴敏英学站姐扛机器

长年累月的拍摄,令站子们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一般来说,他们会将积累的图片进行调色排版,打印制作成PB(photo book),在owhat等APP进行贩售,在饭圈中口碑好、修图技术高的站姐甚至会被吹捧成“神站”,购买“神站”PB的粉丝也会更多。PB的印刷成本不高,大多定价低廉,有站姐只收邮费,但也有站姐通过贩售PB牟取高额利润,朱一龙白宇的双人站“肆月山河”就曾经以单价149元、销售量超过1.6万件的PB获得了超过245万的收入,虽然这些收入事后已经全部退还,但仍然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舆论风波。

不过,相比于爱豆的工作行程,站姐们对机场追星的态度也有所不同,一方面,并非每一次站子行程都能到场;另一方面,并非所有站子都喜欢拍机场图。有站姐告诉毒眸:“我不太去(机场),因为机场秩序太差了,我很讨厌挤。”

有站姐为了抓拍还站在了小推车上

站姐本人缺席、但机场图却不能少。为了保证每次行程站子都有图可以发,“代拍”这一职业应运而生。他们往往不是艺人的粉丝,只是接到单子之后代为拍图,再卖给各个站子。一位站姐Li告诉毒眸,代拍一般分为三种:“一类是站姐在追活动、机场的时候,顺带拍队友以及当天参加活动的其他艺人;一类是专职挣钱,接到单子就去机场;第三种就是专业代拍,每天都在机场,拍到谁都马上在群里出。”

在微博上,“代拍”这一微博话题已经收获了11.3万讨论和1亿阅读量。代拍们在微博、贴吧等地发布广告,广告的类型也有两种:一是在活动前表示自己要去某某活动、某某机场,可以接单;二是已经在机场和活动现场拍摄完毕,点明自己可以卖哪几位明星的图。之后,站姐会主动联系符合要求的代拍,代拍会给站姐看2、3张预览图,确认之后再进行交易。上述粉丝Paxe告诉毒眸:“如果确定要买的话,代拍也可以先把好看的几张传给你,剩下一般质量的图再慢慢传。这样站姐可以修图抢在第一时间发,同等质量的图里发得快的站子,一般转发评论也就更多。”

如今,不少饭圈内部都有关于代拍的微信群,群内由代拍发布、接单,站姐买图,供需关系稳定、交易娴熟。

微博上各种机场代拍服务

根据艺人热度和活动难易程度的不同,代拍出售图片的方式、价格也有区别,这并没有一个稳定的标准,而是根据市场价格、站姐与代拍的熟悉程度等上下浮动。代拍卖图时也有单张、小包、大包、全包的差异。“单张图质量一般比较高,小包就是几十张,大包几百张,全包就是这一天这个活动拍到的这个人全都给你。”Paxe在追国内某二线男团成员时,300元可以买断一个代拍当天拍的他所有的机场图:“如果遇到爱豆机场全程戴口罩帽子、不露脸的话,拍之前约的代拍就没办法,但是拍之后买的话肯定会降价。”也有代拍告诉毒眸:“女爱豆的图比男爱豆的难卖。”

如今,购买航班信息和“刷关”已经不够满足站姐和代拍的需求,尤其当艺人选择走vip通道时,无论关内关外都是见不到的,或许有经验、熟知机场构造的站姐可以从某些角度拍到图,但其中运气的成分也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有的站姐会选择跟机——买一张和艺人同航班的机票,跟着对方从起飞地到目的地,就可以拍到全程。

而在这次的虹桥机场事件,代拍和站姐也是在场粉丝的重要一环。不过Li认为:“这次虹桥机场虽然有不少代拍,毕竟当天有20几个明星,但其实不能算代拍的锅。国内的代拍、站姐一般是挤廊桥、拍关内,外面的手机党才是真的多。”

接机行为为何屡禁不止?

手机党、站姐、代拍的出现,让机场的粉丝生态渐趋复杂,也使机场追星行为变得越来越不理智。在此次虹桥事件之前,已有多次极端事件发生:去年5月,大量的粉丝聚集机场,导致航班延误2小时;同月,职业代拍在机舱内强行拍摄Nine Percent成员林彦俊、小鬼王琳凯,被工作人员拦截后破口大骂;“虹桥一姐”等全天在机场蹲守明星的人也开始出现……

面对种种事件,不少明星和粉丝后援会都对此不满,也给不少被“接”的明星带来了困扰。目前,已有部分艺人明确反对过接机、跟机的行为:因《流浪地球》获得广泛关注的演员屈楚萧,就曾经在微博小号连发两条怒斥跟机的私生饭;演员王凯为了避免粉丝接机,还曾经购买同一天几趟时间不同的航班,到达机场后再退票,和接机送机的粉丝“斗智斗勇”……

屈楚萧小号怒怼私生饭

在机场追星屡被点名的情况下,粉丝后援会对接机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一般不会组织接机活动,在粉丝群体内部,“不要接机”的声音也一直不在少数。在虹桥机场事件过后,不少粉丝的后援会都做出了理智追星、重视接送机影响的呼吁。

既然引起了各方不满,什么机场追星还屡禁不止?

对于粉丝来说,这些看似理智的呼吁,不能控制所有人。一位粉丝告诉毒眸:“说实话没什么用,我们后援会的负责人微博上说着不要接机,实际上自己经常去。”甚至有不少粉丝对于“拒绝站姐”“拒绝接机”的声音嗤之以鼻。

在虹桥事件过后,《青春有你》热门选手姚弛的官方账号“姚弛营业厅”发布微博,表示以后“我们的摄像头会记录下一切私生行为(包括此次出现的跟踪、偷窥、跟机拍摄、包车尾随等等行为)进行备案并列入黑名单,情节严重将备案递交警方”。但是,在转发里除了粉丝们表示支持的语句以外,可以发现不少“建议退出娱乐圈”“别想太多了并没有那么红”等冷嘲热讽的内容。

即使是经纪公司为了避免接机、让艺人走vip通道,很多粉丝也并不买账。一位粉丝向毒眸表示,因为去了好几次机场都正好撞上爱豆走vip通道,情绪会比较低沉。之后,她和她的朋友看到微博上一位当红流量回国的机场图,图中的流量走的是普通通道,当时她就直接发微博艾特自家爱豆的经纪公司:“他都走普通通道,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必要天天走v。”

除了航班信息,明星各种信息几乎都被泄露

这样的声音为何出现?毒眸采访发现,在粉丝眼中,机场已经成了爱豆“营业”的一环。

“明星需要机场。”多位粉丝都这样告诉毒眸。他们需要保持在粉丝圈层内部的曝光度,以维持粉丝的忠诚度和新鲜感。演员型艺人因为有稳定的作品支撑、进组闭关几个月已成常态,缺少机场的曝光度一般不会引发粉丝不满;对于走偶像路线的艺人来说,音乐作品需要时间准备,可供展示的舞台也并不多,加上经纪团队并不能保证天天放出物料,机场图自然成了重要的固粉途径。质量极高的机场图,甚至有可能能突破该艺人的粉丝圈层,吸纳新的粉丝。

不仅如此,在很多粉丝眼中,机场人气是检验爱豆人气的标准之一,不少营销号也会拿接机场面的火爆来夸赞明星的人气高涨——这或许与国内偶像机制的不健全有关。Li认为:“国内并没有一个很成熟的爱豆人气的检验标准,韩国有音源榜单、专辑销量、盖洛普等等,国内都没有,大家肉眼所能检测的也无非就是数字专辑、杂志秒切、机场人数这些了。”看到火爆的接机场面,很多人都会有种“这个人很火”的认知。所以,有些经纪公司甚至会雇佣“粉丝”充场面,发通稿“博眼球”体现体现自家艺人的人气。

一些粉丝言论

更重要的是,对于大多数经纪公司角度来说,机场追星并不是一项必须明令禁止的事情。艺人接受粉丝接机、拍图还能带来切实的商业价值。一位艺人宣传告诉毒眸:“机场帅照多会固粉,但绝不是以固粉为目的的。主要是服装品牌的露出,积累时尚度。”很多品牌方会和艺人合作,让艺人的“机场秀”变成品牌的“展示台”,帮商家带货的同时,也能够提升艺人本身的商业价值。凭借“机场带货女王”的名号,杨幂在《2018淘宝数据报告》中,仍然占据年度带货明星的TOP1地位。

当艺人身穿合作品牌的服饰、鞋履等行走在机场时,没有足够的曝光度,就不够达到品牌方所期待的带货效果,自然也难以转化为艺人自身商业价值和时尚度的提升。

此外,能避免大规模接机的VIP通道,从成本的角度来讲也不现实。站姐Li告诉毒眸:“vip通道按次数付钱,挺贵的。”而对于艺人团队来说,没有必要徒增一笔多余的开销。

在以上种种因素的作用下,机场内的粉丝和爱豆都被扣在了这条利益链条上:粉丝不会为了自己的喜爱放弃接机;代拍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放弃拍图;艺人方面虽然缺少控制接机人数的有效措施,但也不会简单地放弃这个“舞台”。未来的机场,仍然需要依靠粉丝自觉、现场安保来保持秩序。

或许在事故发生之后,机场追星党们会暂避风头,销声沉寂,但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一定会重新回到这个“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