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母亲过世,但他将带着这份爱继续飞翔!

前天,胡歌突然转发了一个小短片,只有8个字:献给一位远方的女士。

配图是胡妈妈抱着还是婴儿的小胡歌。

大家这才知道,原来胡妈妈在上个月去世了

而他转发的小片,是一部关于散播爱与阳光的公益片,初衷是对妈妈的怀念。

在大众面前,胡歌依然平静而体面。不解释,一如既往地低调。

很多人感慨,妈妈看着他成为了自己最骄傲的孩子,但生死离别,即便血肉至亲,也无法永远护他周全,她终究是穿过了死神那道门。

1982年9月20日,胡歌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弄堂里。小男孩大大的眼睛,双眼皮,肉嘟嘟的小脸,可爱极了。

全家人都很高兴,给他取名胡珂。出生一个月,妈妈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念,于是,给他改成了日后全国人都认识的——胡歌

在家里,小胡歌异常听话,那时候,一家5口住在不到30平的小房子里,全家的收入、开支全靠爸妈一点微薄的工资。

更雪上加霜的是,胡歌刚读一年级的时候,妈妈被确诊乳腺癌,这对一个普通的小家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

为了不给胡歌妈妈增加负担,爷爷奶奶开始负责胡歌的饮食起居。

但即便如此,妈妈还是不放心,加上她本人是教师,对孩子的要求更不敢懈怠。胡歌的每个成长阶段,她都想参与,见证。

有一次,胡歌拿着不到80分的卷子去找妈妈签字,她气不过直接打了胡歌。

但胡歌从没有怨言,他只是拼命暗下苦工,拿出更好的名次,只希望妈妈能健康、快乐。

而妈妈也从来不会让小男孩担忧。在胡歌面前,她总是积极开朗,好像与儿子比起来,病痛的折磨,是那么微不足道。

在胡歌后来的人生里,于逆境中坚持不放弃的个性,跟他小时候妈妈带给他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为了让妈妈放心,胡歌可以让自己多优秀?

在中学,他担任升旗仪式主持人、广播台台长、戏剧社社长、合唱团团长、团支书、课代表、徐汇区学生话剧团负责人,还参与了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节目主题歌《爱的奉献》MV的拍摄。

爸妈对胡歌,向来都是鼓励式教育,从来不干涉他的决定。而胡歌,也一直用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回报这种期许。

他长成了让妈妈满意和骄傲的好儿子,妈妈每一个赞许的眼神,都是他前进的动力,也是对他努力的最大褒奖。

后来,上海教育电视台面向上海滩招聘中学生主持人,胡歌再次成功突围,成为《阳光少年》栏目主持人,慢慢地,在上海主持和广告界,他打开了小名声,开始有更多的收入补贴家里的开支。

但胡歌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打算。

当年,他的梦想是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考试结果出来,他的专业成绩是第二名,完全可以去中戏实现梦想,但胡歌犹豫了。

最终他选择留在上海,去上戏读表演。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可以留在妈妈身边,也可以边读书边赚钱减轻家庭负担,加上当时他也是小名人,后来他也说,留在上海可以省下很多生活费,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

幸运的是,胡歌没有辜负过自己的天赋,也没有辜负命运的厚爱。他在荧幕上,成为一代人的“李逍遥”,也是妈妈最得意的孩子。

他在工作中,最感谢的合作伙伴,是妈妈。

在刚入行的时候,妈妈告诉他:“演戏不要看钱多不多,要看剧本好不好。”

这句话,胡歌铭记至今。

他很少去参加综艺,大多数时间都在研究表演,他宁愿花整整一年时候去话剧舞台历练,出演关注度不高的话剧,只为不负妈妈的期望。

胡歌太照顾妈妈的感受,这么多年,他希望妈妈在电视上看到的自己永远是体面的,令她自豪的,所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也会小声说:“我要好好想怎么说,因为我妈妈也看,不能乱说。”

多年后,他上《鲁豫有约》,谈到关于妈妈的话题,总是深情而感动,他说:“得到妈妈的表扬比得金鸡百花奖还让我高兴。”

妈妈带给他的,与其说是事业上的指引,倒不如说是精神上的感染。

胡妈妈是一位勇敢坚强的女性,患癌三十年从来不抱怨,不诉苦。她的积极乐观,和她面对死亡时所表现出来的无谓和坦然,胡歌坦言:这对我的一生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最明显的影响是在2006年。

胡歌出车祸了,他的生活翻天覆地,情绪也跌入谷底。康复后的他不敢面对大众,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那副好皮囊,可以说是断送了前程。

而那时候,妈妈告诉他:“以前观众更在意的是你的外表,现在上天在你的脸上开了一扇窗,是希望观众可以更多地看到你的内在。”

因为这句话,胡歌在演艺圈撑到了现在。他演没人接的话剧,最终拿到国际舞台表演艺术最佳男演员奖。

后来,在凭借《琅琊榜》重回大众视野,再度归来时,他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

胡歌说:在我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用最智慧的语言激励我继续前行。

从这一点看,胡妈妈无疑是值得崇敬的。她骨子里透露出温暖,通透,追求,豁达的态度,伴随了胡歌的人生。

有粉丝说:儿子就是母亲最好的名片,折射母亲的人品、价值观和教养。

我们看到的胡歌,没有在人前哭诉过,也没有以此博眼球,只是牢记母亲对她的期待,踏踏实实演戏,内心有一套自我的道德标准。

在近四十年的光阴里,胡歌从一个小男孩,成为现在名满天下的演员,背后离不开这位伟大的母亲。

但她留下的爱,一定会陪伴胡歌一生吧。

曾经有位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

“胡歌是现在所有当红男艺人中我最服气的人。一个对自己的事业发展相当有想法的人,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在做什么,在第二次大红之后还能找到正确的方向,不忘初心,现在浮躁的娱乐圈已经很少有人能做到了。

2015年,是名副其实的“胡歌年”,《大好时光》、《伪装者》、《琅琊榜》,一部火过一部。

他是上海艺术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具人气男演员、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最具市场号召力演员、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演员……

正当人们好奇他下一步如何时,胡歌做了一件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宣布息影,花一年时间休息和充电。

别人都认为他在胡闹,人气飙升,广告、片约接踵而来,这时候不拍戏,损失有多大?!

他却淡定地说:“永远都会有比我片酬高的人。”

他积极参演关注度不高的话剧《尹雪艳》、《如梦之梦》锤炼演技,获得第二届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最佳男演员。

2016年获得最具人气男演员奖,他说:“它并不代表我到了一个多高的高度,而是代表了,我刚刚上路。”

那个外形帅气的英俊小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真正的演员,他可以是满腹奇诡、算无遗策的麒麟才子,可以是冷酷机警、隐忍潜伏的明家少爷。

千重身份后,仍是那个胡歌,终浴火不死而重生

17年9月,为了庆祝自己的生日,胡歌骑行去色达佛学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涅槃归来,他只愿做最真实的自己。

反而感激那段灰暗的日子,让他活得更加通透。

霍建华大婚,所有人都在心疼我胡时,他正背起行囊在青海,参加为期7天的守护斑头雁的公益行动。

他用去世助理的名字建起希望小学,每年抽时间去看这些孩子,就像是下个路口就会出现的领家大哥哥。

他喜欢捧着相机,由世界观内心,捕捉一些有灵魂的载体。

送媒体的新年礼时,其他明星都送自己代言的产品,只有他,独具匠心赠予一张购书卡。

经历死亡的阴影,仍能如此云淡风轻。伤疤回馈他的,是愈发沉稳深刻的内心。

相比22岁一举成名时的大放异彩,如今的光芒更加势不可挡。车祸、伤痕都不能阻挡他内心的强大。

历尽千帆,归来,他仍是清澈干净的逍遥哥哥。

就像曾经胡歌在微博分享过的一句话:

愿所有朋友,都有接纳无常人生的勇气,都有感受生命实相的机缘。

胡歌公益宣传片《为爱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