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功勋工人”吃不起抗癌药迎转机 政府部门已介入

原公浦在家里,桌上有他吃的抗癌药和常读的书。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摄

原子弹“功勋工人”吃不起抗癌药的消息牵动许多人的心,目前政府部门和社会公益组织已介入援助。

据媒体报道,曾参与中国十次原子弹试验的工人原公浦,七年前查出罹患前列腺癌晚期,加上眼疾和其他慢性病史,多年来昂贵的医药费使他生活陷入困境。

4月24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原公浦家中了解到,上海闵行区梅陇镇政府正在研究解决85岁“功勋工人”的用药困难。

梅陇镇社发办主任马飞说,他们已开始梳理民政、社区、党建、慈善等多个条线的政策,将通过综合施策帮助原公浦。

“我们愿意负责他每个月的抗癌药费用。”24日晚上,上海市百将公益基金会会长潘振秋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该基金会了解原公浦的情况后,愿意承担原公浦使用进口抗癌药的6000多元自费部分,将会与原公浦见面商谈。

4月25日中午,原公浦二女儿向记者证实,上述公益基金负责人在25日上午前来拜访,原公浦向对方表达了谢意,不过,他暂时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这份援助,具体方案还在商谈。

目前,原公浦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错,但他受困于抗癌药的境况还是令许多人担心。

“我现在就是靠吃药,不吃药就不行了。”原公浦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患癌后,平时他只要按时吃药,身体状况挺好的,“出去作报告站2小时都没问题。”

原公浦和妻子。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摄

除了癌症,他的眼睛患有黄斑病变,还有长年的高血压和肾炎病史。由于收入有限,现在医药费用成了这个家庭不轻的负担。

原公浦说,1994年他从甘肃退休回上海后,工作关系依然挂靠在甘肃,如今和妻子每月的退休金一共大约7000元。

现在他吃的这款抗癌药(醋酸阿比特龙片),2017年已纳入了医保药品行列,降价到1.5万元一瓶。每月用量一瓶药,医保之外个人需要承担约6000多元。

断药时,他有时会托人购买仿制药。常吃的有两款,一款每月一瓶需要3200元左右,另一款大约4000元。但仿制药买起来手续很麻烦,而且每次有购买数量限制,并不能完全保证用药需求。

针对自己吃药难的境况,他提到,一直以来闵行区民政部门对自己很关心,每年春节和建军节会来家里探望,介绍企业界爱心人士,为他提供一部分慰问金。

同时,儿女们也一直在为父亲治病吃药想办法。原公浦大女儿告诉记者,他们姐弟三人都是普通工薪阶层,经常来看望和照顾父母,也送些钱。只不过抗癌看病是长期的事,这让父亲感到压力大。

澎湃新闻记者在原公浦家里注意到,他与妻子居住的这座房子比较简陋,但他还是腾出地方,珍藏着自己与我国原子弹研制相关的各种奖章、照片以及其他资料,向前来拜访他的人热情地展示。

年轻时的原公浦和妻子。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摄

原公浦有一个雅号“原三刀”。

他回忆,1959年他与妻子新婚刚两个月时,被选入大西北的保密工程,只身前往位于甘肃的中国核工业总公司404核基地。在那里,原公浦被确定为车削第一颗原子弹铀球的操刀人,这也开启了他数十年的支边事业。

“看不见的刀山火海,”原公浦称,这份工作对技术的要求可谓极致,也有不小的风险,甚至对每次车削的铀屑都有严格控制,容不得一点闪失。最终,他为我国首颗原子弹加工出了“完全合格”的铀球。

在原公浦眼里,能为国家建设作出贡献,是自己一辈子的骄傲。

原公浦用红笔在书籍中标记与自己工作有关的记载。澎湃新闻记者 陈斯斯 摄(点击可放大图片)

“保尔·柯察金的故事你们还读吗?”他说,这是他那一代人最喜爱的故事,还有方志敏所著的《可爱的中国》,“现在已经没多少人知道了,当时我们看了都掉眼泪。”

目前,来自各方的帮助让原公浦吃不上抗癌药的境况正在迎来转机,澎湃新闻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