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博士的未知人生:近四成毕业后找不到工作

在学术圈里,有个已经得到广大群众共识的经典梗:

什么样的博士才是最让人羡慕的?

不是发表了多少篇核心期刊,而是在毕业时发际线居然没有退后,乌黑浓密的头发还在。

当然,头发脱落不过是压力表现出来的冰山一角,博士们“羞于”宣之于口的心理健康问题才是一切表征的根源。

2014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发布的报告提到:

差不多50%的博士符合临床医学上的抑郁症标准。

2017年,一项以比利时3659名博士学生为样本的研究显示:

两名博士中就有一名感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三名博士中就有一名处于心理失调(比如抑郁症)的高风险状态。

2018年,哈佛大学调查了500名左右经济学博士在读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他们分别来自8所顶级名校,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麻省理工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结果表明:

-18%的博士有过中等或严重级别的抑郁和焦虑症状,是同年龄段的全美平 均水平三倍多;

- 11%的博士在调查的前两周之内有过自杀念头;

- 仅有26%的博士认为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而全美平均水平是63%;

- 博士的孤独感比退休老人还强烈,而其中以女性和国际学生的情况更为 严重;

- 读博时间越长,抑郁和焦虑症状越严重。

如果说冰冷的数字掩盖了背后每个个体的遭遇,那么发生在2017年的一场悲剧足以让我们对博士的心理健康问题感同身受。

2017年10月,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物理与天文学系博士在读生唐晓琳,被警方确认自杀于加州旧金山。2008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唐晓琳进入犹他大学攻读博士。悲剧发生时,已经是她读博的第8个学年,论文发表了六篇,其中两篇一作,却在院系和导师的拖延之下迟迟不能毕业。而在犹他大学的这些年里,她经常要在实验室忙到深夜才能回家。在重压和绝望的情绪之下,唐晓琳选择结束生命。

这绝非个案,在社交媒体和论坛上经常可以看到博士抱怨:深夜从实验室出来,坐进驾驶座,有一种冲动想踩下油门撞到树上,就这么一了百了。

苦读多年,迟来的未知人生

当你三十来岁时,看到你昔日的同学已经积累了多年的工作经验和退休金,成为了某个领域的技术骨干和中层领导,攒够首付买入了人生第一套房,结婚生子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而你,还在大学校园里熬夜写论文/做实验,交着昂贵的学费或者拿着微薄的助教助研补贴,博士学位还遥遥无期,那是怎样的焦虑和绝望?

上面这些说法一点都不危言耸听,我们来看看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发布的有关2014年美国大学博士获得者的数据。

文科博士获得学位的时间普遍偏长。教育学博士比较特殊,获得学位的平均时长有11.7年那么久。这主要是因为很多攻读教育学博士的人都并非所谓的full time学生,他们往往白天从事着中小学的行政或教学工作,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上课和进行科研工作,因此战线难免会拉得比较长。不过,即便抛开教育学,文科博士一边也要8、9年的时间才能拿到博士学位。理工科博士相对要好一些,只需要6、7年的时间就能毕业。

所以说,即便没有耽搁任何时间,本科一毕业就立马被博士项目录取,到最终获得博士学位,基本上也要30岁左右了。

除了沉重的学术压力,报告中的数据还显示,博士们同时也背负着不小的经济压力。

在这一点上,也是以文科博士的境况更加不容乐观。人文学科、教育学科和社会科学这三大类专业的博士,有五分之一左右都背负着超过7万美金的教育贷款。要知道,文科博士同时也是一个毕业之后工资少得可怜的博士群体,哪怕找到了工作,除掉必需的日常开销差不多所剩无几,他们还贷之路可谓是“漫漫其修远兮”,花上十年时间能还清教育贷款的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理工科博士面对的形势要好很多,除了少数优秀到可以直接拿到fellowship的学神,普通博士也通常都能申请到助教(teaching assistant)或者助研(research assistant)的岗位。这样一来,学费不用交了,每个月还会有少量的生活补助,发扬一下节俭精神还是勉强可以收支相抵的。

博士扩招,供大于求的就业困境

十年之前,博士毕业生想找一份大学里的教职并不太难。

十年之后,每年毕业的博士增加了12000名,但大学里正规的教轨(tenure track)教职却不增反减。为了节约经费,很多大学用讲师(lecturer)、兼职教授(adjunct professor)和访问教授(visiting professor)等职位取代了教轨教授。因为,这些非教轨类的教职对大学而言意味着廉价:按学期签合同,有课就上,没课就走人;工资则按照课程数量发放,经常一学期的一门课下来只有3000-5000美金的报酬,且没有任何其他福利。

即便是如此压榨的教职,很多博士毕业生也找不到。根据报告的数据显示,所有专业的博士加起来,毕业之后仍然找不到工作的百分比是38.6%,超过了三分之一。换句话说,每三名博士毕业生中,就有一名是找不到工作的。

理工科博士的就业前景仍然是要好过文科博士。由于研究经费比较充足,起码他们还有希望能够找到博士后的工作,尽管博士后的年薪不过4万美金出头,相较本科毕业生平均年薪的4万5千美元还要少一点儿。此外,理工科博士还可以向工业界拓展,比如可以去咨询公司,又或者可以去大公司的研发部门。

文科博士的前景则要惨淡许多,想要留在学术圈,教职和科研岗位不够,想要投奔工业界,又没有合适的岗位,还往往被认为overqualified。名校毕业的博士也无法幸免。我认识的一位朋友,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读的文科博士,毕业之前就已经不得不开始学习统计和编程相关的课程,希望不至于成为毕业即失业的那三分之一博士。

(我是博士,做过3站博士后,发表6篇论文,为了吃饭我要找工作)

读博需谨慎,且行且珍惜

学业压力加上经济压力,还有孤独的时时相伴,读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这对于国际学生来说尤甚。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充分考虑实际情况再做选择。

除了极少数天赋异禀的学神,在选择是否读博以及读什么专业博士的时候,还是应该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不要在学术压力之上给自己再套上经济压力的沉重枷锁。

如果家境富裕,尽可以随心所欲,想读文学就读文学,想读艺术就读艺术,只要自己喜欢开心就好。

如果小康中产,最好量力而行,寻找到自身兴趣天赋和就业前景之间的平衡点。

如果出身贫寒,不要好高骛远,拿到可以免除学费的助教助研奖学金再读,想读文科一定要慎之又慎。

健康是革命的本钱,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如果发现自己出现以下症状,且发生的频率较高,请务必要向外界寻求帮助,尤其是向专业人士进行心理咨询和疏导。

长期感到悲伤、焦虑和空虚;

觉得无助、愧疚和一无是处;

对自己曾经的爱好丧失兴趣;

失眠,易怒以及记忆力减退。

学术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在人生的漫长道路上,我们要懂得及时止损。换教授或者换大学,实在不行就选择退出,一个博士学位无论如何是没有自己的生命和健康来得重要。

不打无准备之仗,充分调查和了解教授情况。

多打听打听院系里的其他博士,也查一查最近毕业博士的就读时长以及工作走向。

一般来说,已经拿到终身教职(tenure)的教授相对来说在科研上不会特别激进,对学生也没那么压榨和苛求,他们分配给学生的指导时间也会更充裕。但同时,我们也要小心有些教授在拿到终身教职之后,就准备过上退休生活,缺乏学术雄心打算混日子,这样也不利于博士的学术发展。当然,最需要警惕的是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因为他/她自己还处在拼命争取终身教职的焦虑挣扎阶段,恐怕有些人的心理问题比博士还严重。

============

最后,假如你身边有人正在读博士的话,切记千万不要问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论文写得怎么样了/发论文了没”;

第二、“读了几年了啊/还有多久能毕业”。

如果,你真心想要去关爱一名博士,请他/她吃顿饭,听他/她吐吐槽,再送他/她一瓶滋养头皮的洗发水,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