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灵谱写一曲《美丽人生》

人生,就是喜剧,就是一场1000分的游戏。千万别哭,不然那个迈着正步去赴死的犹太人会笑话你的。

《美丽人生》由意大利著名导演罗伯特·贝尼尼自编自导自演,讲述的是二战中一个关于亲情和爱情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感人肺腑。该片曾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等多部大奖。

乐观开朗的犹太青年圭多和朋友驾车来到城里,途中邂逅了美丽的女教师多拉。几经磨难,两人结为夫妻。但好景不长,就在他们的儿子生日那天,圭多和儿子被强行带到了纳粹集中营,原因是他们是犹太人。多拉没有犹太血统,但为了和丈夫儿子在一起,也登上了通往集中营的火车。

圭多为了不让儿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就“欺骗”他说这是为他的生日而举办的一场游戏,儿子信以为真。圭多还要想方设法向妻子报平安。最终圭多为了儿子的安危,自己惨死在德军的枪口之下。

影片之所以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事件的起伏表现的淋漓尽致,离不开导演精湛的拍摄手法,即镜头的巧妙切换

影片一开头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是德军进驻的场面,暗示着不平静的发展,但这个镜头一晃而过,旋即转为男主角眉飞色舞地坐着朋友的敞篷车在乡间小路上奔驰。

此外还有圭多和多拉从那匹“犹太马”上下来之后,有一个巧妙的镜头处理。先是两人前后走进一扇门,出来的则是他们活泼乱跳的儿子祖舒华,数年美好安稳的幸福时光一带而过。

对于后面圭多之死,镜头没有直接给到他死的状貌,一个幽暗的巷子充分渲染了悲伤的基调。而后紧接着一个长镜头,人们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集中营,自然而然的镜头切换使故事前后的衔接十分到位。

《美丽人生》的前半部分大部分采用暖色调,幽默,和谐,温暖。影片大量地使用白光,从主人公圭多的出场开始,可以说是到了哪里,哪里就充满阳光。

对比蒙太奇的运用使得影片的主题更为鲜明,欢笑中的泪水使得残酷和美丽交织,相互映衬,显示出影片独特的艺术之美。

贯穿整部影片的充满喜剧氛围的“游戏”情节背后,灰暗的纳粹集中营时刻演绎着“悲伤”的色调,威胁着父亲和儿子的生命。

我们看到的是发生在充满血腥和死亡的环境中感人至深的美丽人生。而这种用喜剧反衬悲剧更打动人心,悲剧使喜剧更温暖人心的独特表现方式。多元化的内容丰富的对比让情节更为起伏跌宕,牵扯观众的情感世界的起伏。

一方面是纳粹集中营的机枪和毒气室,另一端却是父亲和儿子的欢笑和游戏;一面是随时面临血腥和死亡的恐惧,另一面却是父亲对儿子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无限父爱以及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儿子明天美好的人生。

即便在血腥的杀戮和惨无人道的环境里,乐观的父亲仍旧能够找到一片没有战争硝烟的精神世界,在那里演绎着自己的美丽人生以及儿子今后生命历程中的美丽人生。

看到影片的最后,因一段简短的旁白,观众恍然大悟,整个故事,原来都源于祖舒华成年后的回忆。而片名叫做《美丽人生》,也就是说,在祖舒华的心目中,那一段回忆是美丽的。

枪炮、炸药、毒气、死亡、饥饿,这些东西看似强大,最后的胜利者,却只能是人和生活。真正的光芒,就像圭多朝他儿子眨眼的那一刹那,意思是,无论怎样,只要我们不害怕,坚强、快乐、盼望,人生终究美丽,于是,我们总会赢。

作者 钟翰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