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土木堡之战,明朝军队还是会变得不堪一击

15世纪中期的土木堡之战,通常被视为明朝军事力量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此战让明朝的军事贵族死伤过半,号称精锐的京师近卫军也全军覆没。但这恰恰是明朝军事能力退化的结果,而非其战斗力直线下滑的原因。

所以,即便是没有土木堡之战的失败,照样会变得不堪一击!

制度性失误

明朝军队的退化速度为历朝之最

明朝军队的孱弱进程,几乎是其确立稳定的结构后就立即开始的。因为按照当时就确立的制度,所有士兵几乎都要接受来自朝廷和军官阶层的双重压榨。加上士兵本身就比普通人具有更为沉重的义务和负担,迅速落入赤贫就不难想象。

从王朝建立开始,任何人加入军队,就会将自己一生受收到的折磨都遗留给子孙后代。因为个人的职业选择,实际上在参军的那一刻就已经被锁定。因此,除非生老病死或有突出贡献,很难有人通过努力而脱离原有阶层。

明军士兵不存在退伍一说

类似的情况其实在工匠、农民身上都有体现,但军人所承受的压力和风险却是其他阶层都无法比拟的。尤其是在靠近边界的地方,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酿成大规模军事冲突。所以,明朝军队总给后人以非常怯战的印象,就是基于这个原因。

明朝还奉行积极压榨各级官员政策。无论是士大夫出生的高官,还是普通岗位上的小吏,工资都只能维持在温饱水平。但官员就算没有家人要奉养,也必须为自己的私人班子买单。加上各类繁杂的日常公务开支,都需要自掏腰包来填空,自然不可能只靠那点死俸禄度日。因此,制度下贪墨就成为了古代官场上的公开潜规则。这个问题在军队中同样非常严重。

军官吃亏 就让手下的士兵来进行补偿

此外,各级官员不得不把手伸到能触及的地方。包括军官阶层在内的所有官员,都通过克扣更低级的官吏收入去巴结上级。以此类推,处于机构底部的士兵和小吏便叫苦不迭。

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官吏队伍扩大与社会的整体通货膨胀,都让这点潜规则收入成为小钱。于是,更新的灰色产业链也就此诞生。军官们经常将士兵作为自己的私人奴仆差遣,让他们为自己耕种土地。同时,也可以用劳务输出的方式,将士兵们派遣给更高级别官员,作为“免费劳动力”使唤。

很多士兵都沦为文官家的奴仆

既然大部分军人都时刻面临贫困威胁,自然没有心思训练和保养武器。其中又以占据多数的士兵更加凄惨,几乎承受着整个社会的经济压力。要这样的军队能有称职的战斗水准,无异于天方夜谭。以至于明朝军队长期需要招募蒙古部落武士或来自西域的流亡者,组成真正精锐。

在土木堡后,更大规模的募兵也开始在各层级流行起来。发展到明末时,就形成了将领带少数精锐作战的奇葩模式。但这完全是迫于形势需要,而不能说是败坏明军固有制度。毕竟,如果一直坚守“优良传统”,王朝的统治可能还要提早百年就被终结。

明朝在建立后就非常依仗外族精锐士兵

对手水平堪忧

明朝处于一个幸运的安全环境下

理论上,这样的军队是无法保障王朝的长治久安。万幸时代的浪潮给了明朝人一个绝好的混日子阶段。如果仔细分析下明朝军队所遇到的各类对手,就会发现这些竞争者的水平同样非常拙计。

在传统的东亚大陆范围内,那些在唐宋阶段涌现出来的地方强者,都在蒙古征服浪潮中被消灭。所以,明朝根本不用面对辽国和金国级别的大型对手,连西夏、高丽朝鲜和大理国这样的地方性硬骨头都不用忧虑。至于辉煌一时的蒙古自己,也因为人口四散和频繁内斗,陷入了无力进行大规模争霸的深渊泥潭。于是放眼望去,明朝周边还有体量可言的潜在对手,就是严重弱化的朝鲜李朝和不愿意涉及北方事物的越南。

明军基本上只需要面对治安级别的战斗

所以,明军的日常任务就是应付同蒙古部落间的治安战争为主。偶尔还需要驱赶一些沿海的走私团体,并时不时的介入西南部族冲突。

但即便是如此“轻松”的任务,明军的发挥也总是差强人意。在土木堡之前,他们就数次败给了也先麾下的蒙古军队。虽然在很多大规模叛乱中笑到最后,却也非常依赖收买土著部落为自己充当先锋。一旦没有了这些“外力援助”,明军就很难凭借自身实力去轻松搞定。以至于屡屡被沿海贼寇打到省城门口。

明朝军队实际上从未剿灭过所谓的倭寇

至于明朝中后期开始涉足东亚的早期西方殖民团体,大都是由民间商人和冒险家拼凑而成。这些人的组织规模、武装水平都无法同本土的母邦军队相比,甚至不如那些成规模殖民地守备力量。

但在面对以数量壮胆、以偷袭为唯一作战手段的明军时,他们还经常能表现出极强的能力。经常只用中世纪水准的战斗技巧,就足以突出重围。他们留下的二手防卫武器,又会被缴获的明军奉为国之重器。

明朝面对的大部分西方人 连殖民地民兵的级别都没有

绝非祖制难违

明朝历史上确有比较大的军事改革

既然明朝军队拥有那么多结构性缺陷,为何没有能臣和帝王站出来加以修正呢?表面上看,这就是朱元璋留下的祖制难违,将所有改革者拦在了门外。但古今中外的托古改制都不胜枚举,明朝人不可能没有办法进行持续性的改革。

例如在前文所说的土木堡战败后,就有权臣于谦站出来改革明朝的近卫军制度。但在随着瓦剌蒙古的威胁减退,用募兵制建立的新式中央军也很快彻底腐化。仅有的好处就是方便裁撤,继续换一批新兵充实。地方上也争先效仿,或招募穷苦山民,或吸纳外族战俘和流亡者,构成规模不等的精锐力量。但前者容易迅速腐化,后者也在源头中断后无以为继。

明朝中后期的水师主力 恰恰不是军户成员

至于阻碍明军扩编新式部队的内部因素,是还需要供养庞大的传统军户群体。也就是说,明朝一方面不断花钱笼络蒙古、女真、西域来客、苗人、壮人、义乌矿工、潮汕海民、日本战俘和葡萄牙商团,一面还不能割舍那些沦为奴隶的兵丁。

既不愿意花钱将其中的善战者重组为新军,也不愿意将老弱裁撤为普通农民去专心生产。等于是要用一笔岁入,供养近乎平行的两套班子。

只有条件允许 明军就不会放弃招募蒙古人的机会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明朝需要用这些名义上的士兵,继续作为军官与官员阶层的体制内福利。一旦将其开除出军籍,那么很多军官就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任用他们为自己做工的文官,也无法不发一分工钱就直接让军官调拨。加上士兵们重返农籍,就需要朝廷专门划拨耕作土地,还会影响到圈地众多的宗室皇庄。

所以,究竟是祖制难违,还是明朝人自己坚决不改?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