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欠货款、销量失速、银行抽贷 北汽银翔深陷“三重门”

财联社(北京,记者徐昊 杨铮)讯,从4月22日起,数十位北汽幻速经销商“维权讨债”事件引发了行业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北汽幻速品牌的主机厂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银翔”)也再次进入到公众视野。从曾经的销售黑马,到如今经历停产复产、官司缠身等风波,北汽银翔在成立9年间的表现如坐过山车。

屡拖账款,致多家上市公司资产减值

日前,A股上市公司天永智能(603895.SH)发布公告称,针对北汽银翔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共计约2200万元,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2030万元,并导致2018年度利润总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滑幅度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天永智能旗下焊装事业部的主要产品为汽车白车身焊装自动化生产线,主要客户为汽车整车生产厂商,北汽银翔是客户之一。

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天永智能2018年1-9月的净利润约5120万元,同比处于微增状态。北汽银翔一个客户引发的资产减值计提金额将占据其前三季度总利润的近半。

被北汽银翔拖累的上市公司并非只有天永智能一家。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伯特利(603596.SH)财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资产减值损失为8423.3万元,同比涨6976.58%。伯特利方面解释称,“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主要因公司对北汽银翔汽车有限公司等客户应收账款及相应存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所致。”

2018年9月,伯特利曾发布公告称,向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销售盘式制动器等汽车制动零部件,但未能按照合同收到货款,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涉及金额约为1.22亿元。

此外,包括天运股份、大凌实业、泰利模具等多家公司,都因与北汽银翔及其相关方的业务往来,而面临应收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在天眼查上,关于北汽银翔的司法风险提示多达530起。从2018年11月起,北汽银翔就多了一个法院“被执行人”的身份。数据显示,北汽银翔共有22次列为被执行人。其中仅2019年就有19起,最大的两笔执行标的分别为2600万元和1700万元,发生在今年3月。

配件短缺 部分供应商停止供货

事实上,北汽银翔在成立之初曾一度被视为业内黑马。凭借着几年前SUV市场的红利以及自身的低价策略,北汽银翔旗下的幻速品牌在三四线市场上表现得风生水起。多位入网较早的经销商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前几年是赚到钱了。”

2014年,北汽银翔发布了北汽幻速品牌,销量曾节节攀升,从2014年的8.47万辆,到2015年的22.33万辆,直至2016年登顶26.68万辆。不过,2017年北汽幻速销量同比下滑43%至15.21万辆。

蹊跷的是,及至2018年,在国内汽车市场整体疲软的大环境下,北汽幻速的销量却达到15.31万辆,较上一年度略有增长。而今年3月,北汽幻速销量2.2万辆,环比大涨162%,同比增长16%,第一季度累计销量为3.9万辆。

“这个数据是有水分的,因为他们从去年下半年就停产了。”一位参与此次维权的北汽幻速经销商表示,自己的4S店于2018年年中开业后,至今只收到24辆新车,此后虽向北汽银翔方面支付了货款,却再也没收到商品车。

“以北汽幻速所处的细分市场及产品竞争力,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要完成单月过2万辆的销售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位业内人士称。

无论北汽幻速真实销量如何,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由于北汽银翔与供应商存在债务纠纷,部分供应商已经停止了对北汽银翔的配件供应,而一些存在质量问题的车辆得不到及时修理,车主投诉大幅增加。

多位北汽幻速的经销商告诉财联社记者,2018年6月以后,厂家逐渐开始不再提供备件,经销商转而从配件市场采购配件,价格虚高,且由于不是原厂件,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有的车主是半年前送来的车,到现在还在维修厂停着,没有配件修理。”

北汽银翔董事长称北汽“仅入干股”

在一些参与此次维权的经销商看来,汽车市场的走弱不足以让他们陷入到现在这样的尴尬境地,除了北汽方面的“不负责任”,股东之一的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财务上出现问题,也连累到了汽车业务。

2018年7月5日,一份名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恳请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的函》的文件在业内流传,其落款为重庆银翔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公函中,该公司承认资金链紧张,公司存在经营困难,并呼吁政府和金融机构支持,协调相关银行停止抽贷、压贷行为。

巧合的是,这份文件的发布时间与北汽银翔工厂停工时间仅相隔5天。

据媒体报道,经过了3个多月停产后,去年10月1日,北汽集团、重庆合川政府及重庆银翔实业集团三方决定向北汽银翔注资约20亿元,资金将用于拯救已陷入停产困境的北汽银翔,恢复生产。其中北汽集团出资10亿元、合川市政府出资5亿元、银翔实业出资5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北汽银翔于2011年1月注册成立,其中,北汽集团所占股比为26%,为最大单一股东;“银翔系”三家企业合计持股61.35%。

值得注意的是,北汽银翔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李凌日同时为北汽集团运营总监;前任董事长李继刚现任北汽常州公司董事长。

在维权经销商与李凌日交涉中,李凌日表示北汽集团“只有一块钱的责任”,“北汽集团在北汽幻速的26%是‘干股’,没有实际资金注入。”

对于这种说法,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认为,从法律层面并没有“入干股”的说法,“这违反了《公司法》关于公司治理和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强制性规定。”

今年年初,重庆新闻门户客户端《上游新闻》曾报道称,“建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哈尔滨银行、农行、重庆三峡银行对北汽银翔已新增3亿元贷款支持”,但从目前来看,这笔贷款并没有让北汽银翔和它的经销商们摆脱囹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