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拍摄无数经典中国影像的外国摄影师,逝世了

突然看到德国著名摄影师Michael Wolf(迈克尔·沃夫)在香港去世的消息,享年65岁......这也太突然了

当地时间4月25日,海牙市立博物馆最早发出报道,但并没有提到摄影师是因为什么疾病或意外。

“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天才艺术家摄影师,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和一位亲爱的朋友。”

——Wouter van Leeuwen画廊、Wim van Sinderen(海牙摄影博物馆馆长)、Benno Tempel(海牙Gemeentemuseum主任)

下面是编少曾经介绍过的

Michael Wolf 在中国拍摄的照片

曾让无数国人发出感叹

任何70后80后甚至90后,看到这个德国摄影师的照片都会从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影子!

Michael Wolf(迈克尔·沃夫)完全就是一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资产阶级摄影师,他对中国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20年如一日的记录着中国人的样子:“中国肖像”、“中国人的凳子”、“中国玩具工厂”、“真实的假艺术”......

虽然Wolf自认这些项目是无害的,但很明显这个德国佬并不受欢迎,在拍摄过程中经常有人报警,因为他“损害了中国形象”——他拍摄这些掉面子的东西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虚荣心!

警察没有逮捕过Wolf,但有一次保安曾扣留他超过6个小时,并没收了胶卷。

他拍摄的这组《portraits made in china》(中国的肖像),里边没有光怪陆离的豪华建筑、珠光宝气的商场,而是那些生活在1997-1998年的中国的普通人,他们身上带着的“被忽视的时髦”。

Michael Wolf 生于德国慕尼黑,在美国长大,3次夺得荷赛奖。他95年来到香港,然后开始了他的中国摄影路。

到 Wolf 的官网上翻看他的拍摄项目你绝对会震惊,如此的痴迷分类和收集,只有德国摄影师才在血统中有这样的严谨吧。

下面就不走寻常路了,编儿给大家看看他拍的:“中国人的凳子”、“中国玩具工厂”、“真实的假艺术”......还有多次获奖的“建筑密度”、“东京压缩”。

中国凳子

他的第一本摄影集《坐在中国》是2002年出版的,记录了形形色色的体现着中国民间智慧的“凳子”。

《旧金山纪事报》对Wolf的这些“凳子”,写道:“任何看到这些照片的人都会把它们当作是肖像,而非审视——民间智慧被官方视作落后的象征。”

我有点明白他为什么会被保安扣留了...

中国玩具工厂

世界上约75%的玩具都是“中国制造”!无数的玩具需要无数个工人来制造,但只有当亲眼目睹时,你才能完全理解这个概念。

wolf 把这组在玩具工厂里拍摄的照片叫做“真正的玩具总动员”,照片里是中国玩具工厂内的真实状况:工人们在闷热的环境中忙碌,制造出成堆成堆的塑料玩具.....

这一系列照片想读者展示了一张张无名者的面孔,但却已足够让人意识到,在这些小玩偶背后是一些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机器。

真实的假艺术

世界闻名的“大芬画家村”自然也不会逃过 Wolf 的镜头。大芬画家村每年生产几百万幅“名画”,其中80%左右的作品靠出口,进入美洲及欧洲的大卖场。

此村最快的工人一天可以完成三十幅作品,当观赏者欣赏画作的同时,作品背后的创作动机与艺术本身的分别发人省思。

当wolf问到其中一名画匠如何完成梵高的名作向日葵时,他回答:“这张很简单,只要画四百笔左右就完成了!”

Michael Wolf 拍摄的中国项目有点多,但编少觉得其中最致命的应该还是《建筑密度》!

建筑密度

Michael Wolf 在香港生活的第10个年头开始拍摄香港楼房的照片,取名为“建筑密度”。

他说这组作品主要是想表现人在狭窄空间里的一种生存状况。

虽然这些水泥建筑上没有任何标签,但通过它们密密麻麻的排列你就知道,这应该是在中国。

Wolf 的每个主题都和人有关,是在长期思考、长期行走中积累后产生的创作冲动。归根结底,都是对人及其周围环境的关注

2010年,Wolf便是凭借这组《东京压缩》获得了荷赛日常生活类一等奖!

wolf 通过对每天上班高峰时间东京地铁里乘客表情的记录,来反映城市中人们的生活状态。

日本东京地铁的拥挤是世界出了名的,所以许多人戏称挤地铁是东京人的噩梦,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时段。工作人员在乘客数量达到地铁承载量120%的时候就会去帮助乘客挤上地铁,当乘客的人数达到地铁承载量200%的时候车门是很难关上的。

- END -

更多摄影师的经典作品可以在他的官网中看到:

photomichaelwolf.com

希望这是一个假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