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准点下班?这部日剧堪称工薪族生存宝典

前段时间,悔创阿里杰克马的“996是福报”之后言论一出,朋友圈和微博都炸了!

所谓“996”,是来自GitHub上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工作996,生病ICU),迅速带996的话题“出圈”。而马云的几番言论,彻底让这成为了社会话题。

马爸爸或许还没察觉,在这个鸡汤挂在闲鱼上都卖不出去的时代,越努力越幸运的忽悠已经唬不住人了。

更有许多小伙伴调侃:996算什么?我们都是007了好不啦!也是说不尽的加班狗的辛酸泪。

面对“要不要接受996?”这个灵魂拷问,很多人的答案都是:其实并没有选择,要么拼,要么滚。

老板当然希望员工能接受更弹性的工作时间,以应对一些灵活的情况。但问题在于,当能否接受加班成为考核员工的一项指标,这件事就变了味道。

现在的多数情况是,员工不但被要求接受加班,甚至需要主动加班,作为某种表现自己的方式。结果,按时上下班的,在一些加班文化盛行的公司甚至成了异类。

借着996的顺风车,日剧《我,到点下班》,就给社畜们讲了这么一个“异类”的故事。

《我,到点下班》

导演: 金子文纪 / 竹村谦太郎

编剧: 奥寺佐渡子 / 清水友佳子

主演: 吉高由里子 / 向井理 / 中丸雄一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首播: 2019-04-16(日本)

集数: 10

剧中的女主角东山结衣(吉高由里子饰),一家网站设计公司的项目总监。按理说,互联网公司,那绝对是加班重灾区了。

可是东山女士就是那不一样的烟火,每天只要到晚上六点,二话不说起身打卡、下班、走人,把一帮社畜小伙伴看得目瞪口呆。

她着急出门,应该是家里有事吧?还真不是,出了公司大门一路小跑去到附近的中华料理店,只为赶上了店内18点10分以前啤酒半价的活动!

这样的上班族,太奇葩了吧!

所有的带薪年假全部用光,定期体检,用马杀鸡、泡温泉、吃大餐来犒劳自己。

公司同事心里必须不平衡啊,三不五时就要找东山总监聊聊人生和理想。

就连一起去料理店占便宜的大爷,都看不懂这位完全不求上进的年轻人。

而她,却依然我行我素,有着自己的节奏。

天呐!东山桑,你这活法就是我们每个上班族想要的啊!

但问题是,职场中的我们都很清楚,这样的生活,恐怕是要付出前途的代价的。优哉游哉的东山,到底凭什么?

她对于工作的态度,有自己的原则。

并且拉上公司最大的BOSS——社长大人来为她撑腰。也是非常让人羡慕,甚至分分钟想跳槽去他们公司。

除此之外大段金句台词,也是深得人心。

比如第一集开篇,东山看见到了18:00的下班时间,立马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却遭到同事三谷的质问,为什么不肯在公司里多待一分钟?而她的解释,简直让社畜心里痒痒啊。

而当新任部长劝说东山留在公司加班,让她帮其他同事干活的时候,东山结衣态度坚决地表明立场,并称“准时下班”才是她选择这家公司。

被996毒害的我们,也不明白深夜里灯火通明的写字楼和整齐排列的折叠床,有什么值得炫耀和骄傲的。

可是,“加班”本身可不仅仅是为了工作,背后的象征意义大了去了!一个完全不接受加班的员工,到底要如何保证自己在公司的地位?

首先还是要看能力。东山可不是一个只会准时下班的草包,她的准时下班,靠的就是高效工作。早上一到公司,优先处理当日的工作任务,快速利落地安排下属做事。

她会把每项工作任务写在便利贴上,每撕一张便利贴,就会将这项工作安排给部门同事,把工作进行得有条不紊。

她不会勉强自己,会果断拒绝不紧急的工作项目,实行轻松上阵的工作方式,不让自己陷入盲目的加班状态。

而在公司,最有说服力的当然还是业绩。所以同事三谷非要下班后搞个聚会,东山才有底气拒绝,才能说出这样的漂亮话:

“大家应该都想早点回家吧。”

(简直说到我心坎去了,聚什么餐呢,不如给我折现更方便???)

而这样的东山,曾经也是社畜的一员。和无数996一样,被上司呼来喝去,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却依旧卖命。

入职半年后,她一次从楼梯上摔下来失去了意识,醒来时父母告诉她差一点就救不回来了。

直到现在,东山结衣仍然会在噩梦里看见第一份工作时,总是在疲于奔命的自己。

那时的她刚毕业,入职一家众人眼中的好公司,既年轻又有干劲,前辈交给自己的工作全都能完成。后来,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她才意识到,那些打着“锻炼”、“奋斗”、“责任感”旗号疯狂压榨人的行为才是对一个职场人最大的恶意。

她离开原先的大公司,重新求职。条件只有一个:到点下班。

面试了99家企业都没人要她这样“不思进取”的人,直到第100家公司的社长与她的价值观正相符。

相对于公司里那群盲目靠着加班体现价值的同事,东山无论对于加班还是工作本身的看法,都要明白的多。当你为了工作完全毁掉你自己生活的时候,工作本身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东山是幸运的,更多人依然被困在了不断涌来的工作里。东山常去的料理店里,有个人因为长期加班,过劳死。

而同事三谷,也就是那位请她聚餐的同事,完全是把工作当作生活的全部。自己加班不说,还要拉着实习生一起。

三谷或许可以代表我们中的许多人:从小平庸,没有多少天赋和特长,能够得到现在的职位全靠着从小的努力。正因如此,她一直有强烈的危机意识。

以至于当她有一天重感冒请假,居然成了公司的新闻。但当社长问有没有人愿意去看看她的时候,除了东山根本没人搭腔。

放弃生活的人,生活也放弃了你。

猝死当然是偶然情况,但当下的我们面对的,大多是一天到晚忙到死,姨妈经常失调,同事不给力,领导喜欢让人无意义加班的日常。

只因为,我们想给自己一份有保障的生活。

正如剧中的新妈妈贱岳,明明可以享受3年的带薪产假,却在生完孩子后迅速回归岗位,生怕成为被落下的那个。

而此前经常和东山去享受半价啤酒的她,在需要多养一个孩子之后,也选择接受更多的加班来体现价值。

这简直是为了社畜专属定制的话题剧,不过这部剧的野心更大一点。

不仅关注工作制度改革,还有尝试讨论现代社会的各种扭曲的就业观、婚姻观、人际关系、黑心企业等发生在我们周围的社会问题。

而加班,则成为这种种根本问题的直观外化。公司异类东山接下来要面对的,无疑就是种种对于她的“不加班”要求的挑战。

生活压力、同事眼光、工作体量……每一样,都会让东山的不加班梦显得更艰难。

但还在努力加班的我们会希望,那个敢说也敢做的东山,可以撑得久一点,再撑久一点。我们“到点下班”的梦,也能做得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