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前副董事长:从华为的5个广告看企业家精神

作者:洪天峰(华为前副董事长)

来源:领教工坊、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蓝血研究文章,如需转载请通过后台向公众号申请

从华为变革成长的主要推动者和亲历者之一,到IT领域投资家,再到数十家优秀民企企业家领教,洪老一直致力于将发端于西方的管理理论和经验,在东方情境中落地的优秀实践提炼升华,为中国企业所用。

企业家精神、战略聚焦、组织能力这些持续成功的因素,看似常识,坚持却不容易。就像我们看到“芭蕾脚”的时候,听到罗曼·罗兰的感慨:“人们总是崇尚伟大,但是当他们真的看到伟大的面貌时却却步了。”

成功的企业看起来都相同,不成功的企业各有各的不同。这篇文章,从对“企业家精神”的解读谈起。

构建一个高绩效的、能够给客户创造价值的组织,不是一个自然形成的过程,需要变革,不断地成长、变化。促使组织变化的要素非常多,企业家精神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

华为是1987年底成立的,当时只有六个人、两万块钱,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快速成长,去年的收入超过六千亿,现在应该说已经成为一家世界级的企业。华为在前五年其实也就是两百人、个把亿,然后慢慢进入一个加速发展的阶段。

它真正从一个本地的企业变成一个在全球销售的企业实际上是2000年以后,从一个很小的创业型企业,到一个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再到一个市场全球化,员工全球化、技术全球化的企业;作为亲历者,我们回想起来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华为的企业家精神、战略聚焦以及组织能力的不断提升。

五幅广告看华为精神

那这些是如何体现出来的呢?我这里列了几处华为向外界宣传自己价值观的广告。

1板凳要坐十年冷

扫地僧,板凳要坐十年冷

第一张图上的人叫李小文,他是中科院院士、中国遥感地理学家、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专家。他的办公室很简陋,穿着打扮也很简陋,穿着布鞋光着脚。华为要用这个图表现什么精神?华为任总很早在一篇文章里面就提到一个词——“板凳要坐十年冷”,就是说我们做实业要能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这样才能不断做出成绩。

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武功最高的人就是那个扫地僧,没什么名气,一天到晚都在扫地。所以,华为的企业精神里面很重要的就是能够耐得住寂寞。现在有非常多“风口”,其实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误导。

2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聚焦战略,看准方向,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第二个广告是展现非洲瓦格尼亚人在刚果博约马瀑布捕鱼的场景。为什么到那个地方捕鱼?因为那里有种鱼味道特别鲜美,能卖很大的价钱。渔民用传统的木网在瀑布下面捕鱼,河水很湍急,稍微不小心就会被冲走。华为就是告诉大家,我们要做事、要取得跟别人不一样的成果、要赚大钱,我们就一定要专注专心、一定要聚焦。

所以华为经常说的是我们要聚焦战略,我们要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就是大家把力量用在一个地方,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如果大家的利益不一致,力量就会分散。所以我们要做企业,就要聚焦,同时要考虑到大家利益的一致性。

3苦难点亮未来,痛并快乐着

苦难点亮未来,痛并快乐着

第三个广告是美国摄影艺术家亨利·路特威勒的摄影作品《芭蕾脚》。大家知道芭蕾舞天鹅湖、睡美人等等芭蕾舞很优美,但是那么优美舞姿的背后是芭蕾舞演员的“烂脚”,没有这样的烂脚她就跳不出那么华美的舞姿。所以华为既提倡“敬业精神”,更提倡“乐业精神”,就是“苦难点亮未来,痛并快乐着”是华为连接世界的梦想。正是因为热爱才能经受得了这样的苦难,才能跳出这样优美的舞。

4追求卓越,差一点都不行

追求卓越,差一点都不行

第四张照片是美国的著名短跑女运动员乔伊娜,她是多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和世界冠军。但是她的成绩比第二名好很多吗?不,她的成绩比第二名就好那么一点点——0.01秒。可就是这0.01秒成就了伟大的运动员,第二名是谁大家就不知道了,第三名更不知道了。然而,为了这0.01秒的领先,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拼搏和坚持不懈。

中国人做事经常有一种习惯,就是“差不多就行了”,但我们真正要做世界级企业、真正要参与世界竞争,其实是“差一点都不行”。要真正要做到超越所有的对手,就一定要有“差一点都不行”的精神。如果没有这样精进的精神,就成不了伟大的企业。

5厚积薄发,坚持战略聚焦

厚积薄发,坚持战略聚焦

第五张是欧洲研究中心的粒子加速器。我们知道粒子很小,原子核就更小了。但是中子不断地加速,不断地加速,然后迸出去,产生核爆炸、核聚变产生的能量是很大的。这种不断加速的过程我们称之为“厚积薄发”,所以华为的成功实际上是一种厚积薄发的成功,不是今天一天突然天上掉下来个六千亿的华为。我们看华为的成长轨迹,也是从小到大一步一步来的。这种厚积薄发体现在坚持战略聚焦,持续战略投入,不断实现战略突破。

华为做世界级企业这样的战略和信心其实从1993、1994年开始就有了。我印象中那时候搞交换机跟现在做互联网所谓的“风口”其实是一样的,当时深圳有两百多家搞交换机的,全国接近五百家。那时候任正非就说“未来的世界是三分天下,华为是其中的一家”。

1994年,华为才个把亿、两百人的时候,他就发了这样的一个宏愿。1995年他在《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这篇文章里面就提出每年要把10%以上的收入投入到研发,这么多年下来每年都超过10%。1998年到2002年,我做了四年华为研发总裁,那时候最大的压力就是研发的钱花不完怎么办,花不完我就要被撤职的。但是另一方面,钱花的不对也要被处分的,所以就是你又要花掉,又要花得对,这是个很难的事情。

就是因为华为这么多年持续的投入、累积的投入,我们才造就了今天的华为。那时候华为叫“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我们都自我调侃说华为技术“有限”,但是今天大家肯定承认华为是有一定技术的公司。

所以通过这样的广告我们知道,华为是怎么一步一步追求“伟大“的。最后一句话是罗曼·罗兰说的:“人们总是崇尚伟大,但是当他们真的看到伟大的面貌时却却步了”。所以,我们不“叶公好龙”,我们真的要下这个决心、发这个愿,真的就要经历这样的过程。

那么,为什么有人愿意经历这样的过程?尼采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他说:“在强毅而能负载的精神里面,存在着尊严;在傲立着的尊严之中,存在着意志力;在意志力中存在着对最重的负担的内在渴求;在渴求之中,存在着欲望的爆发力”。说到底,这其实是一种欲望的爆发力。为什么?就是我有这个欲望,我有这个愿力。

我们认为华为有今天得益于任总的愿力,有一种风光叫沧桑,照亮伟大前程的是“苦难”。所以世界级企业的愿望是不能随便发的,你真的发了其实你就是面临着“苦难”。

“三足鼎立”直面人性的成功

我们企业家可以有这样做世界级企业的愿力,但是别人为什么会愿意跟着你也去受这个苦,这就又涉及到另外一个层面的东西——人性。大家都说华为现在很成功,但华为自己说它不是技术的成功,不是市场的成功,不是资源的成功,而是对“人”的成功。

为什么这么说?任正非是个人性大师,了解人的真正需求和欲望,他不仅在华为文化和制度建设上用机制来管理员工的人性和欲望,同时借助一些运动、一些仪式、一些载体,来激活员工的意志力和爆发力。这里面透着他们都有对人性的深刻洞察。

我们在管理企业的人和事的时候,华为坚持一种叫做“三足鼎立”的精神,什么叫三足鼎立呢?

第一是“以理想主义为旗帜”,其实是要焕起我们每个人心中的理想;

第二是“以实用主义为纲领”,理想的东西高高举起,但我们要落到解决实际问题上,解决实际问题不需要太多的发明创新;

第三个我们叫“拿来主义”,就是我们要充分借助全世界的文明成果,来解决现实问题,通过解决现实问题达到我们理想的目标。

所以华为在人性管理,在通过文化和制度去激发人性欲望这个方面其实是秉承着这样一个“三足鼎立”原则。所以要做世界级的企业家,需要成为人性大师,我们一方面要测测我们企业家自己的人性,知道我们自己的人性;另外一方面我们要知道我们下属的人性,要怎么用好来达到企业的商业目的。

企业家与企业主

我们谈“企业家精神”首先要回到企业家到底是什么,企业家和企业主有什么差别?

企业家的使命就是使经济资源效率由低转高,每个企业家都掌握了很多资源,很多人到你那里上班,客户给你很多钱,银行给你很多钱,国家给你很多资源,我们用这些资源去创造价值就是我们企业家的天职和本份。

当然,对企业家的认知也是不断地与时俱进的。十八世纪初,坎蒂隆把企业家定位成“风险的承担者”,那时候家庭作坊比较多,用人都是身边的或家族的人,后来有了工厂才有了企业家。他们觉得开工厂找别人来干活还给他钱,是很大风险的事。

到了十九世纪初,大家对工厂这种形式逐步认可后,觉得企业家不仅是要冒风险,还要创造价值,要去做更多的协调工作。到十九世纪中期,因为开工厂的人多了,有的好,有的不好,要做好你就必须要创新,就必须要有创造力、洞察力和统帅力,就要能发现更多的市场不均衡,发现机会,指明方向,把生产要素组织化,对企业家的认知就又进了一步。

到二十世纪,在一些管理学大师的介入下,大家逐渐达成了一些共识,其中有两个最重要的管理学大师做出贡献,一个是熊彼特博士,他说“企业家的本质是创新”,这个创新不是指技术上的创新,是指对生产要素重新组合,包括今天大家热衷的商业模式,其实也是一种对生产要素的统筹组合。那为什么企业家愿意不断地去尝试这种新的组合?是源于他的企业家精神。

所以,“企业家精神”是在二十世纪才有的概念,企业家是实现创新进行新组合的人,否则只能是管理者。所以企业家不能因循守旧。

在熊彼特之后又有一个伟大的管理学家德鲁克,发扬了熊彼特的观点,他认为企业家就是“要赋予资源以生产财富的能力的人”,光创造价值还不行,还要创造财富,当然创造财富的前提是要创造价值,他提出企业就是企业家工作的组织。什么叫企业就是企业家工作的组织?我们按照中国简单的说法就是以企业为家。那我们就要有一个问题,到底是企业家重要,还是企业重要?因为这里面有一个概念,到底是“企业的企业家”,还是“企业家的企业”。

“企业家是不愿意过舒服日子的人,要跟自己过不去,“不仅不让自己舒服,还不让下属舒服”。创新不是企业家自己瞎折腾,它是一种组织行为,是依靠组织的能力为客户创造新的满意,不是自己想当然的创新,是以客户价值驱动为动力的。所以德鲁克对企业和企业家的解释,我认为是我们每个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是要好好去琢磨一下的。德鲁克为什么把企业家定义成这样,为什么把企业家精神定义成这样,其实是经过科学的分析和论证的,也是走访了非常多发展得好与不好的企业,他得出的一个总结,我们要去对照一下。

所有的这些学者们、管理学家们的东西总结出来,我觉得有几个关键的维度,企业家精神是企业家特殊技能,包括精神和技巧,光有精神不行,也就是光我们发愿做世界级企业,你没有方法也不行,所以既要有精神,也要有技巧,包括我们个人的素质、价值取向、心智模式、思维模式、经营理念、胆魄和魅力的结合抽象的表达,包括组织建立和经营管理企业的一种综合才能——企业家精神是一种综合才能,是一种无形的生产要素,是对企业家理性和非理性逻辑结合的一种超越升华。

那怎么做到超越升华?譬如,有时候我们有句话叫“慢就是快”。我们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企业家,他跟下属说,我告诉你的事你不要马上去做,如果我第二天没电话你你再做。什么意思?其实企业家自己实现这种超越升华,他就要反复去咀嚼,去思考一些东西。我们很多人特别急,就想雷厉风行、令行禁止,其实这对企业家来讲不是一种好的习惯。

那么企业家精神到底蕴含哪些东西?我列了一些关键词,供大家参考。企业家要有工匠精神,要有创新,要有冒险,要有合作,要敬业,要学习,要执着,要诚信,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做一个服务者是企业家应有的精神。这一点很难做的,我们要做一个服务者。

为什么一个人会有企业家精神,为什么一个企业主会成为企业家?是源于他有强烈的物质欲望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就是自我成就感。什么叫自我成就感?就是我们把一个事情搞定了,很高兴。企业家精神其实对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华为走到今天,跟任正非的企业家精神是分不开的,这种基因传给了华为的大量的中高层的管理者,甚至是基层员工。

所以企业家精神不是企业家独有的精神,它最先在企业家身上萌发,但是一定要对你的干部、你的员工产生影响,他们都要具有这样的精神。企业家精神是一个组织健康长寿的基因和要穴。

企业家和企业经营者

企业家和企业经营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企业家是属于企业经营者的一员,但是要超越一般的企业经营者,他比一般的企业经营者还要做更多的事,有更多的欲望,社会责任感更强,自我成就感更强。

所以在一个企业里,一个人老是不满足,也许就是一种企业家精神的体现。所以,不要觉得那些不满足的人太贪了。不要觉得那种自我成就感很强的人就是个人英雄出风头,这其实是企业家精神的体现。那怎么管理好企业家精神,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要肯定,这种企业家精神是我们企业需要的。

企业家和企业经营者对企业的认识有一定差异,企业经营者可能少了很多我们说的企业家特质。但是不管怎样,对于企业一把手来说要有企业家精神,没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是没有灵魂、没有欲望的企业。我们做人说无欲则刚,但做企业如果说无欲则刚,这个企业就不用做了。

现代企业中“企业家”有两类:

一类是企业所有者企业家,他的问题是怎么从企业主变成企业家;

另外一个就是受雇于所有者的职业企业家。

职业经理人怎么更有企业家精神?在西方这个问题有比较好的案例,比如说IBM请了郭士纳,他不是做电脑的,他能把IBM带出深渊,带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为什么?不是因为他更懂业务,而是因为他有企业家精神。所以我们讲企业家到底有什么不同,我们的企业经营者、职业经理人是不是需要企业家精神?

任正非讲话在线阅读版,点击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