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买药要小心!多个医药电商平台“线上审方”疑似走过场

“网售处方药”放开与否,目前引来各界争议。

曾经被认为“今年上半年有望放开”的网售处方药,前段时间因《药品管理法》修订审议中规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而引起业界议论纷纷,但国家卫健委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鼓励包括处方药在内的药物“网订外送”。

一时间,涉及“千亿市场”的网售处方药走向成了业界关注的问题。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网售处方药中,包括审方在内等安全问题一直是关注的焦点,但昨日南都记者实测7家医药电商平台发现,有5个平台上的处方药审方疑似形同虚设。

卫健委鼓励“网订店送”

“网售处方药”放开还是收紧,一直是业界所关注的问题。

据南都记者今年1月10日报道,一份疑似放开网售处方药的文件在网上流传,在这份网传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送审稿)》显示,声称对具备承接和审核电子处方能力、且符合配送条件的相关企业可通过互联网销售处方药,此消息亦让业界认为,过去被严格监管网售处方药“有所松动”。

不过在4月20日,《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在此前的一审稿基础上,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并且明确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相关责任,情节严重者会被责令停业整顿,并处以一百万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对于相关法规的审议亦引发相关人士讨论,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吴恒及姒健敏在内的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均建议对网售处方药的管理不要“一刀切”。

当然,在网售处方药放开与否引起争议时,相关领域亦有动态。4月23日,广东首批22家互联网医院集体“上线”,南都记者留意到,在该平台上可提供电子处方、处方药在线支付等服务,其中,健客方面与上线医院广州市妇儿中心合作处方药院外流转;另外,4月24日,因“传处方药网售有望在今年上半年落地”,上市公司人民同泰异动涨停。

几乎与此同时,国家卫健委亦就网售处方药进行发声。

昨日下午的国家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体制改革司副司长薛海宁表示,卫健委将继续推动“互联网+药品流通”,推进线上线下协同发展,鼓励提供“网订店取”“网订店送”服务。“一些大型的药品流通企业依托第三方提供药品仓储配送等优质高效的服务,群众买药用药更加便捷”。

对于目前网售处方药政策问题,南都记者亦向部分医药电商企业进行采访了解,但相关企业表示“对政策不便置评”。

多家医药电商平台曾因违规销售处方药被罚

据南都记者了解,虽然今年最新违规通告暂未出台,针对网上违规销售处方药,相关监管部门此前亦有相应动作。

2018年6月,国家药监局公布了当年1至5月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案件信息,其中有35家药店和医药电商平台通过网络违规出售处方药,其中,健客违规出售处方药的案件多达12单。

而广东地方监管方面,在去年5月初南都记者报道,广东省食药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书(粤)食药监药罚〔2018〕2号》,指出B 2C医药电商平台康爱多存在网上违规销售处方药问题;同年8月,广东省东莞市药监局发布《2018年行政处罚案件信息表(十五)》,健客又因三起违规网售处方药而被罚。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网售处方药目前出现政策方面的不确定性,原因在于放开后的安全监管问题,因为处方药不是“纯粹的商品”,其必须有“医生依据患者病情开方,药师审方”这一流程,因此保障其安全性远比发展其便利性来得重要。

中国药促会医药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军帅此前表示,主管部门对放开网售处方药犹豫不决,是有实际考量,尤其是安全问题;“互联网医疗作为一个产业,标准和规则都尚未建立;如果政策放开后出了安全问题,主管部门将会承担很大的责任”。

多个线上平台审方疑似“走过场”

据南都记者了解,“网售处方药”的购药安全性一直是业界关注的焦点,其中购买处方药中处方签审核亦是医药行业争议的部分。

目前,如果病人要在医药电商平台上下单购买处方药,用户必须填写个人真实信息和提交医院方面的处方签,经过平台或进驻平台的药店药师审核之后,用户才能购买相关药物,这也是目前相关部门对网售处方药方面作出的要求。

那么在处方审核方面,平台方或进驻平台的药店是否做到审方要求?对此,南都记者以处方药氯沙坦钾氢氯噻嗪片(高血压用处方药),对天猫医药馆(阿里健康)、京东大药房、康爱多、1药网、药房网、好药师和健客七家平台进行实测。

在天猫医药馆上,南都记者进入其中一个进驻商户“宝芝林大药房”试图购买相关药物,但是点击提交需求链接后,该网站反复要求南都记者登录(当时南都记者已登录);而在京东大药房,南都记者在进驻商户“泉源堂大药房旗舰店”试图购买该药物,但填写完相关信息后点击立即预约,但页面尚未跳转。

不过相比于上述两家处方药交易疑似停滞平台,另外5家医药电商平台对处方审核疑似形同虚设。

在康爱多网上药店,南都记者填写好相关资料提交订单后,对方平台相关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致电,当其问及南都记者处方单时,南都记者以“处方单不在身边”为由进行回应,不过对方并未要求补充处方单,表示“可以进入支付页面”进行支付,随后南都记者登录平台订单页面,发现药物已可付款。

同样是电话回电审核,好药师和1药网上的进驻药店则更为“简洁”。好药师方面致电对南都记者留下的地址进行核实,并询问是否有过往病史后,随即记者就可对药物进行支付;而1药网上的进驻药店“康弘大药房”,仅回电告知南都记者货到付款后就挂了电话;而对于处方问题,前述两家均未提及。

而在健客,截至发稿时,南都记者均未接到相关药师回电就顺利付款。其中在健客,南都记者填写完相关基本资料的同时,在处方单上传中提交了相关药物药盒的截图,提交后,订单就进入了审核流程,1小时11分后,该订单显示药师审核和业务审核后被确认有效,随即提示南都记者付款。

南都记者留意到,药房网方面对于南都记者的订单则相对“谨慎”。在药房网中的进驻商户“广州松明堂医药有限公司永宁第一分公司”中,虽然系统要求南都记者提供处方单,南都记者同样上传药盒截图后,随即进入支付页面并且支付成功,在接近两小时后,药房网方面系统显示店家已发货。

千亿市场前景存疑?

当然,目前政策的不明晰,亦影响了“网售处方药”千亿市场前景。

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广州标点医药信息发布的“2018年我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药品销售额”显示,去年网上药店市场药品销售额达到99亿元,增幅达41 .3%,并且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过受政策因素影响,处方外流的市场规模突破1300亿元,处方院外销售额占处方销售总额的45%,院外处方新增3000亿元,这一增量主要由零售药店、第三方终端等承接。

对于网售处方药方面,广东省医药零售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桂春曾表示,虽然处方药网售对于“互联网+健康”、病人慢病控制等方面有利,但是处方来源、专业审方、药品监管、医保支付等问题不统筹推进的话,处方药网售的消费者用药安全性和专业性很难保证,假劣药品也可能防不胜防。

采写:南都记者贝贝 马建忠 实习生 钱小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