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生子女做好这些准备,大可不必“不敢穷不敢病”

写在前面:

据说,中青报之前做过一个调查,有八成的独生子女关注养老问题,而90后是独生子女中的主力群体。

这些90后独生子女给父母养老的认知和定位,感觉比我这个70后还要传统,例如,在财力不太充裕的情况下,还非得给父母买套房子养老。

我身边很多同事朋友也是独生子女,于是我给了他们一个“命题”作文,让他们讲讲自己作为独生子女的感受,其中有95后的在读学生(实习生),有刚毕业两年的90后,有已婚已育的85后和80后。

一起来看看TA们的故事~~

No.1

讲述者:J

95后,大三在读学生

“最怕妈妈生病”

我,22岁,广州一名在校的大三学生;母亲,刚过60岁,目前退休在家,有社保和医保。

从18岁成年开始,我就一直在不断和医院打交道。

父亲母亲是属于晚婚晚育的那种,很晚才有了我,在我还没成年的时候,我爸妈就已经过了50岁了。爸妈上了年纪,各种疾病就来了。

2015年,我爸患癌了,诊断出来时已经是晚期,从开始治疗到离世,不到一年的时间。

那一年,我在医院、学校、家里不断往返,身心俱疲。那时候我就经常想,如果我能有个姐姐或者哥哥,也许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所幸那时候亲戚帮了不少忙,一大堆事情而来汹涌,如果没有他们,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理。

我爸去世的事留给我的影响很大。我一直很害怕母亲的健康也会出什么问题。于是,每年的寒暑假,都要带她去医院做个体检。

没想到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年前,母亲在体检中被查出有甲状腺肿瘤,初步诊断是良性,需要做切除手术。医生表示有恶性肿瘤的可能,但还是要等手术之后做化验才知道具体结果。

我担心母亲知道医生说的话后会胡思乱想,所以没敢告诉她,只是和她说要动个小手术。这辈子没在身上动过刀子的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害怕了。我只好笑着安慰她。

母亲在进手术室前,对医生说了句:“别给我打太多麻醉,别让我不省人事,会吓到我女儿的。”我假装轻松地笑她:“你女儿才没那么胆小被吓到。”

但其实在她被带入手术室后,我偷偷转身,眼泪止不住就下来了。幸好化验结果是好的,良性。

最难熬的时间,还是手术后的几天,麻醉还没消退,母亲没办法再动身,还伴随着呕吐、疼痛的反应。为了方便照顾她,我在医院守了几夜。半夜经常为她递袋子和尿盆,还有查看她睡着时有没有手碰到伤口。

母亲生病了,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我没办法好好休息,没办法好好睡觉,偶尔夜里会情绪崩溃,被恐慌淹没。有时候会胡思乱想:以后总会免不了有这样的情况,家里发生了大事情,没有人可以商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疾病给我们生活和经济带来的冲击。

还没出工作的我,已经感觉到生活的压力了,不知道未来能不能养活自己,能不能给母亲一个相对安稳的晚年生活。母亲年轻时,没有买保险的意识,攒了一点储蓄,如果我和母亲哪个人,出了什么大事,我们家庭的经济根本无法应对。

我知道之后的路,也只会走得战战兢兢,不会很容易。

这几年,经历过家人离世、生病住院后,我发现,家人生病对我来说真的是对肉体、精神的极大挑战。我一直都在思考万一未来母亲再生大病该如何应对,但仍未想好对策,只能先迎头直上,见步走步。

我一直都觉得,只有自己和家人的身体健康,日子才有盼头。

No.2

讲述者:T

90后,未婚

“不想为买房掏空父母积蓄”

过去三年里,我家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地巨变:家里三位老人,出入院无数次,相继去世。

在频繁参加葬礼之后,我才恍惚意识到自己身上负着重责。

我是个特别懒散的人,读书靠着小聪明混了个二本学历;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不走心,得过且过;清明从不回家祭祖;大学离家后对家里的事情关心得更少了,基本不会主动给家里电话。

随着亲人的离世,我才意识到,自己以前从未在物质上或是行动上,对家人表示过关心。

现在,清明假期我会自觉买票回乡祭祖;回家会自觉去探望外婆,晚上也不再躲在房间玩游戏,而是陪爸妈看电视;家里需要买点什么,我尽可能帮忙买齐;各种节假日能回家都尽量回家。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错位的90后:父母33岁才生了我,他们老去的速度会比我朋友的父母要快。我之前不懂事,因为失恋、任性裸辞等,虚废了两年时光。亲人相继离世后,我才惊恐地意识到,我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现在的我只能努力做好手上的工作,尽力提高自己的收入;也在努力考证,希望能转到收入更高的行业。

有一件事是我朋友没法理解的:我打算留在广州发展,但不想在广州买房。其实有两个原因:一,我现在没有还款的能力;二,我不想掏空父母。

原本我能为他们做的事情就不多,如果为了买房而掏空他们的积蓄,万一他们病了,有可能家里连治病的钱都拿不出。

因为年纪和身体的原因,我父母基本已经买不了商业保险了,家里的积蓄是他们唯一的保障。他们积蓄掏空之后,我不确定当疾病到来的时候,自己是否有能力承担那么大一笔治疗费用。

出于同样的考虑,我给自己买好了齐全的保险。我知道,一旦我生病,父母必然倾其所有给我治疗。如果我真的因为生病将他们的积蓄掏空,让他们失去最后的保障,我想我会愧疚终生。

No.3

讲述者:C

85后,上有老下有小

“我是父母的生活重心”

我和我先生都是全职工作者,目前我父母跟我们住,婆婆暂时自己住。

或许是因为独生子女的关系吧,感觉他们的生活重心都围着我和我的孩子,全心全意地帮我照顾孩子,没时间去玩、好好休息。

我妈以前很爱逛街,起码每周都要去逛一次,可最近我回忆了一下,才发现她上一次逛街已经是三年前了。现在她的衣服都是由我来买。

老年人一般都去跳广场舞,可是我妈为了帮我带好孩子,从来都不去。

去年公司体检时,报告说我甲状腺有个结节,拿到报告时候也没怎么放心上。过了2个月,刚好我有时间,就抽空去大医院做了个检查。穿刺结果隔了几天才出来。那天我刚考过科目二,正开心地准备和先生去吃自助餐,谁知道接到医院电话,说穿刺结果怀疑为甲状腺癌。

听到这结果,当时我就哭了起来,晴天霹雳的说法一点都不过分。最后自助也没吃成,混混沌沌地冲到医院拿回报告。回到家就躲在房间里,让我先生跟我父母说这件事。

我先生后来告诉我,说我妈妈听完他的话整个脸都灰掉了。

等我冷静下来后,上网搜了关于甲状腺癌的情况,发现好像没有那么严重,全家人的脸色才稍微缓了缓。

之后赶紧找医院、看医生、做检查、做手术,也仔细地咨询了医生,医生说这病只要做手术就好了,没多大的事。

这次我们的行动很快,也很顺利,从得知病情,到住院做手术,前后也就2周多一点。

虽然已经知道这病没那么严重,手术也很简单,可是当我自己一个人被推进手术前的等待室时,还是忍不住哭了。我脑子里一直在纠结:万一手术失败了,我孩子怎么办?我父母怎么办?

以前每逢节假日,我们一家经常为我和孩子该去谁家过节起争执。我先生有个弟弟,婆婆平时跟小叔子一起住,到了节假日,先生觉得应该去跟婆婆过,毕竟平时都陪着我父母了。可我就老心里放不下:一旦我带孩子去了婆家,家里就只剩老父母和一只猫了。我妈几乎每年都是抱着家里的老猫,不开心地过春节。

所以这个问题让我很恐惧:万一我不在了,父母该怎么办?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

在整个手术的过程,我想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当然,手术很成功,愈后也很好,只是多了道疤痕,和每天需要吃药而已。

No.4

讲述者:X

80后,已婚已育

“我告诉父母,将来他们要去养老院”

我和我先生都不是广州人,双独,各自远离原生家庭定居在广州。

虽然网上一直在说独生子女各种有压力,但我个人好像没有特别的感觉,或者说,在意识中建立了一道屏障:不去设想未来有一天我爸妈或是我先生爸妈躺在病床上,我们辗转在家里和医院里,焦头烂额的惨象。

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但我目前还处于坚定的不信邪的状态:中年人个个都是疲于奔命,一地鸡毛?不行,老娘可以疲劳,但是不能疲惫。可以鸡血,不能鸡毛。

可能,这一方面因为我们双方家长身体都不错,没啥大毛病,还能帮我带孩子,那就多想无益。

人生已经压力够大了,我平时也不是思虑少的人,没必要再给自己加压。而且,目前我的事业和兴趣,价值观比较统一,孩子生得晚,现在还小,暂时还不需要太多精力,所以自我标榜还能像个中年少女一样的冲。

另一方面,我父母也比较独立,不会把他们的生活重心过多都放在我身上。我父母在他们中年以后离开了老家,定居到东北其他城市,这也是因为我妈的工作,并不是因为跟随我,这在他们的同龄人中也算新鲜的。

移居十几年后,他们退休了。我爸现在过着退休老头的正常生活,自己照顾自己。我妈是个非常热爱工作的人,今年61了,仍然坚持在公司里做会计,这点深深地影响了我。公司离家比较远,她不能每天回家,隔段时间还要奔几百公里回老家去照顾我80多岁的姥姥。

虽然也会抱怨工作忙和累,但是显然她工作的时候状态最好。

我们不经常通电话,但我每次和她还经常能聊职场上的事。我认为她工作的时候充满魅力,也很喜欢听她在电话里嚷嚷:“哎呀行了不唠了,我要去干活儿了,挂了挂了!”

说到这里我要小小赞一下自己:“不要把我当成你们生活的重心”,这是我大概从高中左右就不断跟爸妈商讨的事,他们适应得还不错,正因为他们认为我是独立个体,不能掌控,我从小到大基本都是自己做选择,远离家乡上大学,远离家乡定居,如今也不用太劳心他们的精神世界。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给自己和先生、孩子做好了保障规划,给爸妈准备未来的医疗金,买了医疗保险。

虽然现在收入不算太高,未来爸妈可能真的有大病不一定够,但是能多存一点是一点。同时,我爸也开始把他的钱交给我打理了。

另外,我也在给他们不断降低期望值,比如他们大概50多岁的时候,我那时候大学刚毕业没几年,就开始跟他们说:我以后不可能像我妈对我姥姥那样,在床前亲自侍疾,要靠护工;他们老了以后就要考虑去养老院,我自己老了也一样;他们以后去世了,我不会搞什么三四线城市那些吹吹打打的悼念仪式,只会经常思念他们。

《寻梦环游记》里不是说嘛,一个人,当没有人再记得他的时候,他才是真正的死亡。除了能影响历史的人物,普通人谁最后不是真正的要死亡呢。既然终归湮灭,那就活好自己。

可能在中国一般的家庭里,这样的话题是被避讳的,大部分父母不能接受如此讨论衰老和死亡,但我和我爸妈对于这类问题的交流,非常直接和冷静,但绝不冷血。

去年有一次,我因为工作过度劳累引起强烈的偏头痛,深夜去医院急诊检查,被误诊说颅内可能有瘤。我拿到报告在医院里就哭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的孩子怎么办。

在接下来等再次诊断结果的一周里,我神奇地从来没有想过我父母会“失独”的感受。也许我常年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忽略了他们已经老去,心里还认为,他们能够足够坚强的面对这件事。

不过反过来,每当我想到有一天我的父母可能会重病不起,我就觉得非常可怕。

身为中年独生子女,就算天天喊着不敢病、不敢老、不敢死,能做的还不是不管遇到什么,都得站直了别趴下。老、病、死,可能对于每个家庭都是一层皮的事情,怕,没有什么用的,该来还是会来。

我还看到有的独生子女说,一定要生两个孩子,避免未来孩子也面临自己的这种压力。

这种观点很扯,人生本来就是苦的,不经同意就把孩子带到世界上,孩子已经遭受压力了,现在说为了减轻一个孩子的压力,把另一个孩子拖下水。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呢?说到底还是父母的私欲罢了。

也正因为生命的诞生不由孩子决定,所以父母才在18岁之前有责任把孩子培养成“全人”,有面对世界的能力。

所以,我一直认为,养孩子成功的最高境界是,有一天孩子能发自内心地说:“感谢你们给予我生命,我不后悔生于这世上”,这是为人父母能获得的最高嘉奖。

看完我的这些小伙伴的故事,发现他们跟“一条”讲述的主人公们有一个差不多的心路历程,就是从无忧无虑的孩子心态,到突然直面惨淡后随之而来的恐慌:我还没长大,父母已经老了。

上个世纪70年代中,中国开始逐步推行计划政策,到现在,第一代独生子女已届中年,大多已经成家立业生了孩子。

我太太是70末出生的,非常“幸运”地成了“独一代”。前段时间,我们去看了g王小帅的电影《地久天长》,里面的那对“失独”夫妻,几乎每天都在平静地等死。我不是独生子女,看这部电影,都忍不住多次落泪,不要说作为独生子女的观众了。

“不敢病”“不敢死”,自己是父母的全部重心,怕有一天自己的父母也会像电影中人一样经历痛苦。这也是很多独生子女共同的心声,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不太一样的是,我的小伙伴们面对恐慌,后续表现出的理性和强大的规划能力,值得称道。

从我的小伙伴身上,也让我看到了之前我做的那么多人生规划教育的理念传播在他们身上一一落实,很好地缓解了焦虑心理。

我们身边大部分的独生子女,即使有焦虑,也关注自己和父母的养老问题,但肯定都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做起的。

这段时间,我在各种文章里都在反复强调,与其哭诉不敢死、不敢病、不敢穷、不敢失业,不如抓紧时间把焦虑、压力“具象化”,算出来你究竟需要多少钱,然后才能找到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给些具体建议吧:

01爱身体

对80后、90后来说,人生还在起步上升期,这个阶段为了打拼荒废了身体,以后做所有事情的机会成本都是成倍增加的。不如从现在开始,养成良好的锻炼习惯,少玩手机,至少每天抽半个小时锻炼。要知道投资在健康上的时间和金钱,是成本最低回报最高的。

02重保障

千万不要再排斥保障规划。从上面几个故事里,可以看到病和死是对人心理的冲击是最大的人生事件,只有充足的保障才能形成充分的支撑。

03早规划

很多人都是经历了生老病死才想到要为以后做打算,其实人生自有其规律,而且占据人生主要资源的事情来回就那么几项,无非是自己养老、父母养老、孩子教育、家庭保障等,这些事情越早规划越从容。

04学理财

注意这里说的不是“存钱”,存钱是个太过保守的概念。学理财的意思,是既要学会合理储备资源,又要学习认清各种投资骗局的知识,保持科学、理性的立场,起码不要陷入“套路贷”啊。

05慎买房

很多公众号提醒大家要囤房,但我始终还是坚持买房这个决定要慎重,因为现在大中城市的房价已经超出了年轻人起步阶段能负担的压力极限,严重阻滞了年轻人的闯荡干劲。所谓房子带来的那些现实的好处,比如学位、养老等等,随着趋势的发展,在未来大概率都可能落空。

06调预期

我们对生活的预期,不要想得过于潇洒,那些说走就走的旅行,不是值得提倡的生活方式,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相反,平衡当下与未来重要事情的能力,才彰显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理性光辉。

做个小调查

如果你是独生子女,你最担心哪方面的问题(多选)?

A 父母生病,自己负担不起

B 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老无所依

C 老人生病,没有时间精力兼顾小家和父母

D 还没想过这些问题

E 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完全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