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源国际“嗷嗷待哺”:百亿授信能否解融资之渴?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6日电 (赵竞凡)自内资房地产股佳源国际遭遇股价闪崩后,其在融资方面动作频频。

资料图 中新经纬 王潮 摄

4月23日,佳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佳源国际)发布消息称,公司连同附属公司(统称集团)与包商银行、大业信托、国通信托及中航信托等内地金融机构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为佳源国际提供人民币430亿元授信。

据悉,佳源国际还将发行约2.25亿美元私募票据。该票据已成功在法兰克福挂牌公示,置换全数已发行于2019年到期的优先票据,预计将于近期完成发行。

此前因短期资金风险,穆迪曾将佳源国际的公司家族评级从B2下调至Caa1,并称“评级下调反映了我们担心公司的融资渠道可能受到公司股票价格大幅下跌以及公司控制权变更风险增加的影响;上述变化将提高佳源国际到期债务的再融资风险,包括将于2019年10月份可供回售的4亿美元票据”。

闪崩事件复盘

若非1月份的股价闪崩事件,浙江房企佳源国际仍是房企界不太惹眼的一家。2019年1月17日,佳源国际一日内股价缩水八成,并于22日起连续停牌超过一周。

佳源国际停复牌公告 截图来源:Wind

由于暴跌原因未知,市场对此产生众多揣测,并迅速将目光聚焦到一笔债券身上。1月17日佳源国际股价“跳水”之时,有一笔3.5亿美元的短期债券恰于当日到期,于是“债务违约导致佳源国际股价下跌”的说法甚喧尘上。

对此,佳源国际主席沈天晴回应称:“初步推断是做空机构利用舆论发布不实消息,误导投资者以便浑水摸鱼所致。做空机构无中生有地指控公司有两笔合共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未能在到期日偿还,其次又利用自媒体引用错误榜单,捏造虚假新闻以损害公司声誉。”

股价闪崩次日,佳源国际股价反弹74.6%,盘中一度上涨近100%。不过港交所随后披露的文件显示,1月17日,公司大股东沈天晴及其妻子王新妹出售了9362万股公司股票,减持总值2.58亿港元。对此佳源国际表示,沈天晴的部分股票做了抵押融资,因1月17日当天出现大跌未能及时补仓而被强制平仓。

佳源国际之所以遭遇股价闪崩,从市场分析来看,确实与不实消息有关,但在多位分析人士看来,企业在资产市值方面的背离、股权与业务上的独立水平,早已为股价下挫后的波折埋下伏笔。

安信证券数据显示,佳源国际暴跌前的市值曾达到370亿港元,远高于同业,而去年上半年佳源国际的核心静态市盈率为23倍,亦高于同业。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公司估值已超过上市体系中资产的价值,存在大幅回调的空间。

千亿之渴,融资欲望

历时20多年的发展,佳源集团在房地产开发、电器零售、医疗养老、物业服务等领域均展开布局,旗下囊括了4家上市公司,分别为在港交所上市的佳源国际,澳交所上市的博源控股、联合锡矿,新三板上市的西谷数字。

在地产业务方面,佳源集团也力求扩张提速,并于2018年初提出了房地产业务“千亿目标”。在这一目标尚未面世之前,佳源集团旗下唯一上市平台佳源国际的融资和拿地便已全面提速。

拿地方面,佳源国际财报及业绩信息显示,2017年,佳源国际在国内的物业组合共有32个,土地储备面积约为710万平方米。2018年,其再拿地13宗,新增总建筑面积约390万平方米。融资方面,公司2016年上市后曾发过7笔美元优先票据,其中4笔于2019年到期。

资料图 中新经纬 高晓锳 摄

拿地推涨债务水平,也推高融资成本。虽有2016年以来上市拓展融资渠道加持,净负债率较上市前超300%的高点下修到2018年上半年的85%,但仍跨过了80%的行业警戒线。与此同时,佳源国际的融资成本也于2018年上半年同比上升56%至6700万元。

此外,佳源国际的短期偿债压力悄然上升。截至佳源国际最新财报报告期截止日2018年6月30日,佳源国际的银行及其他借款约为99.5亿元,其中约33.3亿元须于一年内偿还,约66.2亿元须一年后偿还。

对于水涨船高的融资压力,董事会主席沈天晴并非没有觉察。2018年11月底,其在反思提升会议上称,“对于大势的判断有所偏颇,在明知房产形势有所变动的情况下,仍然要求地产实现千亿元销售额,这就导致高价拿地和高价楼盘,也是源于定力不足所致”。

1月22日,在佳源集团媒体说明会上,公司高管公开表示,对于今年的销售业绩,佳源集团房地产业务将不再提“千亿目标”,2019年以稳健为主,受到近期一系列事件的影响,公司会下调增长目标到12%。

财技大展依旧可期?

虽说宣布“2019年以稳健为主”,但公司在今年2月的一起高层人士变动事件,仍旧引发市场对扩张的猜想。

2019年2月16日,佳源国际发布公告称,委任张翼担任公司副主席兼总裁、执行董事,卓晓楠不再为公司行政总裁,但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上述变动2019年2月17日起生效。

佳源国际副主席兼总裁、执行董事张翼(左二) 图片来源:佳源国际官网

加入佳源国际前,张翼先后在海航集团财务及高层管理部门任职逾20年,后在多家投资公司担任董事及高管,有丰富的产业投资并购及资本营运经验。对于张翼的加盟,盈科全球合伙人郭韧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选择财务出身的新总裁,显示出佳源国际对资金和投资运作的需求”。

佳源系旗下有多家地产公司,但佳源国际是唯一一家上市平台。一般来说,母公司旗下的上市公司,往往承担融资使命,而按沈天晴的说法,佳源国际是佳源集团各大地产板块中面对公众的上市载体,只占集团资源的23%,但未来向上市平台注入资产势在必行。

佳源国际的资产注入进程已经展开。今年3月,沈天晴将安徽省物业开发项目放进佳源国际,并称“交易将在不影响佳源国际25%公众持股量的前提下,全部或大部分代价以配发新股进行”。此外,佳源国际还不断争取金融机构授信为其“输血”。

1月28日,佳源集团与爱建信托、大连银行上海分行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获得两家金融机构授信额度合计100亿元;4月23日,佳源国际再次从包商银行、大业信托、国通信托等5家金融机构那里获得了850亿元的授信,其中佳源国际占有430亿的额度。

由此看来,佳源国际终究得到了金融机构的认可,但授信并非一锤子买卖,此后贷款的分批发放,还与项目运营、佳源国际自有资金情况挂钩,一旦佳源国际项目开发销售出现较大变动、现金流吃紧,金融机构有多大概率不顾风险,与佳源国际“生死相依”?

在3月底的2018年业绩会上,管理层对负债及现金流较少回应,但对多元化融资渠道、资产注入及千亿目标有较多提及。新总裁张翼表示,公司希望3-5年实现千亿规模,并称公司会获得集团持续注入优质资产,“再通过不断努力,实现这一目标也较轻松”。(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