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设立哈勃投资公司:一场C端变革拉开大幕

作者:格隆汇 莫羽枫香

1949年4月23日,伴随着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的胜利凯歌,中国人民海军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宣告诞生。

70年后,在人民海军生日的当天,中国在青岛举行了声势浩大的阅兵,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孟加拉国等11国海军的16艘舰艇国也前来庆祝。特别是印度还开来了战斗最为优良且令国家和海军引以为傲的“加尔各答”隐形导弹驱逐舰。这一天,注定可以载入中国海军的史册。

(图源:网络)

也就在同一天,中国高科技代表企业——华为新成立了一家全资子公司——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7亿元人民币,由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

(来源:企查查)

这一则不起眼的消息,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留意,但这一步或许对华为组织架构以及商业模式都会产生深远影响,或许也会在华为史册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哈勃投资,名字颇具深意。哈勃望远镜自1990年搭乘美国“发现者号”航天飞机进入太空,开启了自己的传奇一生。如果要探索太空,是离不开哈勃的。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哈勃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及董事长均为华为财务老兵——白熠。他现任华为全球金融风险控制中心总裁,此前曾担任华为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此次任命可以说是委以重任。

此外,哈勃投资现任董事——应为民曾担任华为无线网络研发总裁;周永杰曾任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副总裁,均有多年通信产业从业经历。

华为抽调这几名实力大将,新成立哈勃投资(公司经营范围:创业投资业务),看来要在股权投资领域有所作为。而这一举措跟华为一向对于资本投资敬而远之的态度不太一致。

2017年,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对人力资源部签署126文,明确提出“三不原则”,即不做应用、不碰数据、不做股权投资。

同一年,任正非内部讲话时还提到:“IRB的投资方向一定要聚焦主航道,要梳理乱投资行为,都并到主航道上来。我们“下午茶”就集中精力吃几个甜点,剩下的让别人做。”

此外,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也在华为云相关采访中强调,在云领域上,华为不投资集成商或应用开发商,不去培养一帮“亲儿子”,也不让“亲儿子”跟合作伙伴竞争。

实际上,华为在投资方面的打法一直遵循的是《华为基本法》中制定的规则,该基本法中提到,华为永远不进入信息服务业,永远不进入主行业以外的行业。

过去这些年,华为没有组建自己单独的投资基金或投资公司,并且公开的投资记录也不多,仅仅才有14家。

(来源:投资界)

从投资界梳理的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华为投资主要还是聚焦在通信领域的并购上。2011年11月,华为斥资5.3亿美元并购赛门铁克公司,致力于网络安全与存储器的研发销售。这也是截止目前为止华为最大的一笔战略投资。

此外,2014年7月,华为与德国博世和美国Xilinx公司共同投资XMOS公司,投资规模高达2620万美元。XMOS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致力于物联网领域的高性能芯片的设计和生产,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华为首个在英国的投资案例。两个月后,华为在物联网领域又下一城,以2500万美元收购了另外一家英国的物联网公司Neul,而这家公司此前与华为有过9个月的合作。

除此之外,我们发现华为竟然还有几笔不那么符合公司原有定位、纯粹是为了财务投资的案例。这里面离不开一个重要的人物——朱波。

这还得从2008年说起,那是移动互联网开端之年。那一年,罗永浩开启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创办“老罗英语”。

那一年,华为也嗅觉到了互联网变革的机会,开始摸索,成立互联网业务部,由空降的投资人朱波担任该部门的首席市场官,后来又被任命为互联网业务部总裁。

在其担任互联网业务部总裁的4年时间,华为就投资了不少互联网项目,典型的就是昆仑万维和暴风集团。

后来,华为调整业务策略,朱波也离职了。之后的仅有的几笔投资,也聚焦在通信领域的并购上了。

目前,华为在通信行业已经是全球霸主。在这个被华为打下来的天下,已经缺少优质的并购标的。如果按照原有的策略,华为压根用不着成立新的投资公司。

而此次却大费周章,另起炉找,成立哈勃投资公司,难道真的要去“探索太空”?那么,华为此番举措又寓意何为呢?

3月29日,华为在深圳总部了发布了2018年全年的成绩单。据财报显示,华为2018年实现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

其中,华为运营商业务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围堵下,着实受到了一些影响。该业务板块实现销售收入2940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3%,终止了多年来保持的持续高增长记录。

然而,消费者业务实现销售收入3849亿元,同比增长45.1%,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了新的顶梁柱。该细分板块收入已经超过阿里巴巴全年营收的3453亿元,也超过腾讯的3127亿元。

4月22日,华为还破天荒地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据数据显示,一季度营收为1797亿元,同比增长39%,而终端业务却增长了70%。此外,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5900万台,完成全年2.5台的目标应该不在话下,妥妥地拉苹果下马。

客观上讲,消费者终端业务已经成为了华为新的增长引擎。一旦确立新的业务龙头,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力、财力等资源倾斜。

4月24日,有消息称,华为正在进行一次较大规模的员工转岗工作,大约将有2万员工从CNBG(运营商业务)疏导至华为CBG(消费者业务)。并且华为消费者业务目前以手机产品为主,未来可能会由于这次转岗而开辟更多的产品线和领域。

对此,余承东表示,“消息有误,不可能消化这么多人。”从余承东的表述来看,华为向消费者业务倾斜人力并不假,只不过没有传言的那么多罢了。

从新龙头引擎业务的确立以及人力调整上来看,华为内部业务收入结构正从B端运营商驱动型,向C端终端驱动型的转变。

看到这,你或许就明白华为为何要设立新的投资公司了。因为B端的玩法,跟C端的玩法根本就不一样。

B端,华为可以凭借自己的技术实力,做强做大自己,再来一点并购投资就OK了。但C端不一样,要整合的碎片化应用资源太多了,仅凭自己单干,根本无法完成。

首先,我们来看看互联网界玩得风生水起的巨头——阿里、腾讯、百度。仅仅在2018年,阿里和腾讯就投资了243家公司,涉及的领域非常之多,诸如文化娱乐、交通、体育、汽车等等。

除了BAT,市场还有美团系、滴滴系、小米系、头条系的各种投资布局。玩C端就是不一样。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华为所面对的C端大市场。

5G是一个超级赛道,再有了基础的5G铺设之后,各种终端应用场景就会多得眼花缭乱。

5G正式商用化之后,首先最大的变革就是智能手机会有一大波换机潮。产业链上,手机制造商、零部件制造商以及手机销售商均会受益良多。

此外,智能穿戴设备(包括智能手表、头戴式显示器、穿戴式摄影机、蓝牙耳机、智能手环、运动手表、其他健身监测器)将会迎来爆发式增长。根据Gartner的数据,预计到2021年,全球将卖出5.05亿台可穿戴设备,市场营收规模将高达550亿美元。

(来源:Gartner)

华为在该领域也早有动作,在去年一季度,市场份额并从2.1%上升至5.2%,排名全球第四,同比增长了147%,增速迅猛。在未来2-3年,市场规模将扩大至4000亿人民币,华为做的还不够,还可以做得更好。

在智能家居领域,华为也开始布局电视,开启AloT之路。当然,智能音箱也是家庭应用场景的重要入口之一。

另外,该有重磅级选手——车联网终端。5G商用之后,智能驾驶汽车上路,车联网终端的数量巨大,市场规模及前景令人垂涎欲滴。

以上罗列的5G应用场景或终端应用,下面还有更多的细分领域,而且均具备不错的机会。其实,BAT、还有小米等巨头早几年就盯上了其中的一些市场规模较大的细分领域来布局,有的自己做,更多的是战略投资这些产业链上的创新性公司。

总体来说,5G时代是对于互联网经济的一次大洗牌,消费者要换手机、要买穿戴设备、手机里面APP大多要更新、摄像头要联网、家用电器要联网、智能机器人要联网。5G终端业务想象力足够丰富,也是华为倾斜各种资源的重要原因。

目前,华为虽然推出了自己的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消费终端产品,但距离其想要构建的智能物联终端生态仍然相差甚远。

这需要将无数的碎片整合到一起,即便华为研发能力再强,也无法单纯靠自身完成。所以,华为要单独创立哈勃投资。这就是一场C端变革的重要转折点。

纵观国内的BAT,还是美国谷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它们除了聚焦自己的主业以外,还有庞大的战略投资,可以说是两条腿走路,可以生生不息,长期延续,或许就能成为下一个百年迪士尼。

而华为此前却是单条腿走路,跟自己主营B端业务密不可分。而未来,确立C端为新的龙头引擎,那么两条腿走路,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中国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长江之畔的村庄起步,一路穿越溪流江河,一路涉过激流险滩,纵横万里海疆,勇闯远海大洋,最终将走向深蓝和伟大。华为从1987年一路走来,同样是血雨纷飞,饱经风霜和磨难,但我相信也最终将走向伟大。

但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华为,中华有为,加油!